书荒啦文学网 > 琉璃满京华 > 第二十五章 不能交流的那种

第二十五章 不能交流的那种


  第二天的早饭,王晰兄弟都不在场,连小正太王远章也没在刘夫人房里用早饭。往日站在饭桌旁,只管伺候饭菜的袁氏、夏晏清和徐清慧,都被安排坐在饭桌旁。
  刘夫人笑呵呵看着三人和孙女王嘉玉,说道:“今日他们兄弟不在,咱们不讲那些规矩,开开心心的吃顿饭。”
  然后,刘夫人果然就没讲那些规矩,一边吃饭,一边款款而谈,说的都是家长里短的闲话。
  再有袁氏在一旁帮衬着说笑,一顿早饭,竟然吃出了现代大排档的意味,很是融洽热闹。
  一直到早饭结束,饭桌撤下去。几人漱口,用湿帕子擦了手,分别在榻上、椅子上安坐,刘夫人的劝学模式正式开启。
  “二媳妇啊,难得你有读书天分,那是别人烧几辈子高香都求不来的,你可不能荒废了,知道不?谨记着,一定要听先生教诲……”吧啦吧啦,好一通借古喻今,举例子、打比方,把修辞手法用了个遍,只把夏晏清听得连连点头答应。
  王嘉玉小姑娘也听得愕然,大概从没想过,祖母也有如此滔滔不绝的时候。
  刘夫人见夏晏清答应的痛快,再战徐清慧:“清慧啊,你自小得亲家教导,熟读诗书典籍,却也不能在学问上轻忽。如今你家二奶奶也开始进学,你更得用心,也好相辅相成……”
  徐清慧早已做好聆听教诲的准备,听刘夫人好一番叮嘱,连忙应道:“清慧一定听从夫人教诲,以后多多向二奶奶请教学问。”
  刘夫人满意,又笑眯眯的对夏晏清说道:“你二人自家姐妹,可得好好相处。难得咱们王家有你们两个能读书的人,着实是大幸事。这也是你们姐妹的缘分,说不得机缘到了,真能成就你们姐妹的一段千古佳话,被后人称道呢。”
  做的好梦!画的一手好大饼!夏晏清满眼闪烁着星星,“嗯嗯嗯,这样吗?儿媳一定努力。”
  至于和徐清慧和睦相处,她觉得,以徐清慧现在的状况,她二人最好的相处方式,就是井水不犯河水,各不相干才最好。
  “嗯,都是好孩子。”刘夫人对自己今日的劝解成果很满意。
  袁氏坐在一旁,从头至尾,都是适时地附和刘夫人的言辞,这时见告一段落,才笑道:“就应该这样嘛,她们二人,一个出身书香世家,一个自幼饱读诗书,自是比旁人更懂道理。母亲只要点醒一二,她们能明白。”
  王嘉玉今年十三岁,在古代,她已经不算小孩子。所以,今天刘夫人规劝夏晏清和徐清慧,袁氏有意让她过来听听。
  王嘉玉之前对自家婶婶不敬,已经被王韬夫妇劝导多次,虽然心里仍然不服,却知道长幼尊卑,不容触犯。
  她对夏晏清的所谓天分表示怀疑,但本着学习提高的态度,都是神色平静的旁听来着。
  这时,见长辈的规劝告一段落,恭维刘夫人道:“祖母是慈母之心,的确让孙女动容。”
  说完,抬眼看向夏晏清,嘴里却说出一串儿夏晏清听不懂的词句:“凯风自南,吹彼棘心。棘心夭夭,母氏劬劳。凯风自南,吹彼棘薪。母氏圣善,我无令人……”
  说到这里,王嘉玉停下了,听那未尽之意,似乎是让夏晏清接续未完的词句。
  夏晏清睁着无辜的大眼睛,看着王嘉玉,最大程度的表示:她完全不懂这是什么意思。
  王嘉玉心中冷笑,面上却很恭敬,说道:“侄女心中有所感,忽然想起这几句诗。不知二婶婶怎么看?”
  袁氏瞟了王嘉玉一眼,暗怪她无事生非。
  刘夫人则满含期待的看着夏晏清,好似希望她能把接下来的诗句补完整了。
  徐清慧坐在夏晏清下首的椅子上,低着头,看不清她面上的表情。
  王嘉玉面对母亲的责怪眼神,怡然不惧,依然执着的等夏晏清答复。
  夏晏清心中暗笑小丫头的伎俩,无辜道:“嘉玉你这是说的什么啊?我一句,不是,婶婶我是半句也不懂,哪里还能有什么看法?”
  众人:“……”
  连徐清慧都忍不住抬头看夏晏清了。
  二奶奶您就算不懂,可您糊弄一下、解释一下,也好过这么直接吧?
  袁氏首先回过神来,轻斥王嘉玉道:“你这孩子,你二婶婶才读书几日,还没学过这些。”
  王嘉玉姣好的面容上带着一丝委屈,嘟着嘴说道:“这是诗经开篇的诗文,很短的。二婶婶不是才女吗?这都没学会。”幅度很小的撇了撇嘴。
  夏晏清一点儿不觉得难堪,反而很真诚的向王嘉玉解释:“嘉玉你一定不知道,才女这事儿吧……这可不是我说的。婶婶我自己都不知道,怎么就被说成才女了?”
  然后,更真诚的对刘夫人说道:“母亲,要不,这才女我还是不当了,好像很不容易的样子。嘉玉说的都是什么啊?简直诚心不让人明白嘛。”
  “……”众人再次石化,果然是粗人,不能交流的那种。
  刘夫人想到王韬描绘的美好未来,压下心中那种抓狂的感觉,安抚道:“你这孩子,不过小孩子随口说的一句话,哪里当得了真?你读书时日尚短,能读通那些启蒙书籍,已经超出常人很多,可不能再妄自菲薄。”
  再看看嫡孙女,终究舍不得斥责,便转开话题:“这个月二十六,吏部张尚书的嫡长孙娶妻,咱们都去吃贺喜。二媳妇和清慧,你们回去好好准备,张尚书可是你们兄长的上官,切不可怠慢了。”
  夏晏清一听眼睛就亮了,尚书大人家办喜事啊?让她想想,尚书是个什么等级的官儿来着?好像等同于中央的部级官员吧?这得好好开开眼。
  她还没见过古人嫁娶场面呢,她自己的不算,那时她晕乎乎,什么都不知道,就算知道,全程蒙着脸,也看不分明。
  她瞄一眼刘夫人房里的那件琉璃摆件,说不定尚书大人府上也有琉璃呢,她见识一下,也能掌握以下玻璃在古代的市场定位。
  王嘉玉见这位二婶婶一听要出门做客,立即露出的白痴神情,心下更是鄙夷。只冲她这份没见过世面的浅薄样子,出去了,铁定给二叔父和自家丢人。
  袁氏又瞪了她一眼,这孩子,真得严加管教了。心里有什么,全流露在脸上,以后还怎么嫁人,怎么和婆母、妯娌打交道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