书荒啦文学网 > 琉璃满京华 > 第一百零八章 疑似穿越者

第一百零八章 疑似穿越者


  “哪有的事儿?”邵毅连忙摆手,“这我那敢?我是知道几样便利的磨制工具和卡具,正适合打磨工匠使用。咱哥俩不是有交情吗?我就想着,四哥既然招磨工学徒,没准儿能用得上这些。”
  “这样啊……”夏梓堂顿了顿,这货对他的态度是越来越亲近了,可是为什么呢?
  “好意心领了。只是,咱们可没这么好的交情,无功不受禄,夏某不敢承邵副尉好意。”夏梓堂说道。
  邵毅连忙解释:“咱交情不错啊。我和四哥如此对脾气,咱又没有不共戴天的大仇,干嘛不能好好相处?这样,我也是偶然知道有几种工具,得来的便易。要不,兄弟我卖给四哥怎样?”
  “那行,”夏梓堂立即接受了,“你除了把工具卖给我,没别的要求吧?”
  邵毅大喜,却不敢表现出来,只诚恳说道:“四哥说哪里话?咱哥俩什么关系,这么点儿小事,铁定不能有要求。不是,小弟说错了,就算天大的事,也一定没要求,一定没有!”
  夏梓堂:“行,你说的这东西我正好有用,那就看看去,算哥哥我欠你个人情。”
  甭管这小子话里有几分真,既然他手上有好用的工具,那就先拿来用好了。若工具真好,就当他欠这小子一个人情……嗯,至于这人情要不要还,看这小子以后表现吧。
  他欠人情,小妹得好处,这事儿能做。
  邵毅笑眯眯:“行,我虽然没想让四哥还什么人情,但能让四哥说这话,说明小弟还是有点用处的。”
  他提前做的准备果然没错,这样不断在夏家和阿灿那里刷好感,娶阿灿的日子就越来越近了。
  他本还想提醒夏梓堂,让夏宴清小心成郡王府的赏菊宴。
  可赏菊宴具体邀请哪位女子参加,实在不是游离于上层圈子之外的男子应该知道的。
  贸然说出来这种莫名其妙的话,除了没有说得过去的理由,说不定还会传到成郡王耳中,反倒引起成郡王的注意。
  思量再三,邵毅还是把到了嘴边的话咽回去。
  若成郡王想拉拢夏珂夫子,想来芷容县主一定会关照阿灿。以阿灿的性格,短时间内,她和芷容县主的关系不会有实质性进展。
  至于以后,等他和夏梓堂的交情深了,和夏家多有走动,那时再关照阿灿,就不会显得突兀了。
  …………
  夏梓堂把邵毅推荐的工具拿回家,夏宴清给施长生和张春置办的工具也刚送去临时工匠坊。
  通常情况下,工匠们使用的工具都是自己置办,在自己力所能及的条件下,按照自己的喜好和手工习惯,选用趁手的工具。
  工匠指定想要的工具,由东家购买,这还是施长生两人遇到的第一遭。
  有夏宴清交代下来的话,只要活儿做得好,能加快速度,他们可以尽量选好的。
  所以,管事给施长生和张春买来的工具,虽然算不上顶级,却也很好了。至少是他们自己没能力购买的。
  夏宴清刚看过施长生两人的稀罕工具,再看夏梓堂拿回来的几样,明显看出其中的不同。
  夏宴清无师自通的伸脚,踩在一个打磨器具的脚踏上,看着经过脚踏的简单传送,飞快转起来的细石条,她的眼眸闪了闪。
  再看那个能加快麻绳抽动速度、用于切割玉石的弓状物。
  这些东西比施长生两人点名的器具高了好几个等级。
  “四哥从哪里找来的这些器具?看起来比咱家两个工匠用的强太多了。”
  夏梓堂不太懂这些,但听夏宴清这么说,立即心花怒放。
  “这些东西果然好用吗?那小子还真没吹牛。”
  夏宴清看着他,“这东西,是被人推荐给四哥的?”市面上没有的东西,居然有人给夏梓堂?其用心,让人不得不认真对待。
  “是……”夏梓堂忽然想起,姓邵的小子是有前科的。
  也不知小妹还记得不,那家伙早之前口出恶言、诋毁小妹,还因此和他大打了一架。
  “谁呀?”夏宴清不明白,一向爽朗的夏梓堂,怎么忽然卡壳了。
  “是……我的一个同僚,”夏梓堂顿了顿,实话说道,“你大概还记得,就是那个姓邵的,叫邵毅的纨绔。”
  然后,他见夏宴清神色一僵,暗道:小妹果然还记得那货。
  夏梓堂有些尴尬的解释:“那小子不知怎的,忽然就转了性子,寻了兵马司的副尉的职位,竟不在外面厮混了。”
  夏宴清:“洗心革面了?”这么巧?就洗心革面到夏梓堂做事的地方了?
  “对,洗心革面,”夏梓堂连忙点头,“改邪归正了。邵毅在兵马司做事甚是勤勉,这两个多月,很辛苦的带着二十几个手下操练,和很多人都有切磋。”
  夏宴清当然记得这人,不单单因为夏梓堂和他打架受伤,更因为那不应该出现在这个时代的双金属测温计。
  夏宴清想起夏梓堂近日时不时带回来的跌打淤青,问道“他和四哥切磋的最多?”
  夏梓堂颇觉得意,“兵马司那些人顾及着他的身份,不敢跟他动真格的。那小子觉着没意思,后来就单找我对练了。”
  “额!”人家哪里是觉得和你对练有意思,只怕另有图谋才对。
  夏宴清抚了抚额头,“所以你俩不打不相识,竟打出两个知交好友来?”
  她基本可以肯定,这姓邵的疑似穿越者,见到她托铁匠做的测温片之后,有意靠近她。
  用双金属测温计试探,被她拒绝之后,开始找别的门道。进兵马司,结识夏梓堂,大概都是为了这个目的。
  “嗯,”果然,夏梓堂点头,“我觉得他人不错,之前在张尚书府,是他嘴欠,但这段时间瞧着,人还算磊落。他听说我在招打磨学徒,硬是把这几样器具塞了过来。不过咱不能白要他的东西,我用银子买的。”
  夏宴清无语半天,好一会儿才说道:“这人看起来蛮想和四哥结交的。”
  穿越这种事太过匪夷所思,还是暂时把这个锅让四哥背着。
  至于这邵毅,他如此处心积虑的想接近她,一直躲着也不是办法。
  这家伙一定会再次想办法和她接触,到时候,见见他也好。
  不管他是不是穿越者,夏宴清都不打算向一个陌生人袒露底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