书荒啦文学网 > 琉璃满京华 > 第八十二章 有什么打算

第八十二章 有什么打算


  夏宴清和白先生则是端详着琉璃盏,想着打磨之后的琉璃盏效果如何。
  大壮媳妇年纪大些,虽然内心激动的厉害,却还能规矩的站在一旁。
  心秀和巧儿几个丫头就不行了,眼里冒光,脑袋挨着脑袋,一边端详,一边急急切切的相互私语,还不时的互换位置,说着她们对这稀罕物的体悟和建议。
  心秀眉飞色舞:“这下,二奶奶可要发大财了哦,咱们就是伺候京城首富的大丫头,以后可以扬着下巴走路的!”
  心淑轻推她:“胡说什么呢?扬着下巴走路,你也不怕掉沟里!”
  巧儿的星星眼依然闪亮:“真好看啊,心秀姐姐你看,二奶奶说失败的这个琉璃盏,能不能找人分成小块,镶在首饰上?”
  柳叶连忙点头:“对啊对啊,亏巧儿能想得出来,在阳光下闪闪发亮的镶琉璃首饰,那得多好看啊!”
  夏宴清侧目望去,这几个丫头,这是太激动,得意忘形了?她们这么叽叽喳喳的说个不停,还让不让人想事情了?
  白先生笑一笑,退离桌案。
  夏宴清再撇几个丫头,算了,这大热的天,十几天烟熏火燎的,小丫头们没少吃苦,过过眼瘾嘴瘾而已,随她们去好了。
  白先生知道夏宴清不打算让王家参合制陶和琉璃生意,如今,那位徐姨娘怀了身孕,而秋月院依然不见王家二爷的人影,夏宴清的确需要为自己打算。
  此前制作陶器,虽然样式新颖,是个能赚银子的好物件。
  但制陶是个成熟行当,就算样式新颖,盈利终究有限,也没法儿藏私。新颖陶器只能给店铺打出个响亮的名头,买卖好做一些而已。
  琉璃却不同,如此精妙技艺,如此瑰丽晶莹的器物,实在太过惹眼。若是被人知道出自夏宴清之手,只怕她就要考虑是否和夫家共享生意,亦或在夫家的管理下经营。
  两人在窗边小几旁坐下,白先生把声音放低一些,问道:“这几个琉璃盏太过惹眼,且还需要打磨。二奶奶有什么打算?”
  夏宴清早就想过这事儿,她想都没想,说道:“现在还不是琉璃制品露面的时间,没找到自己的打磨工匠之前,这几件东西先存着不动。明日让张大壮把这几件琉璃送娘家,先让我娘保管。”
  白先生先是下意识的点点头,之后又摇头,担忧道:“如此,若被人知道二奶奶背着夫家做事,只怕于二奶奶的名声不大好。”
  夏宴清笑笑,不过就是诘难她心不在夫家,和丈夫有二心而已。
  过几天徐清惠怀孕的消息一出,有二心这个名声来不及扣到她的头上,她就已经离开王家,自/由自在了。
  何况,不管王晰还是王家其他人,没人把她当自家人,何来一心、二心的说法?
  …………
  这日,王韬下朝回来,诧异的在自家角门处,看见夏宴清陪嫁过来的那个媳妇子,居然有了排场,看起来,她丈夫和儿子早就在角门外等着接她了。
  王晰从覆着轻纱的轿子窗口看见了张大壮三人,张大壮三人当然也看见了正门处的官轿。
  三人神色恭谨,欠身恭送轿子进了院子。
  王韬能在朝廷上混的风生水起,并非仅凭长袖善舞,更有一份细致入微的观察力。
  没等轿子落稳,他就喊了长随远宏,低声吩咐道:“找人看看二奶奶那个陪房,怎的会接他媳妇。”
  看着远宏领命而去,王韬暗叹一声,天不如人意,夏氏回来的太过突兀,完全没给他们思量和准备的时间。
  若她能早回来两年,无论王晰愿不愿意,王家也不会和徐家结亲。哪怕不是两年,早回来几个月也是好的,至少不会让他们错估了夏氏。
  这些天,他不断的听袁氏抱怨,夏家给夏氏请的先生是个不着调的,任由夏氏胡闹,大夏天制的什么陶器!最近,客院砌的那个炉灶,更是十几天没断过烟火。
  饶是精明的袁氏也小看了夏氏,以为夏氏制陶碰巧成功了一次,不甘心其后的接连失败,在固执的胡闹。
  王韬可不这么想。夏氏入门之后这几个月,可没哪处显示过她固执胡闹。若没有计划,谁会在炎炎夏日接连烧窑十几天?
  只是,夏氏铁了心不想在王晰和徐清惠之间搀和,和离已成定局,他也就没对袁氏多说。免得后宅一家子女人,难免小心眼,再去窥测夏氏,生出什么事端就不好了。
  夏珂父子不是等闲人物,如今看这夏氏,只怕也是个心有沟壑的女子。这样的一家子,就算无法交好,也不好得罪的狠了。
  他只是觉得可惜,可惜夏氏回来的晚了些,他们一家没有把握好时机,导致二弟和夏氏渐行渐远,现在已经无法挽回了。
  …………
  张大壮递了话,求见夏梓希时,夏珂也刚下朝回来不多时,正和夏梓希说话。
  听说夏宴清派了人回来,两人都是一惊。之前,夏宴清在王家那样的处境,也没见她让人回来同个消息,这是怎么了?
  夏珂担心她那里出了什么状况,吩咐小厮,把人带到书房。
  待到张大壮进门,面上带着抑制不住的喜悦,夏珂和夏梓希提着的心稍稍放下。
  张大壮行礼之后,没等夏珂询问,先把手上一个沉甸甸的包裹递上来,“这是二奶奶做出来的物件,二奶奶怕留在王家不好保管,就让小的先送回来。”
  夏宴清怕夏珂有事或者忙,没敢打扰,交代张大壮回来找夏梓希。但也说了,若夏梓希不在,不论父见到母兄长哪一个,都可以交出去。
  夏珂和夏梓希对视一眼,什么要紧东西,放在身边都不保险,还要送回来?
  夏珂把门口伺候的两个小厮挥退,夏梓希动手,把包袱里面的木匣打开。
  捆扎结实、中间垫着稻草的四个琉璃盏露出,虽然还看不出整体形状,但那隐隐透亮的晶莹质地,已经足够让第一眼看见的人惊诧。
  夏珂一眼扫过,转头惊问张大壮:“这是什么?”
  “啊?”张大壮回过神。
  王家角门外,他从媳妇手上接过包袱,就带着儿子回夏家,只听说二奶奶制出了琉璃盏,却并未见过实物。
  所以,夏梓希打开匣子的时候,他很失体统的抻着脖子,正往匣子里看呢。
  听到夏珂问话,才连忙收敛神色站好,“这是咱们姑奶奶刚做出来的,说是琉璃盏粗品,就是没经过打磨精制的粗品。”
  “琉璃盏?”夏珂眼睛猛地一缩,再去看匣子里的东西。
  刚才,他只一眼就看出,那草绳捆扎的东西似玉似冰,非寻常之物。竟然是琉璃盏?
  夏梓希也是见到东西不一般,小心的拧开草绳,一圈圈松开捆扎,把第一个琉璃盏取出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