书荒啦文学网 > 琉璃满京华 > 第九十九章 远不如夏氏在的时候

第九十九章 远不如夏氏在的时候


  夏大学士气恼夏宴清有读书天分,却自甘堕/落,居然去做什么鬼的生意,还宣扬的尽人皆知。
  做生意只能赚些银子,可若是把书读好了,让家族获得尊荣,家里还能少了银子用吗?生意人地位底下,人常说,富不过三代,哪家巨富能保得长久的巨额财产?
  读书则不然,出一个品行高洁、目下无尘的绝代才女,在家族刻意营造之下,那是会让几代人受益的。
  夏家这一代的女孩子,没一个出挑的,根本高攀不上王侯大户。
  唯一这个好的,虽然耽误了,可她若能安分在王家守着,以这份才干聪慧,就算得不到王晰的倾心宠爱,也得博得王家一份尊重。
  以王韬之能,少不得以后官运亨通……,可她呢?!
  就算和离,也不是没希望,却又被她生生搅了。
  这个孙女,她回来就是为了打击他,让他的希望一次次落空的吗?
  夏大学时气得肝疼,连喊夏珂来责问的心情都没了。
  而夏家后宅几个女眷和三位没出嫁的姑娘,得知二房村姑狠狠驳了她们颜面之后,不但啥事儿没有,反而做生意了。
  不但做生意了,还把一个小生意,做的名闻京城。
  ……这,这到哪儿说理去?
  夏大学士认为夏宴清做生意是自甘堕/落,可李夫人、孙氏和夏宴容几人却知道银子的大用处。会赚银子,那更是取之不尽、谁也夺不走的银子。
  几人惊讶之余,心中那又酸又恨的感觉升起,好不难受。
  为什么二房只是庶出,家里孩子却个个都出息、都能被人称道?
  连二房那个丫鬟命的夏宴清也如此好命,不但在读书上厉害,随便做个小生意,也能引起这么大的动静。
  据说,一个泥疙瘩烧出来的东西,就能卖出上百两银子的黑心钱。
  三房孙氏房里,夏瑞清差点儿把前几天才买来的、圆滚滚的小猪笔洗摔在地上。
  这是夏瑞清在经常光顾的一家宝货店,费了好大力气挑选来的。
  这个笔洗瑕疵少,器形圆润可爱,底部清韵斋的印记清晰真切,很是让两个堂姐和别府小姐们羡慕了一番。
  可是,京城居然新开了家叫做清韵斋的店铺,店里的摆件虽然也有她这样式的,可人家那品质和档次,明显就是高出一筹的。
  若单看她手里这个小猪,也是小巧可爱,很讨人喜欢。
  但看过清韵斋的东西,她这个花三两银子买来的物件,就什么都不是了。她哪里还好意思拿出来和人嘚瑟?
  更可恨的是,昨日,外出办事的婆子回来说,清韵斋居然是二房夏宴清开的。
  此时,她引以为傲的小猪底部清晰字迹,竟显得如此碍眼丑陋。
  “母亲,哪有姑娘家做生意给自己赚钱的?我去给祖母说去,这种生意应该归在夏氏一族,由咱们府上派管事打理。”夏瑞清恨恨说道。
  这样子,清韵斋就是夏府的,以后清韵斋经营的物件,不但能任她予取予求,家族的生意,自然也不这么碍眼了。
  孙氏瞥了女儿一眼,把笔洗拿过来,放置一旁。这个笔洗价格不高,却是那家店铺里所有陶制品中最好的,这个价钱算是捡漏了。
  “你说的轻巧,若是派个管事就能做稳赚不赔的买卖,岂不是家家都是豪富了?”
  夏瑞清立即急眼,“那婆子不是说,这些物件都是京城别家陶瓷作坊做出来的吗?也让管事去定做不就是了。”
  看着女儿,孙氏暗叹,按说女儿也只比夏宴清小一岁,夏宴清已经能谋划生意,可女儿怎么就什么都不懂呢?
  “怎么了?难道不成吗?”夏瑞清急道。
  世人都知道读书难,可读书还有人教。赚钱却不是能教出来的,若不赶紧把夏宴清的铺子夺过来,被人知道她还会赚钱,只怕想娶她的人多得是。
  同样都是夏家女,她是嫡出,却让一个在乡野流入十几年的旁支姐妹踩在脚下,以后还要不要出去见人了?
  孙氏心情也不好,却依然耐着性子解释道:“之前就有和王家交好的女眷,说起过王家二奶奶在女先生的帮助下,学习制陶,且还做出了完整物什。那东西是你四堂姐自己琢磨出来的,没了能琢磨新玩意儿的人,换人来做,终会做成一个寻常买卖。”
  说着话,再撇一眼女儿,提醒道:“把你的性子收敛收敛,不要被你大伯母和五姐姐瞧了去,显得咱们小肚鸡肠容不下人。”
  夏瑞清嫉恨难消,却也知道她这样子,不能被大伯娘和堂姐看到。只能压下心头那份气愤难平,尽量恢复到以往快人快语的活泼模样。
  明日,她要专程去那清韵斋一趟,光顾一下四堂姐的生意。
  …………
  街面上忽然出现大量陶制品,生意做的轰轰烈烈,且样式那样眼熟,王韬和袁氏比别家更早知道,那是夏宴清的买卖。
  回想客院几个月烟火不断的小窑炉,再看街面上盛行起来陶制品,哪里还不明白,之前她们以为的夏氏固执胡闹,其实是在有目的的进行陶制品积累。
  如此看来,在夏氏这件事情上,王家错过了一场不错的机缘,失去了一个家学渊源、能力出众的儿媳。
  刘夫人清贫半生,如今的日子已经超出她预计太多。所以,刘夫人并没有很多感触,本就不是她家的媳妇,无论多大本事,都和自家无关。
  此事,最受影响的是徐清惠。
  这个消息,让她这段时间本就不好的情绪更添焦灼。
  她甚至都没心思再去讨好刘夫人,午睡起来,只在萱北堂坐了一会儿,就显出疲惫之色。
  刘夫人自是怕她劳累,影响了腹中胎儿,忙吩咐她回房休息。
  徐清惠回到自己房里,怔怔的呆坐在榻上,手里紧紧扭着帕子,却不敢去拿手边的茶盏和花瓶去摔。
  直到青黛端了蜜水上来,分散她的注意力,“姨娘喝点儿水吧,刚调好的,冷热刚刚好。”
  徐清惠没看那杯蜜水,而是抬眼问,直愣愣的问青黛:“我当初是不是不该花那许多心思,执意把二爷留在我这里?”
  青黛顿了顿,劝道:“姨娘别想那么多,您和二爷本就是三媒六聘议定的亲事,六爷本就是您的夫君。”
  徐清惠看了青黛好一会儿,才苦笑道:“别安慰我了,我知道自己如今过的是什么日子,远不如夏氏在的时候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