书荒啦文学网 > 琉璃满京华 > 第八十五章 委曲求全

第八十五章 委曲求全


  晋华几步上前,没敢造次,只蹲在徐清惠身边,下意识的瞟一眼她身下,见没什么异样,又是倒在青黛身上,才略略放心,招呼一个小丫头:“赶紧的,给夫人报进去,让人去请大夫过府。”
  推了小丫头一把,才焦急问道:“徐姨娘感觉如何?可能站得起来?”
  见徐清惠还是一副回不过神的样子,招呼守门的婆子:“你,再找两个壮实的婆子来,把姨娘抬进去。”
  这时,徐清惠呆滞游离的目光才有了焦距,挣扎着要起来,“不,不用,我还好,没有不舒服的地方。”
  晋华按下她,催出婆子快去,转回来安慰徐清惠道:“姨娘不急,您身子要紧,咱们还是小心些为好。”
  夏宴清和心容站在一旁,并不上前,也不出言相询,沉默看着萱北堂一众丫鬟婆子出来,扶人的扶人、询问的询问、进去通报的通报。
  只是,这些天萦绕在心间的那种不妙情绪渐渐升腾起来。
  好端端的,徐清惠就这么摔了一下,还是看起来问题不大的那种……再看垫在徐清惠身下的青黛肉垫,嗯,不是问题不大,而是根本就没问题。
  构陷别人的时候,还不忘保护自己,是个有脑子的。
  众人一通忙碌,袁氏也扶着刘夫人出来照应,才把徐清惠就近抬进萱北堂的暖阁。
  王家宅子不算大,不多时,听到信儿的王晰也急步赶过来,一句话没说,只在进门时狠狠刮过门外站着的夏宴清,就一头扎进暖阁。
  大概为了快一些,没等到太医,一个医馆的大夫就被一顶软轿急急抬了进来。
  因为事情急,刘夫人等人都在忙碌徐清惠会不会动胎气。从始至终,都没人问过徐清惠是怎么摔到的。
  即便如此,刘夫人、袁氏刚才见到夏宴清在场,看向她的眼神也多了几分猜疑。更不用说当先出去的丫鬟婆子,那眼神,赤/裸/裸的就是在谴责正室嫉恨小妾有孕,想借机除去胎儿。
  人们在暖阁进进出出的忙碌,没人请夏宴清进门,她也就识相的站在门外,省的她进去了,不知道用什么表情面对遭她毒手的徐姨娘。
  她也不能离开,在事情没搞清楚之前,她自行离开,若是没人询问她,她岂不是典型的没地方说理?
  所以,只能尴尬的和一群下人守在门外,等待里面的“好消息”。
  心容站在夏宴清身边,偷眼撇见她神色还好,心下稍安。她一直跟在夏宴清身边,自然知道徐清惠摔倒和夏宴清无关,但她知道,其他人大概不会这么想。
  这么想着,心容看向站在另一边,沉吟不语的唐嬷嬷。心中暗想,好在除了她们主仆和徐清惠三人,还有唐嬷嬷这个外人。如果二奶奶真的被徐姨娘诬陷,她若说不清楚,至少还有唐嬷嬷。唐嬷嬷出来证明,想来夫人和大奶奶也会认真对待。
  房间里,大夫给徐清惠诊脉之后,再三安慰刘夫人没事,贵府女眷脉相很稳,没有动胎气的征兆。甚至都不用安胎安神,只要心绪放稳就好。
  刘夫人、王晰等人闻言,稍稍放心来。
  这个大夫是就近找来救急的,一会儿还有太医要来。若是太医也说没事,那就谢天谢地、是真的没事了。
  袁氏差张嬷嬷包了银子,送大夫出门。刘夫人则坐在软榻前,看着精神有些委顿的徐清惠,想说什么,终究没有开口。
  袁氏转回来,把刘夫人的神色看在眼里。
  她和刘夫人的想法一样,刚才大夫已经诊出徐清惠有孕,也就是说,夏宴清在府里呆不了几天。只要徐清惠和腹中胎儿没事,其它事情就不深究了。
  可王晰却不能让自己的女人受无妄之灾,他安抚徐清惠时虽然满面怜惜,但时不时投向门外的视线却含着涛涛怒火。
  因为徐清惠是女眷,又情况特殊,王远章小朋友没来,但王嘉玉却是在的。她和王晰一样,也是眼里冒火,看那样子,恨不得马上把罪魁祸首揪出来,问个所以然,狠狠治罪。
  王晰看出刘夫人和袁氏不打算深究,终是忍不住,沉声说道:“夏氏不但要踩着我王家的颜面挣取好名声,临走时,还要残害我王家子嗣,就算王家不如夏家势大,却也不能由着她如此狠毒嚣张!母亲,大嫂,不能让她如此逍遥。”
  袁氏在他提起夏宴清会离开时,就皱起眉头,向着刘夫人看过去。
  王嘉玉听到如此内容,却是瞪大了眼睛,惊讶的视线在刘夫人袁氏等人身上打着转。她没听错吧,二叔说夏氏要离开?和离吗?还是休弃?
  这就是了,夏氏不甘心灰溜溜的离开,所以在祖母院子外面遇到小婶婶,趁机下毒手,说不定想害的小婶婶一尸两命呢。
  果然狠毒!
  刘夫人捏了捏眉心,实在无法做到无视徐清惠的哀婉和王晰的愤怒。
  她对着屋里的下人挥挥手,“都下去吧。”
  袁氏看向义愤填膺的王嘉玉,说道:“你也去吧,这里的事不是你该听的。”
  “母亲!”王嘉玉抗议道,“您不是说过,女儿家以后在夫家会遇到很多事情,要小心应对吗?好不容易能见识一些,怎么就赶我走呢?”
  袁氏还要说话,刘夫人却道:“好了,那就留下吧。只是,这里没有你说话的地方,安静听着看着,不许出声。若不听话,就打板子禁足。明白了?”
  王嘉玉赶忙应下,刘夫人才温言对徐清惠说道:“之前已经说好了的,一旦确定你有孕,夏氏就出府。今日这事……好端端的,你是怎么摔倒的?”
  徐清惠面色还好,但精神似乎一直没恢复过来,恹恹的,很是萎靡。
  刚才王晰说出质问的话,她神色动了动,看起来似乎有了些希望。
  可是,听到刘夫人的问话,再看看刘夫人的面色,徐清惠面上兴起的那丝精神消失了。欲言又止,再欲言又止,终究低下头,低声说道:“没事的,我自己走路不小心滑了一下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