书荒啦文学网 > 琉璃满京华 > 第三十六章 犯在她手里的机会

第三十六章 犯在她手里的机会


  聪明吗?夏晏清眉毛高高扬起。
  只这一点点反应,就算聪明了?看来,之前夏小娘子“内敛”的有点儿过分了。
  “既然二哥觉得糊弄不过去,那就给妹妹说说呗。”
  夏晏清那飞扬的眉梢、明亮的眼眸,还有面上的揶揄神色,看的夏梓希心中恍惚了一下。
  如今的妹妹,全然不似刚回来时,面容枯黄暗哑、弓背缩肩的样子。
  她的面容有了些许丰润,也有了年轻女子应有的红润和光泽,眉宇眸间更是明媚灵动。一身白缎绣繁盛芍药的衣裙,既不失淡雅,又极是活泼。
  如此阳光的女孩子,哪里会配不上王晰那厮?他甚至有点怀疑,他兄弟二人专程去王家拜访,做出的低姿态,是不是有些多余了?
  既然妹妹的状态在逐渐好转,那就应该把妹妹当做聪慧女子来对待。该让她知道的,都告诉她好了。
  夏梓希说道:“这事情还真不怪阿堂,着实是邵毅、展鸿飞行事过分……”
  夏晏清做好了听一桩大事件的准备,谁知道,她竖着耳朵听下来,直到夏梓希说完,才明白,夏梓堂的无妄之灾,完全是京城那帮纨绔嘴欠引起的。
  这是古代,官宦人家的女眷,被一群纨绔拿来玩笑非议,的确不妥。
  夏晏清的重点,更是放在邵毅说的话上。
  她特么招谁惹谁了?是借他邵家的银子不还了?还是白吃他家大米了?居然被那混蛋说愚蠢?
  她刚穿来,还不到一个月,这是第一次出门,根本不认识他好不?
  想来夏小娘子也没机会惹到那货,怎么就像和她有仇一样,用这种话说她?!
  还有嘴欠,他是男人不?居然连市井的三姑六婆也不如,说道女人长短也就算了,还无缘无故的恶语伤人!
  娘的!以后别犯在她手里,否则……皇帝的侄儿,她估计一下邵毅犯在她手里的机会……唉,零机会吧,这口窝囊气憋得她!
  看着肿着脸的夏梓堂,夏晏清心中的气愤更甚。邵毅是吧?活该他上不了皇家玉牒!估计皇帝也是怕他给皇家丢脸。
  她压下心里的不痛快,问夏梓堂:“二哥说的那展鸿飞,他瞧我做什么?”一边问话,一边还低头看了看自己的一身衣着。
  就自己这副尊容、这副平板身材,还有昨天的装扮,不值当被人专程去看啊。
  听到夏晏清的问话,夏梓堂犹自气恼,恨恨说道:“有病呗!他们能有什么正经理由!”
  他那张连亲妈都快不认识的脸,配上气愤的表情和语气,夹杂着说话时,牵动了嘴角的伤和肿胀的嘴唇,让夏晏清觉得又好笑又心疼。
  “所以四哥你就给人家治病去了?”
  夏梓堂愣了一下,随即听出夏晏清说话有趣,裂开嘴就要笑,嘴角刚动,又疼得“嘶嘶”的直抽气。
  夏梓希还能绷得住,姜夫人却笑出了声:“你这孩子,说的什么怪话?瞧瞧,把你四哥的伤都牵动了。”
  “是是是,都是我的错。”夏晏清连忙认错,然后又对靠在床头的夏梓堂说道,“四哥,你以后可不能这么冲动了。他们那么多人,你这样子明显就是吃亏嘛。让他们去说好了,咱又不会少点什么。”
  夏梓堂立即梗起脖子:“那怎么行?咱小妹好端端的后宅女子,又聪明的紧,凭什么让些混账说长道短!”
  夏梓希也对夏梓堂的话表示赞成:“这个事咱可不能忍,总要让他们知道,咱家小妹不是随意让人议论的。”
  姜夫人已经憋了好半天,这时忍不住,牵了夏晏清的手,闻言问道:“昨日在张家二门外,你原本和王家大姑娘走一处的。你们可是说了什么?我见大姑娘撇下你,去了你婆婆身边。”
  夏晏清的椅子紧挨着姜夫人,她把视线错开,下意识的眨眨眼。
  昨日她和王嘉玉的对话……好像的确有点无赖呢,要不要如实和母亲、哥哥说呢?
  她可以眼睛不眨一下的和王嘉玉耍无赖。可是,姜夫人和夏家兄弟如此疼惜妹妹,她若把原话说出来……是不是不太好啊?
  夏梓希也想知道,展鸿飞怎的就想起说妹妹像地痞了呢?
  可他见夏晏清眼睛滴溜溜乱转,一脸的狡黠和惆怅。脸上那神情,虽说灵动之极,却也说明,她脑袋瓜里正转着各种念头。很可能正在犹豫要不要说实情,或者想着用什么办法搪塞过去。
  这样子真好,自家妹妹也有如此生动活泼的时候了。
  夏梓希觉得好笑:“小妹你还是如实说的好,阿堂下次再替你出气时,也好心里有个数。”
  夏晏清大大的翻了个白眼。都这样了,还有下次啊?再说了,谁让你们因为这种事替我出气了。
  但是,夏梓堂因她和人殴斗,被人揍成这个样子,她没道理对他隐瞒实情。
  “那个,昨日同在二门的,还有位陶小娘子,她戴着一只琉璃金钗,我就多看了几眼,嘉玉说我那样看人很没礼貌……”
  夏晏清有点心虚,瞄一眼场间其他人,继续说道:“我不喜欢她说话的语气,就怼回去了……”
  房间里除了姜夫人、夏梓希等四个主子,还有姜夫人身边的程嬷嬷,和贴身伺候夏晏清的李嬷嬷。
  夏晏清的描述很中肯,虽没做到一字不落,却也把她当时说话的语气和神色复述得惟妙惟肖。
  李嬷嬷听着,简直要扶额了:夫人把二奶奶交代给她,然后,她就眼睁睁看着,二奶奶在出嫁后短短二十几天里,变成了如今这个惫懒样子。
  果然,姜夫人就瞥了她一眼。
  李嬷嬷把头垂得更低。她也没办法啊,若二奶奶还未出阁时,就是这等性情,相信老爷夫人、二爷四爷也一样没办法。
  夏梓堂虽然出身文官家庭,但终究是入了武职的,性格比较豪爽。
  他听了夏晏清的复述,只能睁开的一只眼睛已经眯了起来,眼里满是欣赏,“小妹是女子,不过多看几眼同行的女孩子,有什么关系嘛?小妹你这样做就对了,咱可不能让人欺负了去,婆家的人也不行!”
  “别胡说!教坏了晏清!”姜夫人立即开口呵斥,却舍不得说女儿,转过头,口气婉转的对夏晏清说道:“晏清喜欢琉璃金钗吗?娘这就差人给你置办去。不过,以后可不能再那样子瞧人家的首饰了,知道不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