书荒啦文学网 > 琉璃满京华 > 第十三章 夏家老宅

第十三章 夏家老宅


  第二天,在王家众人欣然,而李嬷嬷等人诧异的心情中,王晰骑着马,陪乘坐马车夏晏清,回了夏家老宅。
  是的,他们没回吉水巷夏珂的宅子,而是回了夏家老宅,也就是夏大学士府。
  对于这个安排,夏珂倒是不甚在意,可姜夫人却感觉别扭。本来女儿回门,能和母亲说些私房话,她能问问女儿,王家待她怎样,王晰待她怎样。
  可在夏家老宅,这许多的人、许多的女眷,他们又是早早分出去的一房,着实没有单独说话的机会。
  王晰两人按着规矩,先进后宅,行大礼,拜见夏大学士和吕老夫人等一干长辈。
  夏大学士很喜欢才气横溢的王家兄弟,王家这两个相差十几岁的兄弟,相互扶持,至少可保王家今后几十年的富贵繁华。
  所以,他把夏晏清回门的地点安排在老宅,以视看重。待到王晰夫妇给长辈行过大礼,夏斌和夏珂父子带着王晰去了外院说话。
  夏珂在夏家行二,夏家还有大老爷夏琛和三老爷夏琳,这两人都是夏斌的嫡子,两人虽然已经儿孙成群,却依然在夏家老宅,陪着夏斌夏大学士老夫妇,过四世同堂的世族生活。
  虽然夏斌愿意抬举王家兄弟,但过犹不及。所以,夏琛和夏琳今日并不在家。
  但后院就不然了,夏小娘子的大伯母乔夫人和三婶娘孙氏齐齐在场。
  另外还有大伯父未出阁的五堂妹夏晏容,三叔父家的三堂姐夏海清,六堂妹夏瑞清。
  当日,给夏小娘子描绘锦绣未来,带她看王晰的,就是这三个姐妹。
  夏家可不同于王家,夏晏清对于王家来说,基本上就是个陌生人。就算她表现的和过去有什么不同,也有回转的余地。
  夏家就不同了,夏小娘子虽然回来的时间不长,但从夏小娘子被找回来之时,她就一直生活在夏家人的各种打量和关注中,对她熟悉之极。若她的表现和之前反差太大,只怕会引来怀疑。
  夏晏清努力回忆着夏小娘子的记忆,尽量缩在母亲姜夫人身边,躲闪各种人的视线,以降低自己的存在感。
  可夏家诸人却并不因为她的躲闪,而少了对她的关注。
  夏大学士带着王晰前脚出门,后脚大伯母乔夫人就看着夏晏清笑道:“还是咱们晏清运气好,能赶在晰雨成亲之前回来,坐稳了正妻的位置,以后有的是好日子过。”
  姜夫人一直担心,以女儿的经历,王晰房里又有个可心的徐姨娘,她在王晰正妻的位置上,日子可不会好过。
  她也从乔夫人话里,听出了幸灾乐祸。可是考虑到女儿的心情,只对乔夫人堆了个敷衍的笑容,握着坐在身边的夏晏清的手,并不搭话。
  乔夫人的确不是道贺的本意,她继续笑道:“京城谁人不知,王侍郎前途不可限量,晰雨又是个成器的。晏清就准备着,被京城女眷追捧羡慕吧。”
  她笑盈盈的看着姜氏母女,就算王家有那个时候,只怕你家女儿撑不起那个场面。只能眼巴巴瞧着徐家女子鸠占鹊巢,自己只能缩在阴暗的角落里,却毫无办法。
  姜夫人怜惜的看一眼低头不语的女儿,心下愤怒。大嫂话里有话,可她却不能反驳,否则,岂不是她自己都不盼着女儿好?
