书荒啦文学网 > 琉璃满京华 > 第十五章 娘家兄长

第十五章 娘家兄长


  夏老太爷的本意,夏家老宅接待过王晰小两口,就打发他们回去。
  夏晏清这样的身世和见识,在王家难免会有些许的不如意,没机会和娘家人诉苦,以她做了十几年奴婢的经历,慢慢的,她也就习惯王家的生活了。不管怎么说,她也是王晰的正妻,无论在王家的境遇如何,也比给人当奴婢要强得多。
  依照之前王家那样抵触这门亲事,若新婚这几天,小两口有相处不好的地方,在老宅,有他和老夫人在场,总能控制一二。
  而他也能借着接待王晰的机会,考校王晰的学问,顺便也给他透个话:不管怎样,夏晏清都是夏家的女儿,面上的事情,还是要做好的。
  接待王晰的过程很顺利,从王晰的应答上,完全看不出他之前会那样抵触这门亲事。
  午饭后,略作休息,王晰就提出告辞。同时,夏珂夫妇也从夏家老宅告辞,退了出来。
  在夏学士府的二门外,姜夫人和夏晏清相携而出。
  夏晏清今日回门被安排在老宅,姜夫人也留了个心眼,没让自家两个儿媳和孙儿、孙女过来,想着让女儿女婿没和两位嫂嫂相见,总要找时间再来娘家一趟的。
  原本应该由姜夫人送女儿上车,让她会婆家去。可夏晏清却在看到王晰的时候,笑着对他说道:“夫君,要不要去吉水巷妾身娘家瞧瞧去?妾身二哥的藏书极多,妾身想在二哥书房找几册书籍和图画回去学。”
  王晰和夏大学士的想法异曲同工,回门这个过程走完之后,他已经迫不及待的想回去了。既然昨日已经说好,那么,在夏晏清的书画水平没达到徐清慧的程度之前,他就不用再花时间和精力应对这个女人了。
  这时听到夏晏清提出,要去夏珂府上,他是不愿意的。
  只是,夏晏清说的内容让他心动了。她要找的书籍图画,很符合他的提议。再者,她手里有了书籍和图画,也就能绊住这个女人了。
  想到这些,王晰迫切想要撇下夏晏清的心思就缓了缓。这样也好,夏梓希是何等人,他的藏书,哪里是大字不识一个的女人能看懂的?就让她去找书籍好了,最好她能多拿些,越多越好,也就越花功夫。
  日后她学不会,那就是他们兄妹之间的事情,和他无关的。
  于是,在夏珂和姜夫人,以及夏家管事诧异的注释下,王晰居然点头了:“娘子如此上进,为夫岂能拦阻?想来二哥的藏书几位珍贵,只要二哥肯借于娘子,那咱们就去叨扰岳父岳母和二位兄长好了。”说话的语气甚是温和,还多有鼓励。
  夏珂父子一直在外院,并不知道夏晏清在后院说的话,听闻夏晏清要书籍学习,很是诧异。再看王晰,竟然也是同意的意思。
  三人大感意外。
  夏梓希和夏梓堂兄弟是很怜惜自己妹妹的。夏晏清丢失的那一年,夏梓希已经十二岁了。十三年前的那场祸事,,他记得清清楚楚。
  几乎就在一瞬间,原本活泼可爱的妹妹,忽然之间就失去了踪影,父亲焦灼,母亲几乎癫狂。却终究没能把妹妹找回来。
  再见面的时候,自家那个活泼开朗,整天叽叽咯咯、像个粉团子一样的妹妹,已经变得胆小却懦,甚至眼睛都不敢直视他人。
  再见到王晰之后的相思病折磨,更是憔悴的风都能吹倒了。
  自家妹妹回来之后,虽说他们一家几口几乎把妹妹捧在手心里,却没来得及有很多时间相处。他们就是想怜惜妹妹,都不知道从哪里下手,更不知道什么才是对妹妹最有用的东西。
  这时,妹妹第一次没有胆怯的偷瞄他们兄弟二人,而是直接开口,要去夏梓希的书房找书籍和图画,兄弟二人心里顿时乐开了花。
  夏梓希笑道:“二哥书房的书可多着呢,随妹妹喜欢,要哪本都行,要多少都行。”他可不管妹妹拿这些东西是做什么用的,妹妹回来之后,除了王晰这个夫君,还从来没主动讨要过任何东西,这是第一次开口,自然要什么都得给。
  夏梓希答应的开心,顺带的,对王晰的感官也有了大幅度改观。
  夏家的管家和几个管事嬷嬷受主子安顿,出来送王晰夫妇,见到这样的王晰,也大感错愕。这……完全看不出四姑爷看不上四姑娘的意思啊,这妥妥的就是和睦夫妻的相处方式。
  从夏家老宅出来,时间依然不早。在吉水巷夏家,王晰和夏晏清给两位哥嫂见礼,又见过两个侄儿侄女之后,夏梓希兄弟二人带着王晰夫妇,在夏梓希的书房就坐。
  夏晏清自然是不能认识字的,在夏梓希的书房里,她连猜带看,能识得大部分书籍的名称和分类,但也不敢表示出来。只告诉夏梓希,她想要看地理游记、风俗绘画之类的书籍。
  夏梓希扫了王晰一眼,见王晰微笑点头,竟是不打算阻拦或者发表不同意见,只以为王晰任由自己妹子喜好,当下欣然。他捡了几本相对来说比较浅显易懂的,放在一个小巧的藤制书箱。还有若干纸笔颜料,也是挑了上好的,一同放置进去。
  王晰面上微笑,心下也是大喜。这夏晏清不知轻重,不懂先从简单的启蒙点击来学,反而都是挑的不入流的杂记和风俗画。她难哈原本就遥遥无期的书画之路,只怕更漫长了。
  姜夫人没敢留女儿晚饭,只给王晰带了丰厚的回礼,和两个儿媳、一对孙儿孙女,恋恋不舍的把女儿送出门,并不断地叮嘱王晰,要经常来家里走动。
  待回到王家,王晰如释重负,他这种不如意的婚事,终于被他谋划妥当,暂时算告一段落。至少,在他心里,已经结束了。
  接下来,就是夏晏清这个女人努力学习书画的日子,至于她什么时候能学好……呵呵,大概遥遥无期吧?
  王府的二门里,夏晏清下了马车,王晰也正开心着,他把马缰绳交给小厮,正打算让夏晏清自行回去。
  没等他开口,夏晏清说道:“妾身之前和娘亲说打算读书习字,娘亲说近日就找个女先生过来教导妾身。”
  王晰听得皱眉,她都多大年纪了,能学成什么?用得着搞这么大阵势吗?
  他本想拒绝,不过转念一想,既然她无论怎样都学不成,若是能把这个锅让娘家兄长背了,那也挺好。当即点头道:“那就多谢兄长费心,只是,请先生的费用还是咱们府上来负担吧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