书荒啦文学网 > 琉璃满京华 > 第一百一十章 寻衅

第一百一十章 寻衅


  夏宴清随着夏宴容几人给芷容县主见礼。
  这位芷容县主气质超群,情商也很在线,虽然身份比夏家姐妹高了很多,却没一点儿傲气,一个不拉的和几人打招呼,最后才把视线凝在夏宴清身上,笑问道:“这位就是夏大人府上的四姑奶奶吧?四姑奶奶真是聪慧灵秀,居然能想出那样可爱精美的陶器,着实让芷容仰慕的紧呢。”
  说着话,上前拉住夏宴清的手,“随我来,我给你介绍与韶华郡主认识。还有咱们京城的大才女贺翰林府上的锦绣姑娘,和四姑奶奶一样的才气纵横,你一定要认识认识。”
  夏宴清一边随着芷容县主向前走,一边往心中咽着苦水。
  敢称大才女,想来这份才气是公认的。她这点儿斤两,能和整个京城公认的大才女一样?
  还才气纵横?没搞错吧!
  这芷容县主不知出于什么心理,明显的又给她刷了一波仇恨值。
  韶华郡主就是那位梳着妇人发式的年轻女子。
  夏宴容姐妹和别家闺秀要看芷容县主的脸色行事,可人家的郡主身份在那儿摆着,也只是给了芷容县主的面子,听了芷容县主的介绍,冲着行礼的夏宴清点了点头,半个字没说。
  接下来介绍的是大才女贺锦绣。
  贺锦绣是翰林院一位六品修撰的女儿,看年纪还不足十五。大概身为才女,所以身上有着一种别样的清冷气质。
  这位虽然是大才女,却不敢不给芷容县主面子,芷容引见时,一点儿不敢托大,忙着给夏宴清回礼,客套虚浮的说了好几次“四姑奶奶大才”。
  见芷容县主满意,才轻嘘一口气,算是交代了任务,默默退去一边。
  虽然有芷容县主极力推崇,可场间几个女子对夏宴清的态度,明显就是给县主面子,本身则是一点儿结交她的意思都没有。
  夏宴容三人见此情形,自不会往上凑,选了较远的位置坐下,静观其变。
  芷容县主并不在意别人的态度,在她身边给夏宴清安排了座位,当着众人着实夸奖一番清韵斋的陶器艺术品。
  夏宴清自然能看出场间众人对她的不以为然,她一个在职场打拼多年、而且还是做营销的人,维持表面上的平静还是很容易的。
  为了不给自家父母、兄嫂丢人,也为了她以后精品路线生意走的少些阻力,她这个琉璃大业的主事人,一定得把今日的场面应付下来。
  所以,她打点起十二分的精神,端着精英营销人员的专业微笑,全程面对扫过来瞄过去、情绪不同的各种视线。
  一直到郡王府的丫环进来禀报:菁华郡主到了。
  芷容县主这才起身,笑着对韶华郡主和贺锦绣说道:“各位略坐,待我迎了郡主进来。”
  芷容县主一走,花厅里的气氛立即就不对了。
  原本还做着面子功夫的人,看向夏宴清的视线开始露骨并挑剔起来。
  韶华郡主的审视目光,把夏宴清上上下下打量了好几个来回。
  坐在不远处的夏宴容姐妹觉得不对,忙挪开视线,各自低头凑在一起,状似正在低语,没发现夏宴清这里的状况。
  韶华郡主好一番打量之后,才开口问道:“夏大学士的孙女,是吧?”
  这不是废话吗?难道刚才说的不够清楚?这分明就是找茬的前兆。
  夏宴清连忙欠身:“是。”
  韶华郡主斜着她,“前些日子,夏四姑奶奶筹划清韵斋的陶器生意,做的很让人啧舌啊。”
  夏宴清再次欠身,这位郡主绝不可能夸她,找茬从这个地方开始了。正所谓欲加之罪何患无辞,这种事,居然也能成为被诟病的原因。
  韶华郡主似乎对她这种无所谓的态度不满,语气重了些:“你出身诗书大族,却如此在工商小道上花心思,难道夏大学士就这么听之任之,不加管教吗?”
  今日随夏宴清出来的是心容,她见郡主神色不对,已经有些忐忑,此时又听郡主如此质问,不由心下大急,却限于奴仆身份,不好出面。
  无奈之下,看向不远处的老宅三位小姐,想着她们是夏宴清姐妹的身份,出面打个圆场也算分内之事。她们出自夏大学士府,郡主好歹也得有两份顾忌。
  却见夏氏姐妹各自低头,在专注的偶偶细语,似乎根本没注意到这里的状况。
  夏宴清却根本没想过夏宴容几人能替她出头,闻听韶华郡主语气不好,低头回道:“郡主教训的是,只是宴清条件所限,并未受过诗书教育,能做的只有这些,让郡主见笑了。”
  她神色恭谨,心下却暗自琢磨,这位出身襄亲王府的郡主,好端端的,怎么就对她鸡蛋里挑骨头了?
  忽然想到最近和夏梓堂走的挺近的邵毅,这位可谓是襄王府的死敌。
  那也不能够啊,据她所知,夏梓堂和邵毅只是在校场上切磋多一些,却从未在兵马司外有过接触。
  韶华郡主显然对她的回答不满意,冷然教训:“夏四姑奶奶是官宦人家的女子,又是和离妇,更应该谨言慎行,静思己过。似你这等,才合理归家,就在市井之中哗众取宠,着实有失朝廷官员的体统。”
  这话就有些戳心窝子了。
  夏宴清沉默。这位郡主简直莫名其妙,居然还能牵扯到朝廷体统,她小小一个女子,有那本事把朝廷的体统搞没了吗?
  夏家一族、夏大学士和韶华郡主没一毛钱关系,她站在卫道士的制高点,对她指点对错,简直就是狗拿耗子!
  这时,她深深感觉,那个邵毅和襄郡王府互打了十几年,不是没道理的。
  韶华郡主下手边坐着的一个年不满二十的年轻妇人,大概是见到有机会巴结郡主,也开口了:“四姑奶奶做事的确不妥,难怪王侍郎家的二爷会与你和离。你这等行事作为,换做任何夫家,都容不下的。”
  有人开了头,其他人都起了巴结权贵的心思,一时间,低低的指责声和窃窃私语充斥了整个花厅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