书荒啦文学网 > 琉璃满京华 > 第六十六章 和离的资本

第六十六章 和离的资本


  让白先生更为不解的是,从这天开始,夏晏清把时间都用在了烧窑上,读书都暂且搁置一旁了。
  当天晚上,她就和白先生一起,带着两个丫鬟和巧儿,烧了空灶。用来测试不同火力下,测温片显示的弯曲程度。
  又和白先生商量,初步确定了烧制陶器时,预热、升温和降温三个阶段的火候刻度。
  第二天一早,夏晏清早早就来到客院,本来的读书时间,被她挪用了。
  她带着大壮媳妇和巧儿、心淑三人,把之前准备好的陶器生胚,送入窑炉。给尚有余温的炉灶添柴,开始了烧制陶器的预热过程。
  这样算下来,明日午时之前,这几个陶器就能出炉。
  到时候,看陶器的烧制情况,在时间和温度上再做些调整,之后的烧制质量基本上就能保证了。
  白先生和几个丫鬟都纳闷,不明白她怎么会这么着急。
  她也没做解释。而且,她的想法,和古代人有太久远、足够宽的代沟。解释不解释的,没什么区别,该不理解的依然不会理解。
  次日,夏晏清依然没读书,而是和白先生、大壮媳妇等人,做继续烧陶的准备。
  巳时末,窑炉的温度已经降下来。在心秀和巧儿期待的目光中,大壮媳妇把封闭的炉灶口打开,里面的五个物件被一一取出。
  要论手工,无论夏晏清还是白先生,都没法儿和人家正经的制陶师傅相比。所以,夏晏清把陶器定位在新奇上。
  这五个陶器中,除了两个依然是招财猫之外,另有两个现代创意的曲颈花瓶,和一对天鹅。
  原本白先生最不看好的,就是这对天鹅。
  这东西是夏晏清提议,说了大致要求,由白先生动手制作的生坯。几经修改,之后才成型,达到了夏晏清的要求。
  虽然天鹅出自白先生之手,但白先生对这个陶件,却不抱有任何希望。
  在她看来,这东西做的太过简单,甚至简单到连眉眼都没有。进炉之前的生陶胚更显粗陋,着实无法让人喜欢。
  可东西一拿出来,却险些亮瞎了几个人的眼睛。
  那优雅修长的颈项,简约流畅的外形和线条,无一不彰显着天鹅的高贵和典雅,哪里还有人会注意眉眼什么的。
  可是说,烧出来的陶制天鹅,和进炉之前,有着脱胎换骨的变化。
  相比这对简单的天鹅,大家给予了无限希望的招财猫,反倒缺了灵动和秀气。
  连招财猫的忠实粉丝心秀,也转移了注意力,把视线凝在那对简约版的天鹅上。
  她们的反应在夏晏清的意料之中,所以,她没看那几个东西是不是可爱,而是仔细观察几个陶件的烧制情况。
  白先生见夏晏清神情郑重,明白现在最重要的,还是烧制技术。也就敛去了意外和惊叹之色,跟着她,一起观看陶器的烧制情况。
  看到花瓶和招财猫有几处小裂纹,白先生问夏晏清:“看这几处纹路,这是咱们的生坯没做好,还是火力控制问题?”
  心秀几个闻言,也凑上来看。
  心秀看着白先生手指的地方,说道:“这个没关系吧?只是几个细小纹路而已,也不是东西真的开裂。看着还是很可爱的,花瓶也好看,新奇的样式。”
  夏晏清笑道:“没出息的丫头。这若是给你拿着玩儿自然没事。可要是摆房间里,只怕时间长了,这几个裂纹就碍眼了。”小丫头要求太低了点儿,照着她的要求,她们赚谁的银子去?
  她点了点心秀的脑门,转而对白先生说道:“咱这时第一次用测温片控制火候,哪能一次就成功,能做到这种程度已经很好了,至少器形是完整的。这就是说,火力控制得不错,就算有差距,也不是很大。”
  白先生想想也是,再端详几个陶件,极是欣喜,“二奶奶想出来的东西极有新意,就算是做陶器生意,也一定出彩。”
  心秀几个连声附和。别家不说,只夏家老宅,就是有上百年底蕴的大家族,却也没有这么新奇灵巧的物件。
  若把这些新式陶器用于经营,一定能赚个头筹银子。
  夏晏清笑道:“若用于赚钱,咱们这点子手艺可不行,还得找好手艺的塑陶师傅。”
  听到夏晏清的话,白先生一直都有的想法,好似忽然间就有了着落。
  她抬眼看向夏晏清,问道:“二奶奶真有做制陶生意的打算吗?那您之前说的琉璃,还做不做?”
  “做,先把陶器小物件搞定,之后再试琉璃。”夏晏清回答的很肯定。
  她顿了顿,接着说道:“我把心秀留下,午后,先生带着张家嫂子和心秀、巧儿,接着烧下一炉。火候下调一个刻度,再看看情形如何。”
  “行,二奶奶放心,我看着就好。”白先生点头应下,但还是诧异问道,“这么急吗?”
  “嗯,早些试出来,也能早早安心。”
  她没告诉在场几人,成功的烧制陶器,是回娘家谈和离的底牌。
  她把那样的话撂给王晰,王晰一定会找王韬夫妇商量。
  依照王韬和袁氏的精明,一定不会任由家里有个不安定因素存在,势必会找她娘家父母谈说此事。
  这年头的女人,若不是没活路,断不会和丈夫和离。和离的女子,从各个方面来看,都没什么好前景。
  所以,夏珂和姜夫人就算为了她的将来着想,也不会由着她的性子闹和离。
  玻璃虽然更赚钱,但她暂时不打算拿出来。而且,现在拿出来也有难度。
  这些新颖的陶制品和制陶技术,就是她展示给娘家诸人的底牌,是她以后生活的依仗。
  她要用这些东西告诉父母和兄长,即使她和离之后身价大跌,嫁不出去,她也有养活自己的能力,而且还能活得很好。
  由不得她不着急,现在,只怕刘夫人、或者袁氏,已经在计划去夏家拜访,商量她的事情了。
  不出所料的话,娘家一定得找她回去说话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