书荒啦文学网 > 琉璃满京华 > 第十六章 夏王两家的关系

第十六章 夏王两家的关系


  事情进行到现在,又有王晰答应娘家给她找先生,夏晏清的初步目的就达到了。甚至因为王晰和徐清慧两人对夏晏清的排斥和厌恶,给了她极大的助力。
  这趟回门结束,她就算把夏小娘子成亲这桩人生大事做圆满了,剩下的,就是属于她自己的、有些悲催的人生了。
  待到把先生请来,教授什么无所谓,只要能给她一个认识字的理由,就能解释她以后的转变。
  至于请先生的银子由谁来出,那是小事,对于王、夏这样的家族来说,这点儿银子无关紧要。
  所以,王晰点头之后,夏晏清也不多言,只微微点头,道:“给夫君添麻烦了,夫君自去忙碌,妾身先回了。”
  夏晏清规矩的施礼,就好不拖泥带水的带着李嬷嬷和丫鬟走了。先去刘夫人房里打了个转,竟自回自己院子。
  她惦记着书箱里的书籍,假装不懂规矩,早早让丫头从厨房领了晚饭,独自用过之后,就把书箱里的书籍拿出,一册册翻看起来。
  夏梓希的藏书颇丰,他听了夏晏清的要求,并未翻书阁中的书籍,只在书房中抽取,就薄厚不等的装了十二本。
  另外还有两个不大的卷轴,是用笔清雅、简洁,意境却深远的两幅画卷。一幅画的纸质和颜色很有年代感,看起来有些年头;另一幅就鲜亮清新很多,应该是当代之作。
  夏晏清前世虽然只是在公司的营销部门工作,但公司经营的是艺术玻璃,她们这些人的美学涵养还是有一些的。
  一眼看去,她就看出,这两幅画和徐清慧的那卷小画,不可同日而语。让夏晏清的眼睛很是亮了亮,有即刻找人鉴赏、估个价的冲动。
  再翻看书籍,却让夏晏清失望不已。夏晏清打算系统的学习繁体字和古文是不假,可她找地理风物类的书籍,却是想看看这个世界有没有玻璃制作方面的记载。
  让她失望的是,夏梓希的这些风物游记类书籍中,只有一本提到了琉璃,但也只是在见闻中略提了一下,曾经见过的一件琉璃品的交易。
  她一目十行的把十几册书翻看一遍,把最后一本也搁置一旁,满心惆怅。
  如果这世上没有人工烧制玻璃的技艺和作坊,她想用制作和发展玻璃制品,做她安身立命的根本,岂不是需要从烧制玻璃的坩埚做起?
  可是,在制作工序过程越分越细的现代,她一个营销人员,很不擅长玻璃的实际制作工艺啊!
  她捏了捏眉心,抬头时,见李嬷嬷和两个丫鬟齐齐侍立一旁,面上全都是诧异纠结的眼神。
  “怎么了?怎么这样看着我?”夏晏清问道。
  她看书之前就想过李嬷嬷等人的反应,只不过她不很在意就是了。她只是找书里面有没有琉璃两个字,又不是认真研读,任谁来看,她也只是在胡乱翻看而已。
  就像夏晏清预想的那样,李嬷嬷几个初时也是惊讶,二奶奶不是不认识字吗?这像模像样的把书拿出来,是打算研读吗?
  随即,她们就释然了。二奶奶果然不识字,识文断字的人,哪有这样看书的?若看书都这么快,这世上有学问的人可就多了去了。
  “没什么,”还是李嬷嬷见机快,她答道,“只是天色已晚,灯光昏暗,看书不能时间太长,会伤眼睛的。二奶奶若是想看,还是等明日天光大亮了比较好。”
  “哦,那就收拾了,准备洗漱就寝吧。”夏晏清看看手边的十几册书和那个书箱,心下熨帖了不少。
  有人在身后清理就是好,看来,她会彻底和杂乱无章的单身生活告别了。
  李嬷嬷迟疑一下,开口说道:“二奶奶等等二爷吧……要不,让心淑去找二爷问问,要不要回来安寝。”
  “不用,”夏晏清接口极快,“二爷忙着呢。你们都记着,以后无论遇到什么事,没有我的吩咐,都不许打扰二爷。若二爷的状元被你们搅合没了,我可是要找你们讨要的!”
  开什么玩笑,人家王晰现在一定和徐清慧卿卿我我,准备圆房的,干嘛打扰人家?
