书荒啦文学网 > 琉璃满京华 > 第二十四章 一段佳话

第二十四章 一段佳话


  夏晏清读书习字的目的,绝不是当劳什子的古代才女。
  后世许多关于诗词书画大家的记载,她可是记得的。别说一般般的才女,就是历史上鼎鼎大名、流传下来千古名篇名画的诗书大家,如果没有家族根基,不懂仕途经营,大多是穷困潦倒、惨淡收场。
  她经历过十多年的系统教育,有没有天赋,她比任何人都清楚。她只是普通人一枚,最多也就是中上之资。
  之所以被白先生认定有天赋,只是因为她曾受过多年教育。那种教育方式可不是古代这种,单靠先生才学的小打小闹。
  而是集无数教育家的心血、历经上百年教育经验的积累,摘取各科精髓,成就的教育方式和教材,再有现代那种广而博的知识量,那是白先生完全想象不到的。
  在这种前提下,以她的寻常资质,就算她下死力气,经年累月学下来,也就是徐清慧那个水平。加上她前一世的知识积累,或许能比徐清慧好一些,但是,只怕连李白、唐伯虎脚底的烟尘都看不到,最终只能起到个自我娱乐的作用。
  而李白和唐伯虎的一生……唉,不说也罢。
  所以,她可没徐清慧那么想得开,把大把时间,用在自娱自乐的消遣上。
  想在这世上好好生活,所学的实用性才是最重要的。对于白先生教导的绘画及诗词歌赋,她的重视程度,和上学时应付图画课差不多,认真完成老师留的作业即可。
  至于被白先生渲染的天赋、才女什么的,还是算了,远不如多练练字,多学学古文的理解、写作,多读点儿实用书籍。
  她能猜到白先生和袁氏的交流内容,却不知道袁氏转的那些念头,更不知道,晚些让外界知道她学习能力惊人,居然会给王家带来更多口碑。
  …………
  袁氏和白先生的交流很顺利,白先生答应,若是王家督促夏晏清有效果,暂时就不和夏梓希通气了。
  送走白先生,袁氏思量着,自己只是大嫂,夏氏刚进门不久,又和王家诸人不亲近,就没有擅自找夏晏清深谈,而是选择先给婆母回话。
  她把满腹心事的徐清慧打发回去,就去了萱北堂,找刘夫人说话。
  这时,时辰已经不早,婆媳二人说话的当口,王韬也回来了。
  听袁氏事情说完,刘夫人和王韬都有点儿闹心,兼心情复杂。
  家里出了两个才女,还是一妻一妾,夏氏如今势弱,还看不出什么。徐氏却不是个安于伏低做小的,而且,之前刘夫人错估了夏氏的情况,给徐家承诺,要把徐氏当正室对待的。
  这种状况延续下去,若夏氏有了超过徐氏的才华,一定要摆正室的款,这两人的关系可怎么调停?
  刘夫人苦恼道:“清慧终究是咱们家三媒六聘定下的媳妇,且晰雨和清慧成婚在即,夏家硬搀和了一脚。就算夏氏真有大才,咱们也不能因此慢待清慧。”
  王韬也是无奈,只得说道:“这也没什么,母亲和娘子多多开导她二人,严加管束就好。不管怎么说,做人家媳妇儿的,总得孝顺婆母、遵从夫君意志的,没有她们兴风作浪的机会。”
  顿了顿,又有些开怀,笑着说道:“这也不是坏事,母亲多督促夏氏在课业上用心,若她真能成为一代才女,于咱们家还是有大益处的。最好徐氏能被夏氏激发,能在才学上更进一步。说不定,晰雨这一妻一妾,能成就咱们王家的一段佳话呢。”
  这种佳话,比一门两状元更有影响力,更会被好事者广为传播,再有他们兄弟实打实的科举才华辅助,甚至会被演绎成话本。
  这种民间的传扬,能给王家打下以后几十年上百年根基。
  刘夫人和袁氏没想到王韬居然能想得如此深远,不禁面面相觑。
  刘夫人迟疑道:“后宅女子在争夺夫君的宠爱上,最是小心眼,只怕这两人不见得能和睦相处。”佳话什么的,还得两人能保持表面上的关系才好吧?
  王韬看向袁氏:“这就要母亲和娘子从中调停了,我也和晰雨说说,事情到了这种地步,可不是由着他的性子行事的时候。”
  …………
  原本徐清慧还打算把夏晏清这事瞒着王晰的,哪知道王韬一点儿不迟疑,当天晚间,就把王晰叫到书房,着实叮嘱一番。
  然后,王晰就苦着一张脸,回到春熙苑徐清慧的房间。
  王韬把人叫走,徐清慧就知道兄弟两人要说什么了。她想起娘亲说过,对于男人来说,家族和个人荣耀才是最重要的,其它,都是那个目标的辅助,女人更是如此。
  心里纠结着,不知王晰面对有家世背景的才女时,还会不会把她放在第一位
  她眼巴巴的等到王晰回来,好在她等到的不是王晰兴冲冲的脸,而是紧皱着眉,满心不痛快的样子。
  徐清慧把青黛挥退下去,伺候王晰换下外衣。看王晰转身坐在榻上,她心里才一松。天色已经很晚,王晰既然换了外衣坐下,那他就不打算去夏氏房里了。
  她给王晰上了茶,坐在他身边,小心问道:“大哥找你,是不是说的夏晏清的事情?”
  王晰端起茶盏,又懊恼的放下,烦躁道:“大哥让我督促你和夏氏,让你们在诗词书画上多下功夫,说什么成就两才女共事一夫的佳话。异想天开!如今,他们连夏氏在课业上的懒惰都没解决,就想当然的把她归于才女,简直可笑!”
  徐清慧情绪瞬间低落,果然,有白先生的评价,王家对夏晏清不一样了。
  她说道:“那我明日开始,去秋月苑给二奶奶请安吧。既然大哥看重二奶奶,咱们总不好违逆大哥的意愿。”
  王晰见不得徐清慧受委屈,把她揽过来,安抚道:“不用,大哥不是这个意思。大哥是把你和夏氏一样看待,才说共事一夫。你放心,有母亲许诺把你当正室看待,还有我在,绝不会让你受委屈。”
  徐清慧低头靠在王晰怀里,紧紧抿着嘴唇。
  说的轻巧,以夏氏的出身,就算她只粗通文墨,也能稳稳地压她一头。王晰这位大哥的意思很明显,就是要她伏低做小,供着夏氏。只有这样,她和夏晏清才能和睦,才能凑成一段佳话吧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