书荒啦文学网 > 琉璃满京华 > 第七十二章 比空有才情重要

第七十二章 比空有才情重要


  夏宴清看向两个哥哥,相比之下,年轻人应该好沟通一些,你二人倒是帮妹子说句话啊。
  夏梓希接到她的求助,给了一个稍安勿躁的眼神,对夏珂和姜夫人说道:“父亲、母亲,事已至此,就答应小妹归家吧。想来王家也是知道小妹的意思之后,心里没谱,才来咱们府上探口风。”
  姜夫人张了张嘴,终究什么也没说出来,却又红了眼眶。
  事情到了这种地步,无论说什么,都掩盖不了王晰对夏家和夏宴清的不喜和无视。
  这世上,哪里有那么多情投意合的夫妻?都是父母之命,媒妁之言。
  寻常情况下,就算不如意的亲事,至少也得做做样子,给正妻一个体面。可王晰,他得多厌恶女儿,才连表面文章都不肯做?
  夏珂问夏宴清道:“你的确想好了,一定要和离?”
  夏宴清一听有门,连忙点头:“女儿想好了。”
  她哪里还用想?从她第一天穿来这里,就没打算插足王晰和徐清惠的婚事。之所以在王家冒充正妻,那都是初来乍到,人生地不熟,不得不如此。
  回答之后,她又满怀希翼的问道:“父亲,这几个月,女儿都在思量此事,是真的想明白,也下了决心。如此,我和王家二爷是否现在就能和离?”
  一家人的视线全都落在夏珂面上,等他决定。
  夏珂想到王晰这段时间慢待女儿,脸色又沉了下来。
  他阴沉着脸,说道:“王家母子着实无礼,和离可以,但宴清不能这样回来。”
  “啊?”夏宴清一愣,这是什么意思,早点儿让她从王家出来不好吗?
  不能这样回来,还能怎么办?难道还能再用八抬大轿,吹吹打打的把她抬回来不成?
  夏梓希似有所悟,问道:“您的意思,需要一个机会?”
  姜夫人这次有了点儿精神,满怀希望的看向夏珂,希望这个机会能多补偿女儿一些。
  夏珂说道:“这样子回来,就是我夏家女儿真的配不上王晰,在王家呆不下去,不得已出门。就算咱们解释,宴清因为不屑王家作风,自请出门,又有谁肯信?此事先不声张,再等等吧。”
  “啊?”夏宴清苦了脸,问道,“还等啊?和离而已,难道还要挑选黄道吉日不成?”
  夏珂似笑非笑的看着她,说道:“为父看你在王家过的还好,无论心情、身体,都是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好转。既然日子过的舒心,那就再在王家养养吧?”
  额……,夏宴清的眸子里全是谴责。这还真是亲爹啊,她过的舒心点儿不好吗?
  可事实如此,她在王家过的这三个月,的确比原主在夏家随意。各种状态的恢复,也比娘家好了几倍不止。
  夏梓希也希望妹妹和离能有个好由头,他想了想,试探问道:“是否要等徐清惠有孕之后,再让小妹高调和离?”
  一家人都没明白过来,只有夏珂赞许的点头。
  面对姜夫人和夏宴清等人的疑惑,夏梓希继续说道:“王晰的正妻和妾室同时进门,首先怀孕的却是妾室,这就很能说明问题了。
  这时,宴清再宣称愿意成全王晰和徐清惠,这就是宴清品行磊落,不屑于王晰和王家的家风,不愿自降身份和妾室计较。”
  姜夫人也明白了,她虽然知道若是和离,能把握到这样的机会最好,却依然挡不住心中的悲切。
  她如此聪慧的女儿,好端端的,才刚二八年华,就成了和离妇。如此身份,想再找一个过得去的人家,怕是只能做填房了。
  但想想夏宴清的坚决态度,若想把和离的伤害降到最低,这个办法就最好了,起码能给女儿博取一个好名声,于将来有些好处。
  夏宴清被夏梓希的想法,不,应该说,这是夏珂的想法,她被这想法搞得脑袋发懵。
  “不是,二哥,那什么,不用这样吧?咱们直接从他家出来就好,何必要这个虚名?”
  回答她的还是夏梓希。
  夏梓希摇头道:“自你回来之后,京城人士的印象中,你都是个怯懦无知的女子。若再悄无声息的从王家回来,太过窝囊。谁知道又会有什么流言传出?小妹还年轻,以后还有很长的路要走,一个好名声,对年轻女子至关重要。”
  夏宴清撇了撇嘴,说到头,不就是为再嫁铺垫吗?
  若她真的再嫁,丈夫看的是她的人,就不会在意那些虚名。若是冲着名声过来,只怕会大大失望。
  她估计,她就算再努力,也做不来安于后宅的古代好女人。
  夏珂见她对议论的结果失望,说道:“明日,我约王韬出来,说明此事。你母亲也去王家拜访刘夫人,把事情敲定。”
  夏宴清牵着嘴角,叹了口气,问道:“那我呢,还回去做王家媳妇吗?若徐清惠一直不怀孕,女儿难道要一直做王晰的挂名妻室?”
  夏珂笑了笑,说道:“若徐家女子一直无孕,王家比你更着急。还有,你不是打算经营陶器吗?王家后院烧陶的炉灶能支撑起一个店铺吗?”
  夏宴清:“我……”她打算买铺子的,只是手头的银钱有限,陪嫁的两个庄子又不好变卖,正在纠结,要不要先找家上等店铺,寄卖陶器。
  夏珂继续说道:“烧制陶器是个手艺活儿,你未离开王家的这段时间,好好钻研陶器的器形和种类,让你母亲安排管事,找地方帮你建窑、买铺子,再招几个制陶工匠做班底。待到你回来,就能上手。”
  “啊,”这么好吗?夏宴清惊喜。
  夏珂摆摆手,示意他还有话说,“先别高兴,还有呢。我和你母亲会向王家替你争取,让你在王家的这段时间,可以继续读书、制陶。但是,你不能因今日的决定,就在王家肆意行事,知道吗?”
  “嗯嗯嗯,知道,女儿知道。”夏宴清在短暂的愣神之后,站起身,冲着夏珂和姜夫人一连串儿的屈膝,“谢爹爹体谅,麻烦娘亲费心,待女儿赚了钱,一定孝顺二老和哥嫂。”
  姜夫人刚要表示感动,那边夏梓希就取笑道:“小妹的意思,若是不赚钱,就不孝顺父母和哥嫂了呗。”
  夏宴清面色一僵,讪笑道:“口误,口误,啥时候都孝顺,都孝顺的。”
  夏珂笑一笑,他比姜夫人想的明白,事已至此,那就要往好的方面看。女儿有制陶的灵巧心思,以后的日子,不见得就比不上王家。
  这世上,有眼光的家族,娶妇时,还是更愿意娶能给家族带来利益的女子。若女子有经营赚钱的本事,可比空有才情重要的多,更会被世家大族看重。
  这日,夏宴清在娘家呆到申时末,才带着好大一堆的回礼,乘车回王家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