书荒啦文学网 > 琉璃满京华 > 第三十一章 不能承认

第三十一章 不能承认


  邵毅还在懊恼上一世的疏漏,检讨自己太晚发现王夏两家的纠葛,以至于靖王夺位大业功亏一篑。
  忽然见,感觉劲风扑面,一个拳头狠狠的冲着他的面门招呼上来。
  邵毅闪过当面打来的这一拳,随即看清楚对他动手的人是夏梓堂,瞬间眼中满是厉色。
  上一世,夏梓堂在此之后的二十年里,悄无声息的经营着,步步高升。二十年间,几乎把控了京城三分之一的兵力。
  他和他那当朝次辅的父亲夏珂联手,直接导致靖王的谋算落空、靖王一众部下身陷血海。
  邵毅脑海中,电光火石间闪过这些念头,手下更不留情,挥拳冲着夏梓希扑了上去。
  他扑上去的同时,展鸿飞几人的呼喝声也响起来,跟着冲上前去。
  由于几人的距离太近,没有施展拳脚的地方,只几息之间,夏梓堂和邵毅几人就毫无章法的搅在一处。
  周围的宾客和尚书府诸人也都围拢上来,感觉也就是一转眼间,还没明白怎么回事,几个人就大打出手,扭作一团。
  就算有人动了上前劝阻的念头,可完全插不进手去。这些人扭打在一起,几乎分辨不出动手的两方都是什么人。
  夏梓堂行伍出身,此事又牵扯到自家妹妹。所以,他并不开口,也不在乎身上脸上挨了多少下,只顾闷头挥拳、顶膝、踢脚,打到一个算一个。
  邵毅一方的人,尤其展鸿飞和程幼珽几人,虽然平日里经常打架,可完全就是野路子的王八拳,根本没有章法,远不如和夏梓堂他的长随两人的动手效果。
  虽然他们一方人多,却也没占据绝对优势。展鸿飞几个一边挨了打呼痛,一边悍不畏死的继续挥拳叫骂,心中那是百万分的气恼。
  想想就气得要死!已经多久了,放眼整个儿京城,只有他们爷们儿寻衅惹事的份儿,哪里会被人冲上来动手的?
  简直岂有此理!就是拼着被打死了,也得打丫的!
  别人不知道怎么回事,带着邵毅等人进来的尚书府管事,却能猜个八九不离十。他匆忙赶过来,挤进人群一看,不由得暗暗叫苦。
  这几位爷终究还是惹到了夏家吧?在中间扭打的那位,可不就是夏家次子,王家那位二奶奶的哥哥吗?
  管事瞅一眼身周,冲着身前几个家仆,连拍巴掌带脚踹的喝道:“傻呆着做什么?还不上去把人拉开!”
  一边骂着,一边自己当先冲上去,脑袋上立即就挨了一下子。
  管事哪里还顾得上这些,扒着自家五爷哀叫:“五爷五爷,您就别动手了,这是咱自己个儿的府上,您赶紧把几位小爷劝住才好。”
  张永昌一愣,是啊,这是自己家,和街上不一样,把人打坏了,那是要自家负责的。
  只他回神的功夫,就被自己一方和夏梓堂一方的人白白招呼了几下。
  管事见张永昌回过神,顶着如雨的拳脚,又去拉詹事府的丁博昌:“三爷,有话好说,有话好说,您劝劝几位爷,咱有话坐下来说。七爷七爷,您鼻子流血了,咱赶紧止血去……”
  管事一路碎碎念着,闷头往几个人中间挤,也不知凭白挨了多少下,在随后跟过来的下人和张永昌的协助下,好一番功夫,才把夏梓堂和他的长随从人堆里扒出来,把两方人分开。
  夏梓堂发髻散乱,肿着一只熊猫眼,下巴上青了一大片,嘴角淌着血,腰带被扯下来,挂在一只脚上,宝蓝色外袍也被撕扯的不成样子。
  他的长随倚风站在他的身旁,眼里喷着怒火,恶狠狠的盯着邵毅等人。
  他的情形却连夏梓堂都不如,衣服被扯得破破烂烂,看不出来身上是不是受了伤,却明显掂着一只脚。脸上更是不能看了,额头、颧骨、鼻子、下巴、嘴唇,没一处好的。
  他二人对面,站着邵毅等五个人和七八个小厮。
  邵毅等人虽然看起来比夏梓堂好些,但也个个衣衫不整,形容狼狈。
  那七八个小厮鼻青脸肿,衣服也是乱七八糟。一眼就能看出,这几个也都是参战了的。
  两方人被拉开,乌眼鸡一样的瞪着对方,跃跃欲试的样子,似乎马上就能扑上去再打一场。
  直到这时,张尚书的长子,大老爷张岳阳才撅着胡子,气吁吁的赶过来。
  这位大老爷也是四十岁出头的人了,听到消息,一路不敢停留,连跑带颠的过来。
  一眼看见邵毅几个,气还没喘匀呢,就暗自叫苦。这几个纨绔平日里到处惹是生非,今日终于闹到自己家里了。这么想着,就狠狠的瞪了张永昌一眼。都是老二家这个混账东西,净结交些狐朋狗友。
  可也不敢怠慢了这位邵爷,连忙上前,拱手道:“邵公子,夏贤侄,这是怎么了?”
  邵毅嘬了嘬牙齿,把掺着血沫子的唾沫啐在地上,瞪着夏梓堂,狠狠说道:“谁知道他抽什么风,我们哥几个好端端的走着,就被他疯狗一样的扑过来咬!”
  “啊?”张岳阳愕然,还呆愣了一瞬。
  在这京城里,但凡是个人就知道这位的赫赫大名吧?居然还有人主动招惹他?
  他再转头看看夏梓堂,这个人招惹邵毅的人,居然还是夏珂的儿子。
  这事儿不对吧?
  夏珂的两个儿子,虽然都有点不走寻常路的意思,没有像别家子弟那样,读书科考入仕为官,却也省心得很。
  这么多年,从未听过夏珂的儿子会寻衅胡闹、给家里惹事的。
  邵毅的话,不但把张岳阳说愣住了,张永昌、展鸿飞几人也呆滞了一瞬。
  他们老大这是不打算认账的意思啊,嗯嗯嗯,这个好。
  虽然他们也承认自己很不成器,很吊儿郎当,很死狗扶不上墙。
  但是,背后议论女眷这事儿吧,还真不好出自他们口中。他们虽然纨绔,但和那些寻花问柳、欺男霸女的软脚虾货色可不一样。
  若议论的是京城名媛还好,还有个君子好逑、仰慕美人才女借口。
  当众承认他们几个大老爷们,在人背后议论别家女眷,议论的还是夏家那个已嫁做人妇的柴禾妞,确实让他们几个有身份的正经纨绔丢面子。
  还是自家老大急智,这事儿绝对不能认。
  他们这许多人呢?都不承认的话,那就是夏梓堂的耳朵有问题,要不就是脑子有问题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