书荒啦文学网 > 琉璃满京华 > 第四十一章 闹心的事儿

第四十一章 闹心的事儿


  “晰雨媳妇啊,”刘夫人对上夏晏清讶然的神色,解释道,“这事的确是那几个纨绔子弟没有教养,出言无状。咱不理会他就是。”
  夏晏清点了点头,既然这样,那还把她喊住干嘛?
  刘夫人继续说道:“只要咱们言行有度、规矩谨慎,不给人留空子,流言也是没行市的。”
  夏晏清点点头,这个是,清者自清嘛,如果被流言左右了人生,这人生也太过沉重、太无趣了些。
  刘夫人见夏晏清点头,说到主题意思:“你之前经历坎坷,没机会学后宅女眷的礼仪规矩,言行之间,难免会有疏漏。日间,我和你大嫂商议了,给你请个教养嬷嬷,教导你后宅的言行规矩,免得以后再出差池。”
  这话让夏晏清听得很不乐意:什么叫再出差池?她一次差池也没出过好不好?
  等等,好像也不能这么说,夏晏清看向王嘉玉。
  王嘉玉此时正坐在袁氏下首,她见夏晏清看过来,没一点心虚,反而坦然回看她,眼睛里满是清澈纯真。
  夏晏清冲着她微挑下巴,这样看来,她和王嘉玉尚书府二门外的对话,应该是被刘夫人和袁氏知道了。
  加上她刚才解释夏梓堂和人打架的原因做辅助,给她安排教养嬷嬷的事情,就更加顺理成章了。
  所谓的入乡随俗,夏晏清是明白的。想在一个地方,安稳自在的生活,怎么也得尊重这个地方的礼仪习俗。就算做不到一丝不差的照搬,却也不能太特立独行。
  在现代职场中,和各种人打交道,该讲的礼节仪态也一样要有。只不过,现代职场讲究的是优雅、大方、自信。而古代对你女子的要求则是三从四德、女戒、女则。
  若是不论思想,夏晏清对学习古代女子礼仪并不抵触。
  就算以她在外流落十几年的身份,很难被京城上流社会接受。可是,行走于人前,这个时代认为的得体礼仪,那还是要的。
  但是,教养嬷嬷这种物种,在夏晏清的印象里,就是一种心理扭曲的存在。这种生物就是为了给后宅女子洗脑,禁锢女子思维的。
  “母亲,之前是儿媳疏忽了,对礼仪规矩不够重视。儿媳这里有李嬷嬷,教导儿媳足够了,儿媳一定好好约束自己。至于教养嬷嬷……还是算了,不用这么劳师动众的吧。”
  这话说的……刘夫人差点儿把手里的念珠丢一旁,好好和夏晏清理论一番了。
  李嬷嬷若是有用,这二儿媳哪里会如此不懂规矩,每日里,只在早上来她这里照个面,就一整天不见影子的?
  刘夫人自持身份,没和儿媳掰扯道理,却很坚持:“京城的女孩子,都是从小就教导礼仪。你未接受过这样的教导,自然应该补上。李嬷嬷就不用说了,学习礼仪艰苦,自家嬷嬷是不好用的。过两日,教养嬷嬷就会过府,到时,就住在秋月苑。”
  “住,住在秋月苑?”夏晏清大惊。这特么,那种生物,住在她的院子里?
  袁氏咳了一声,解释道:“单独教导弟妹礼仪,自然要和弟妹一起起居,才更见成效。”
  可不就是有成效吗?这种人时刻盯着她,是不是连她怎么喘气都要管的?
  夏晏清看着和蔼的刘夫人,再瞟一眼神色温婉的徐清慧。最后,把视线落在王嘉玉隐隐有着窃喜的脸上。
  夏晏清问道:“大嫂,这礼仪,不知要学多长时间?”
  这次是刘夫人接的话:“若是你用的惯,这位嬷嬷就留在你院子里好了。”她见夏晏清瞬间瞪大了眼睛,补充道,“那是位宫里出来的嬷嬷,有这样的嬷嬷跟着,出去很显身份、能给你撑场面的。”
  我特么不想要这样的场面,我的身份也不需要用这种方式获得!
  就在夏晏清紧皱眉头,绞尽脑汁的想怎样拒绝的时候,袁氏的话让她彻底失声,“要不,咱们还是让亲家给弟妹找教养嬷嬷好了,弟妹你看这样可好?”
  夏晏清抬头看过去,袁氏神色温和的继续说道:“教导弟妹学问的白先生就很好,想来亲家公子在这方面有路子的。”
  这个笑面虎!夏晏清感觉自己被人捏住了七寸,“不用了,还是咱自己家里请吧。”
  教养嬷嬷和教授学问的先生可不一样,教养嬷嬷的职责等同于洗脑。
  她自认,无论如何,她也不能被人洗脑,做不到教养嬷嬷的要求。既然这样,干嘛还要把这包袱甩给娘家和哥哥。
  这时的夏晏清,对袁氏极是厌恶。再看那个喜眉喜眼,只怕心里早已乐开了花的王嘉玉,心头更是不爽。
  她说道:“大嫂,嘉玉也该有个教养嬷嬷跟着的。想来大嫂只知道我们在尚书府二门说了些什么,却不知我二人言语来往时的语气神色。当时的嘉玉侄女,那是很不把我这个婶婶当长辈呢。”
  “你,你怎么能这么说话?”想起早年学规矩时吃的苦头,王嘉玉立即就急眼了,她没想到会被这个女人反咬一口。
  夏晏清冲着袁氏和刘夫人摊了摊手,“瞧瞧,母亲和大嫂还看着呢,她就这样子你你我我的,很没规矩。”
  袁氏怒极,严厉的瞪王嘉玉一眼,转过来,依然用温和的口气对夏晏清说道:“这个我知道,嘉玉礼仪上还是不差的,只是和家人相处时,性子不够沉稳。这些日子我会严厉约束于她,若还不行,那就依弟妹之言,给她请个嬷嬷。”
  然后,才又严肃的责备王嘉玉道:“你可知错了?目无尊长是做人的大忌,你婶婶是为了你好,你若再不听劝,以后有的是你吃亏的时候。”
  王嘉玉脸色都不敢给夏晏清丢一个,只闷闷不乐的低头应是。
  这话,把夏晏清听得也极不舒服,似乎她就是袁氏说的那个不知好歹的人。
  …………
  第二天早上授课的时候,白先生发现她这个乐观勤奋的学生,少见的情绪不佳了。不但没赶着加快教学进度,还时不时的走神。
  白先生放下手中的书册,端起案上的茶盏,一边看着走神的夏晏清,一边慢慢抿着茶。
  过了好一会儿,心秀先撑不住了,悄悄扯了扯夏晏清的衣角,夏晏清这才发现,课堂上已经寂静无声好一会儿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