  再说,昨日王晰是在她这里歇息的,今天本该轮到徐清慧,就是找到刘夫人那里,李嬷嬷也讨不到好。
  想到这里,夏晏清又抖了抖一身的恶寒。这种事情还要轮着来,怎么想怎么觉得诡异。
  第二日,夏晏清开始了她古代儿媳的正常生活。每天早早起来洗漱,然后去刘夫人房里请安,再和袁大奶奶一起,伺候刘夫人和王氏兄弟早饭。
  和别家不一样的是,王家还有一个良妾。
  徐清慧没有像王韬的妾室陆姨娘那样,不能登堂入室,而是堂而皇之的出现在刘夫人房里,和袁氏、夏晏清一起,加入到给刘夫人请安、伺候早饭的行列中。
  虽然王晰和徐清慧是一前一后、分别进来给刘夫人请安的,可李嬷嬷还是在看到徐清慧的时候惊诧了一下,再看自家二奶奶那浑不在意的样子,一颗心更是沉了底。
  若作为正室的二奶奶都不在意,不加以阻拦,那么,徐清慧的身份就更不好说,以后也就更难辖制了。
  夏晏清是发自本心的不在意,她把自己的位置摆的很正,只当自己失业,暂时应聘了一个酒店服务员或者大堂经理的职位,遇到很难应付的主顾,需要她亲自出面侍应。
  袁氏和夏晏清分别伺候自家丈夫用早饭,而徐清慧则专门侍立于刘夫人身后,顶替大丫头芳玲,伺候刘夫人饭食。
  早饭开饭前的一小段时间,刘夫人和王韬夫妇是等着看夏晏清态度的。
  昨日,王晰信誓旦旦的对他们说,夏晏清不会干涉他和徐清慧的任何事情,要刘夫人只管兑现她给徐家的许诺,把徐清慧当另一个二儿媳看待。
  从徐清慧出现,一直到一顿早饭吃下来,夏晏清果然举止正常,不带一点儿不满情绪。
  这种情形,尤其让王韬满意:看来,自家二弟之前只是没在这上面下功夫。瞧瞧,只用了两天功夫,就成功把夏氏安抚住了。后宅事情和女子心思,尤其难以把握,自家二弟能做得这么稳妥,心机算是极深沉,以后不难在官场立足了。
  夏晏清坚持了三天,就开始不耐烦。不知是谁这么变态,想出晨昏定省这种没人性的规矩,用来折磨年轻女子?!说毫无人性一点儿不为过。
  是个人就知道,随着人的年纪增长,睡眠也就渐渐少了。老年人尤其觉少,只要天一亮、甚至天还没亮,年纪大的人就睡不着、要起床了。
  可年轻人不一样了,正是缺觉的时候。尤其古代女子,通常十五岁就出嫁当人家媳妇了,然后,就是几十年没有节假日的晨昏定省……天呐!夏晏清觉得,她的生活一片渺茫,虽然这种生活对于她来说,注定不会持续很久。
  好在夏梓希的动作很快,她回门第三天,夏梓希的帖子就递到王家府上。隔日,夏梓希兄弟前来王家拜访。
  夏晏清十几年前就没了音讯,之后,王韬的父亲也过世了。虽然王夏两家的交情维持的还算凑合,但终究和之前不一样了。
  王韬兄弟和夏梓希兄弟只能算熟识。
  这其中,有王韬自己经营,不愿意攀附夏家的原因。也有夏梓希无心仕途,对于王韬在官场上的八面玲珑不感兴趣,觉得他们不是一类人,很难与之为伍。
  夏珂次子夏梓堂就更不用说了,说玄乎点儿,他那就是离经叛道。夏梓堂并没有秉承夏家的诗书之道,而是从武了,进了武将行列。如今在兵马司,任从六品校尉之职。
  原本夏珂在夏家老宅兄弟三人中算是出息的,可他这两个不走寻常路的儿子,让人们大跌下巴。
  已经考中进士、学识博且杂的长子不愿进入官场,就已经很另类了。但他愿意教书,也不失读书世家的体面。
  可夏珂次子的选择,就很令读书人不齿了。无论谁家府上的孩子,如果不是实在读不进书,考不中功名,是绝不会送入禁军、兵马司这些地方做事的。
  所以,随着夏晏清丢失、王韬父亲去世,渐渐地,两家除了年节时送些节礼,以示他们并非不相熟,再没有其它往来了。
  近几年,这是两家第一次送拜帖,登门拜访的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