书荒啦文学网 > 琉璃满京华 > 第五十四章 熟悉感

第五十四章 熟悉感


  既然已经找到问题所在,也有了解决方法,夏晏清也不耽误时间。
  第二天早上,在萱北堂候着刘夫人用过早饭,趁着袁氏也在,她向刘夫人申请,说这几日烧陶很不成功,她想去书店看看,可有前世大儒写过关于烧制陶器的书籍。
  刘夫人一听,一张脸就有些挂不住。之前夏氏走运,才烧出两样小玩意儿。可运气岂会总眷顾一个人?
  这都折腾多少天了?明明做不成的事情,却劳心伤财的纠缠不休,硬是把一件前朝的风雅事情,让她弄成了玩泥巴。
  “虽说前人追捧过制陶,但那终究是文人学士们闲着无事,用来消遣的事项。儿媳妇啊,你能做的事情却多,用不着制陶消遣。若有闲暇,还是多动动针线,给晰雨做几样衣物鞋袜,你们夫妻也能多些亲近。”
  徐清慧一听刘夫人的话,面色先是僵了僵,随即就恢复了正常。
  幸亏王晰不在,而且夏氏那点针线手艺,做出来的东西,怕是连王家低等婢女都看不上,还想着给王晰穿,想什么呢!
  王嘉玉这些日子接连被父母教导,如今对着夏晏清,即使心里不乐,情绪也能控制住,并不把心情流露于外。
  但那事不关己的态度,却也很明显的表示,她和夏晏清不是一路人。
  夏晏清没看房间里其他人的神色。只是,刘夫人这话说的,也太不负责了。王晰对她什么态度,这个家里谁不知道?
  人家要穿也是穿徐清慧做的衣物,她就算付出十二分的热情给王晰做针线,结果也是更讨人嫌。
  她低垂眼帘,说道:“儿媳读书的第一天,先生就教导,无论做什么事情,都要持之以恒,不能遇到阻力就退缩。若是做不到,必定一事无成。儿媳想着,还是先把陶器做好,再图别的。”
  徐清慧和王嘉玉两人听了这几句话,嘴角的弧度都要撑不住了。什么叫先把陶器做好,再图别的?
  烧制陶器是那么简单的事情吗?只走狗屎运成功了一次,就不知道自己姓什么了。还要再图别的,她还想做什么?
  夏晏清像是没看见对面的两人,只是,她也感觉这几句话不够有力,转而说道:“至于针线,想来儿媳就是做出衣物,二爷也不一定愿意穿。”
  果然,这一句话,立即把刘夫人说的无语。
  袁氏眼眸闪了闪,二弟和夏氏关系尴尬,连带着,家里也总绷着一根弦。每每一涉及此事,婆母和她这个掌管家事的大嫂就感觉理亏,就得对夏氏让步。
  即使如此,也不能任由夏氏没完没了的胡闹。
  所以,在刘夫人看过来的时候,袁氏微微点头,对夏晏清说道:“今日时间仓促,那就明日或后日吧。弟妹不常出门,总要有人照应一二。明日就让唐嬷嬷随你去,顺道指点一些外面行走需注意的事情。”
  夏晏清心中不愿,却也只能答应,却听刘夫人补充道:“还有,烧制陶器并不简单,若此次不成,以后就不要做了。妇道人家,本该安守后宅,不该纠缠这些事情。”
  “是,谨遵母亲吩咐。”夏晏清立即答应。
  她倒是不怕这个,既然已经烧制出一次成品,大体的方法和原料就没问题。现在的不顺,只是因为温度不好掌握,若是能把温度控制好,那就一定能让刘夫人和袁氏的愿望落空。
  …………
  这时已经是五月初二,虽然天气还不是最热的时候,但太阳当头,也让人觉得燥热。
  就是这样的天气,在唐嬷嬷的督导下,夏晏清从里到外,规规矩矩穿了一身能出门的衣裙。
  另外还在准备了帷帽,这才登车出门。
  有唐嬷嬷跟着,大书店人多,肯定不能去。
  好在夏晏清的主旨也不是买书,跟车的又是大壮。大壮这些日子给夏晏清淘书,对京城的书铺很有些熟悉。由他领路,去了两家小规模的书铺。
  瞧着店里没什么人,两个丫鬟守了门口,夏晏清带好帷帽,唐嬷嬷才陪着她进店选书。
  好歹买了两本,虽然并不对口,但也是日常能用到的。
  从第二家书店出来,夏晏清隔着帷帽,看看外面艳阳照耀下的热闹街市,心中郁闷之极。
  这特么……这是人过的日子吗?
  如此热闹古朴的街市行人,竟似被这一层纱,隔出两个世界。虽咫尺距离,却似和她没丁点儿关系一样。
  她就不明白了,怎么会有人喜欢这种生活?
  唐嬷嬷在她身旁催促道:“二奶奶若是买到需要的书籍,咱这就回吧。”
  夏晏清侧头,唐嬷嬷一身蓝色轻绸衣衫,利落的站在她身边,看起来清爽的很,完全不似她这样累赘。
  “嬷嬷,我还得去铁匠铺一趟,定做几样烧陶需要的物件。”
  唐嬷嬷立即皱眉道:“不是买书的吗?铁匠铺里都是些粗人,实在不是有身份的女子能去的地方。”
  夏晏清轻摆一下头,遮住大半边身形的帷帽颤出一波纹路。
  她说道:“我有帷帽遮掩相貌身形,自是没人能看出身形样貌。若是嬷嬷还不安心,也带个帷帽就是。”马车里还有个备用的,物尽其用嘛。
  心淑和心秀两人站在近前,闻言各自低头。二奶奶这话说的,唐嬷嬷一大把年纪了,戴的什么帷帽嘛。
  唐嬷嬷也有些恼火,她知道夏氏一旦拿定主意,就很难改变。
  可让她用帷帽是什么意思?是在讥讽她年老、身份低微吗?
  只她们在书铺门外说话的功夫,街上就是一阵踢踢踏踏的马蹄声响起。
  唐嬷嬷扫了一眼,三个鲜衣怒马的年轻公子谈笑着,像是在说着什么有趣的事情。
  他们身周簇拥着七八个小厮,也都骑着高头大马,一行人由远及近,眼看着就要越过她们这处,往街市的另一边走去。
  就在这时,三个年轻人中的一个忽然回头,目光直接落在夏晏清身上。
  是邵毅。
  唐嬷嬷第一时间就认出了这位,可她没在第一时间让夏晏清回避,却依然若无其事的讨价还价:“奴婢身份低微,自然不怕抛头露面。但王大人前程远大,二奶奶是王家妇,自然身份贵重,着实不能被人冲撞了。”
  邵毅那里已经下意识拉紧了缰绳,马蹄声渐渐换了下来。
  他那张棱角分明的脸上,还挂着和展七说话时的笑容,面上神色也依然纨绔不羁。可心中涌动的,却是滔天的莫名惊诧和困惑。
  街边站着女子,虽然带着帷帽,身材看起来很消瘦,可不知从哪里传递出来的一种感觉,让他有一种刻骨铭心的熟悉感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