书荒啦文学网 > 琉璃满京华 > 第六十九章 往那边站队?

第六十九章 往那边站队?


  夏晏清一听夏梓希的话,立即感觉希望在冉冉升起。
  夏梓希这是察觉到什么了吧?
  刘夫人找姜夫人说话的字面意思,一定是她对王晰说的话:她希望和王晰和离,给徐清慧让地方。
  刚才姜夫人一开口,问的是刘夫人说话是否属实,可夏梓希却说,她可以把想法说出来,大家会给她想办法。
  自家哥哥这个台阶给的,太舒服了。
  夏晏清瞄一眼众人,咬了咬牙,说道:“之前是我相差了,一心想着,能嫁给如意郎君。可是,嫁过去之后才发现,郎君虽好,却是别人的如意郎君。所以……那些话的确是女儿说的,也是女儿的本意。”
  这话一说出,众人各自错愕,夏梓希还好些,其余人的表情,都是难以置信。
  夏晏清瞄一眼惊呆的姜夫人和一脸错愕的夏珂,心一横,从椅子上起身,跪倒在地,决然说道:“是女儿不懂事,给爹娘添麻烦了。”
  话说的软和,面上的神色,却充分表示了她心意之坚决。
  就算是现代,离婚也是大事,会闹得大人孩子、连带两家至亲人仰马翻,更何况这是古代。
  坐于上方的夏珂面色凝重,就连疼惜女儿的姜夫人,也在初时的震惊之后,显得茫然无措。
  杨氏和高氏之前倒是想过,小姑子真有和离的念头,可真真的听夏晏清说出来,却也惊得合不拢嘴。
  夏珂威仪甚重,就算在家里,两个儿子也得看父亲眼色行事。
  夏梓希和夏梓堂二人不敢去扶夏晏清,又心疼妹妹,只得双双站起,把视线投向父亲。杨氏和高氏也随在自家夫君身后,跟着站起。
  一时间,本来一家人和睦说话的场面,之余了夏珂和姜夫人坐着,气氛也凝重起来。
  姜夫人满脸忧色,不安的在座上动了动,连看了夏珂好几眼,求情道:“老爷,这事情一时半会儿说不清楚,要不,先让晏清起来说话?”
  夏珂皱了皱眉,没理会姜夫人的话,而是问夏晏清道:“可是王家苛待与你,还是王家二郎做了什么,让你无法忍受?”
  夏晏清垂首敛眉,说道:“王家没苛待女儿,王家二爷也没做什么。是女儿不愿一辈子低人一等,不愿顶着夫君的不屑神色,窝囊过此一生。”
  夏晏清的回答让夏珂很意外,也有些满意。这样的女儿,很出乎他的意料之外。
  不愧是他的女儿,有骨气。
  ……可是,这骨气来的有点晚啊。
  夏珂内心无比惆怅。
  俗话说,男怕入错行,女怕嫁错郎。女子嫁人,那是一辈子的事,这可不是推倒重来就能解决的。
  在婚事上,往往推倒这次之后,再重来时,身价就得下降一大截。
  “可是,王家二郎有和你修好夫妻关系的意思。”夏珂这话说的很无奈。
  他知道,勉强修好关系,和发自心底的尊重妻子,那是两回事。
  可是,世上哪有那么多一生一世、心心相映的恩爱夫妻?结亲之时,王晰就是在极其勉强的情况下答应的,又有原本中意的未婚妻变成了良妾,同时进门。
  其结果可想而知。
  可以说,只要王晰能一直保持这样的态度,那已经是夏家最好的预期、是女儿的大幸。
  夏晏清没应答夏珂的话,而是说道:“女儿之前任性,生生拆散了王家二爷和徐清慧的亲事。有这件事横在心里,二爷这一生都会对徐清慧心怀愧疚,更不会真心把我当妻子对待。如今,女儿幡然悔悟,只想让事情回到原本的样子,能让女儿退出这尴尬境地。”
  姜夫人这里,已经不顾上夏珂的意思,再也坐不住了。
  “女儿啊,你可不能这么想啊。你光想着成全王晰和徐清慧,可有想过自己?你带着一个和离之名,再难寻到好郎君。我们在还好,待到我们都不在了,晏清你可怎么办?事关女人的一辈子,你可不能把自己毁了。”
  说到最后,姜夫人已经语带哽咽。
  她这女儿,怎么就如此命苦?若她就像之前那样,糊里糊涂的过下去也就算了,可她却在短短时间里明白过来了。
  如此眼明心亮的看着王晰和徐清慧,晏清以后的日子,可怎么过啊?
  夏晏清抬头看了姜夫人一眼,又低下头去。
  她还打算掰开了揉碎了,给他们讲讲她以后的打算呢。这样跪着,怎么说话嘛。
  夏珂经见的事情多,他能分辨出,夏晏清这话说的在理。可她现在才醒悟,却是有些晚了。
  思及事情前后原由,夏珂不由得暗叹一声,这真是上天捉弄。
  若女儿能早点找回来,亦或是王晰和徐清慧的婚期晚一些,给女儿一些明白事理的时间,他就能顶住父亲的压力,阻止女儿嫁进王家。
  可是,事情就是赶得这么巧,奈何?
  夏珂依然皱着眉,语气却缓和了些,说道:“先起来吧,有什么话,坐下说。”
  夏梓希一听父亲松口,连忙给杨氏使眼色。
  杨氏在听到夏晏清承认刘夫人说话属实之后,就知道事情有点儿严重,已经屏气凝神好一会儿了。
  这时听到夏珂让夏晏清起身,又接到丈夫的示意,连忙上前,“小妹,快起来,父亲允你坐下说话了。”
  夏晏清本就打算起身的,只是,由别人扶起来,似乎更好一些。如今有杨氏上前,她顺着杨氏的手站起身,又屈膝谢了父母和嫂嫂,才低眉顺眼的坐回一侧的椅子。
  夏梓希等人也各自落座。
  夏珂见儿女和媳妇都坐定,才再次开口,严肃道:“晏清,你也听到你母亲的话了,婚姻可不是儿戏。晰雨没有特别的劣迹,对你又有修好之意,你若执意和离,只怕将来再嫁,日子还不如在王家。”
  姜夫人也忙道:“是啊晏清,这可不是儿戏。居家过日子,安稳富足才最重要。王家家风还算好,晰雨的人品也没有大的瑕疵,定能保你安稳一生。”
  夏晏清抬眼,正色说道:“爹,娘,女儿有手有脚,就是不再嫁人,也能保证自己一生安稳富足。”
  夏珂皱眉:“胡说什么?!”
  姜夫人焦急:“晏清,世道艰难,你可不能意气用事。”
  夏梓堂看向夏梓希:这可怎么办?往那边站队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