书荒啦文学网 > 琉璃满京华 > 第五十五章 期待的事情没发生

第五十五章 期待的事情没发生


  在很多人眼里,夏晏清就是个没见过世面的乡下女子,根本应付不来外面的事情。就算疼爱她的夏家诸人,只怕也不放心她独自出门,更何况王家。
  所以,这次机会很难得。
  夏晏清不认识邵毅,再有角度问题,她只看见刚走过去几个纨绔,却不知道他们中的一个,已经转头看过来。
  她只记得今天出来的目的,她要去铁匠铺,亲眼看铁匠锤炼过的熟铜和熟铁,确定其优质。
  由于这里没有质量检测,只能用同样质量的熟铜和熟铁,多做几个测温构件做备用,才保证所测温度的稳定性。
  对于没有烧窑经验的她来说,这种东西很重要,很有必要多存几个,以备损坏之后的更换。
  至于唐嬷嬷的拦阻,随她出来的人,除了唐嬷嬷,其余都是她院子里的人,自是听她的吩咐,不论如何,最后也得去铁匠铺就是了。
  “嬷嬷通身气派,有嬷嬷在旁,一定没人敢往上凑,咱们这就走吧。”夏晏清一边晕乎着唐嬷嬷,一边示意唐嬷嬷,往路边停着的马车过去。
  唐嬷嬷却依然在劝阻。
  另一边,展七发现邵毅慢了下来,已经回头招呼了,“承安,怎么了?赶紧走啊,小五几个还等着呢。”
  邵毅心中的那份熟悉感,让他瞬间想到,女子若是当街被男人围观,只怕清誉有损。
  当下回头,对展七和程幼珽挥挥手,说道:“你们先别管我,我忽然想起件事,待吩咐了知睿就好。”
  见展七等人继续前行,邵毅才低声对小厮知睿说道:“身后那间书铺门前站立的女子,看见了吗?”
  知睿机灵,闻言并不特意看过去,只状似无意的把视线在四周转了一圈,立时知道自家爷说的是哪个。
  只是,自家爷怎么对那个女子感兴趣?看着没什么特别,也不是相熟之人。
  邵毅缓缓前行,吩咐道:“你带人跟着她,看看她是哪家女眷。远远跟着就是,看清哪家府邸就是,不要惊动她们。”
  “爷您放心,一准儿发现不了。”知睿答应一声,就要调转马头。
  邵毅心里那种古怪感觉挥之不去,忙又叫住他,再叮嘱道:“别用旁人,你带咱们自己府里的人跟着。仔细些,别被外人知道有人盯着她们,免得被人说道那女子。”
  知睿郑重应下,心下更是诧异。这谁啊?大爷这是啥情况了?不用这么小心吧?
  知睿应声离开时,展七和邵毅已经转出这条街的街角,所以唐嬷嬷只看见邵毅往这边看了几息功夫,就毫不犹豫的离开了。
  看着什么事情都没发生,唐嬷嬷心中满是遗憾。
  她知道邵毅和夏珂次子打架的事情,她以为邵毅认出了夏晏清,心生恶意,打算做些什么。
  所以她才会拖延时间,反复和夏晏清掰扯,给邵毅创造机会。
  光天化日之下,邵毅当然不可能把夏晏清怎样了。
  但这是在街上,行人众多。就算男女之间当街揪扯几下,或者,夏晏清被小厮推搡两把,有这么多人看着,不用有心人推动,她就会再次成为京城热议的话题。
  流言历来是最难控制的,因为你不知道它流传的方向、和演化程度。
  当场看见的人,可能会照实说,这女子被小厮推搡了几把。可那没看见、道听途说的人,基本上都会添油加醋。
  这样几个来回,今日之事,没准儿就成了夏氏失贞。
  唐嬷嬷自然要为自己想好推脱的理由。在场的丫鬟、车夫都可以作证,她是极力劝说夏晏清即刻回府的。
  可这位二奶奶她不肯走,才给自己招来祸事,奈何!
  所以,她很期待夏晏清和那几个纨绔发生些什么事情。
  这种事一旦发生,就不好追究谁对谁错了,即使王家和夏家去告御状,也无法挽回夏晏清的名声。而且,越是追究对错,流言也越有滋养的基础。
  正所谓的越描越黑,说的就是这种情况。
  那时,就算王晰不休弃于夏晏清,只怕她这一生也只能孤守后宅,凄零终老了。
  想到这些,唐嬷嬷还牵了牵嘴角。到了那种地步,夏氏就有大把的时间,可以尽情烧制陶器、读书学画,再不会有人干涉。
  蓝图描绘的很瑰丽,谁曾想,京城最大的纨绔,只往这个方向看了几眼,就头也不回的走掉了。
  唐嬷嬷失望之下,很是吐槽了一通。也不知那位抽的是什么风,难道他忘了,夏家小子曾经挑战过他的纨绔之名?
  眼看着一件能让她畅怀的事情,就这么烟消云散,强烈的遗憾萦绕心头,竟让唐嬷嬷竟忽略了身边。
  夏晏清见她不语,当即登车,吩咐张大壮和车夫,就近找一家铁匠铺。然后才吩咐心淑扶唐嬷嬷上车。
  唐嬷嬷阴沉着脸上车,心中更添恼怒。
  经她教导的女子不知凡几,却从未见过这样不把教养嬷嬷放在眼里的。如此行事,早晚有她吃亏的时候。
  既使心里有千般盘算,这时也只能压下心思,摆出严肃面容,对夏晏清又是一番劝解训导。
  马车在一家铁匠铺前停下,唐嬷嬷吩咐心淑,给铁匠铺一串钱,把闲杂人等全部请出去,才让夏晏清下车。
  远处,知睿已经换了一身衣服,接到前方下属的示意,溜溜达达的过去,坐在紧挨着铁匠铺的茶摊上,要了一碗大碗茶,慢慢的喝着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