书荒啦文学网 > 琉璃满京华 > 第十七章 唯一的妹妹

第十七章 唯一的妹妹


  由于夏梓希提前送了拜帖,这日,王韬兄弟都在家中候着的,听得下人禀报,夏家二位爷来了,王韬连忙吩咐相请,略整理衣物和王晰一同迎了出去。
  其时,夏梓希两人已经在下人的引领下走了进来,见王韬远远地迎过来,连忙和夏梓堂疾走几步,拱手施礼道:“王大人客气了,大人身份贵重,竟然出门迎接,着实折煞我兄弟二人。”
  王韬和王晰回礼,王韬笑道:“夏先生博学,这些年育人无数,能得先生造访,我们府上才是荣幸之至。”
  客套话说完,四人郑重见礼之后,王韬才和夏梓希并肩而行,后面跟着王晰和夏梓堂,一同往客厅而来。
  进得客厅,分宾主落座,几句寒暄过后,夏梓希说明来意:“我兄弟二人叨扰贵府,是为了我家小妹而来。”说着,站起身来,对着王韬和王晰团团施礼,“小妹和晰雨的亲事,着实委屈了晰雨,我这里替我家小妹给王大人和晰雨赔礼了。”
  夏梓希起身同时,夏梓堂也跟着站起,和兄长一起行礼。
  王韬和王晰没想到夏梓希会说出这样的话,着实感觉意外。
  王韬连忙起身还礼:“夏先生说的哪里话,这,这本就是之前定下的婚约,只是……唉,出了些变故而已,非人力可以挽回。”
  王韬精明,即使看出夏梓希道歉有足够的诚意,却也没回应这桩亲事的确应该继续
  。若他这么说了,家里还有个地位远高于普通妾室的徐清慧呢。如果夏氏理应进门,王家以后把徐氏放在什么位置?徐氏在王家的地位,那是母亲答应徐家的。
  夏梓希听王韬说话模棱两可,心中略有凉意。王韬这态度很含糊啊,是否王家并不想把妹妹当王晰的正室妻子对待?
  夏梓堂虽然从武,但是,生于文臣之家,并不差心机,他也听出王韬话里的无奈。
  但他性子直爽,并不掩饰心中所想,恳切说道:“我父亲和我们兄弟都知道,小妹这些年流落在外,少了些大家族生活的礼仪规矩,学识上也差了很多。许多不足之处,多得贵府担待,小弟这里先替小妹谢过大人和晰雨。”
  王晰看了夏梓堂一眼,只微微一笑,并不搭话。他那妹妹,哪里是学识上差了点儿,分明就是一点儿学识都没有好吗!
  王韬看一眼并不做回答的王晰,只得笑道:“梓堂说笑了,令妹性格温婉文静,哪里会有梓堂说的那些不足?夏先生和梓堂着实多虑了。来,请坐,请坐下说话。”
  夏梓希似笑非笑的扫一眼王家兄弟,尤其把视线在王晰身上多停了一下,才示意夏梓堂,两人一起坐回去。
  待到小厮上了茶,夏梓希说道:“在下托了人多方打探,给小妹寻了个人品学识都不错的女先生,来贵府教导小妹识几个字,给咱们两家这桩婚事做些补救。冒昧失礼之处,还请大人和晰雨海涵。”
  王韬笑道:“夏先生说笑了,既然二弟媳娶进我王家,就是我王家人。原本弟媳有心上进,是我王家之福,本该我们请人教导。结果反倒麻烦亲家劳心这些事情,着实是我们没考虑周到,抱歉之至。”
  大户人家府里请女先生进府,给自家女孩儿启蒙教学都是常事,只不过,请人教导嫁做人妇的女子,满京城找找,着实没有一个。
  正因如此,夏梓希才专门递了帖子,上门致歉。同时,也是为了探一探王韬兄弟对自家妹妹的态度,看看王家对妹妹是否轻慢。
  结果,这一探,虽然王韬没表现出明显的轻慢,却也没有多少敬重就是了。
  夏王两家、兄弟四人又各自客套一番,说好明日夏家仆从带女先生上门求见。
  夏梓希压下想见一见妹妹的冲动,想着,既然女先生能日日进出王家,若妹妹有什么不妥,他们自然也能知道。
  告辞之前,夏梓希再次向王韬兄弟致歉,说道:“说起来,是我家祖父喜欢晰雨的学识,愿意结两姓之好,小妹也仰慕晰雨才学人品,才再次促成此桩婚事。”
  王晰低头不语,只顾喝茶。无论怎么说,无论有多少理由,那都是夏家自己的原因。先是看顾不周、把女儿丢了,十几年后找回来,她早已不是大家闺秀,却还是硬把这个粗糙女子塞进王家,塞给了他。
  王韬冲着夏梓希兄弟二人微微一笑,并不说话。
  夏梓希并不尴尬,也没想听王家兄弟回应,继续说道:“不怕王大人和晰雨笑话,在下以为,我家小妹只是我祖父众多孙女中的一个。所以,在祖父和很多人看来,小妹能嫁进贵府,也算幸运。”
  说话间,夏梓希面色浮起悲怆,“只不过,对于在下父母和我们兄弟来说,晏清是父母唯一的女儿、是我们兄弟唯一的妹妹,是任何人都代替不了的。”
  说完,他收敛神情,拱手行礼:“若小妹有不当之处,或者难以管教,请王大人务必告知在下,在下一定会管教于她,定不会让她损了贵府的颜面。”
  自家妹子在夏家老宅回门,夏家祖父对王晰说的话,听在夏梓希耳中,很有些悲愤。祖父明里暗里齐齐动作,终于促成亲事。祖父对王家的要求,只是要王家把妹妹在王家的表面文章做好即可。
  只要表面上能过得去,是否妹妹就可以自生自灭了?
  每每想起这事,夏梓希心里就不痛快,就算没有给妹妹请女先生这件事,他也要走这一遭的。
  只不过,回门当日,他见到王晰对自家妹妹还算有礼,才没着急。
  王韬面上扔挂着笑,只是,那笑容浅淡了很多,心里也着实不痛快。听夏梓希话里的意思,他夏家女儿尊贵的很呐,竟是连夫家人都不允许管教。
  女子历来讲究出嫁从夫。嫁入婆家,那就是婆家的人,岂有让娘家和娘家人管教的道理?
  若不然,你夏家干脆把她领回去好了!
  “夏先生见外了,”王韬淡淡笑道,“既然令妹是我王家妇,我阖府上下就把她当自家人。人非圣贤,无论错与不错,那都是自家人的事,岂有让外人插手管教的道理。”
  自家妹妹什么时候成了外人?简直岂有此理!
  夏梓堂听得皱了眉,想开口时,却被夏梓希用眼神制止。
  “王大人这话说的好,小妹能嫁进把她当自家亲人看待的婆家,着实是她的运气,在下谢过大人。”夏梓希说着,再行一礼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