  她紧了紧夏晏清的手,笑着应道:“咱们可不想着让人追捧,日子那是自己过的,只要晏清能把日子过得简单开心,就比什么都好。”
  这才是疼女儿的母亲应有的想法,夏晏清闻言,回握了姜夫人的手。对上姜夫人看过来的温柔眼眸,微微笑了一下。
  姜夫人一直担心女儿这几天的处境,可这是夏家老宅,从女儿女婿进门,她都没机会和女儿单独相处,心一直是悬着的。
  这时看到女儿安静的微笑,心下稍安。女儿性子怯懦,藏不住事,若是在夫家受到冷落,一定不会有这样的笑容。
  夏晏清的三婶娘孙氏,看到二房这个怯懦的侄女,看着居然有了长进,如今房间里的人可不少,她居然也懂得用笑容安抚姜氏,不简单啊。
  她笑着接口:“二嫂这就不对了,晏清天生就有富贵命,以后的日子好着呢。二嫂话里话外的,怎么就把自家闺女的好运道往外推呢?”
  她说着,低头抻了抻自己的衣袖,把华美的绣纹摆端正了,自顾说道:“说起来,这桩亲事二嫂功不可没,着实替晏清守住了这门亲。不像我家海清,我这当母亲的没本事替她谋算,只能把她嫁与寻常人家。”
  夏海清是夏琳的庶女,听到孙氏的话,她脸色只僵了一瞬,立即就恢复了正常。
  孙氏见姜氏的面色瞬间变得难看,心下冷笑不已。
  原本夏珂和王家结的这门亲没什么人在意,可是,前几年王韬的官运越来越亨通,王晰功课也出众,乔夫人和孙氏就对二房这门亲动了心思。
  王韬仕途顺畅,官职虽不算太高,却颇得皇帝赏识,王晰也是年轻学子中的才俊。而夏晏清已经十年没音讯,那么,这门好亲就应该好好把握,不能便宜了别家。
  若能把这门亲事换做自家闺女,日后,若王韬真的能位极人臣,王晰荣登榜首,结下这门亲事,也能为自家子弟谋个助力。
  岂知她们寻了机会,刚把意思说出口,姜氏就掉了泪,一副痛不欲生的样子,让她们接下来的话再说不出来。
  不死心的二人和吕老夫人又提过两次,姜氏每次都是不语,只顾抽泣垂泪、上气不接下气,悲恸不已。有一次,竟然真的昏厥过去。
  于是,这件事再不敢有人提起,最终不了了之,眼睁睁看王家自去定了一门不起眼的亲事。
  结果呢?姜氏女儿倒是找回来了,王晰也没便宜了旁人,夏晏清如愿嫁进了王家。
  可是,只夏晏清那瑟缩样子,站在神采飞扬、风采卓然的王晰身边,好似专门就是为了给王晰丢脸、给王家丢脸的。
  孙氏再瞟一眼夏晏清。她不相信,以夏晏清那卑微、小家子气的行止,她能把日子能过顺心了!
  只怕王家越势大,王晰的官职越高,夏晏清的地位就越尴尬,越会被嫌弃。
  上座的吕老夫人只面色慈祥的接了身边嬷嬷奉上的茶,慢慢的抿着,并不参与他们的笑谈。
  虽然孙氏提到了夏海清,可她却没过多的反应,只低头不语。若夏家老宅能谋到王晰这门亲,绝对轮不到她的头上。也就是这时没谋到,在嫡母讥讽二房的时候,用她这个无关痛痒的庶女出来顶缸而已。
  夏晏容和夏瑞清对视一眼,夏瑞清对着夏晏清笑语晏晏:“四姐,四姐夫学识渊博,风姿出众,一定和四姐很恩爱吧?”
  她们都定亲了,甚至,夏晏容定的还是庆平候的嫡次子,算得上是门好亲。
  可是,勋贵人家的子弟,大部分都是凭借恩荫,在禁卫、侍卫中求个闲职,就算做得好,前途也有限,有出息的真是凤毛麟角。而这稀有的凤毛麟角,却不包括庆平候次子。
  她的父亲夏琳如今以年届四十,依然一事无成,作为女儿的她,哪里能说到好亲事。能和庆平候次子结亲,也是有祖父的身份,和夏家的家世打底。
  若前几年二房能让出那一纸婚书,说不定她就能家进王家,嫁给正真的青年才俊,真正谋一份好出身了。
  都是二房母女心思不正,结果好了,害人害己了吧?
  夏瑞清想到王晰,日后,这位丰神俊朗四姐夫和他那徐姨娘相亲相爱,而夏晏清只能缩在角落里凄惨一生……她对着夏晏清的笑容更加甜美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