书荒啦文学网 > 琉璃满京华 > 第一百三十一章 我们说了不算

第一百三十一章 我们说了不算

    夏珂躬身答道:“昨日姜氏带两个儿媳去宁国公府赴宴,宴清留在家带两个孩子玩耍,不小心着了风寒,病倒了。”
  
      吕老夫人冷哼一声:“病的可真是时候!”
  
      夏珂和姜夫人没做辩解,分别给父母兄长行了礼。
  
      的确病的是时候,昨日姜夫人婆媳回来,说了宁国公府寿宴上的事情,夏珂就知道老宅一定会说话,当即请了郎中过府,硬是留下一张风寒方子,熬出满院子的药味。
  
      今日果然就用上了。
  
      夏斌虽然恼怒,可二儿子终究是朝廷命官,已经做到四品,且以后还有升职的巨大空间,实在不好太过苛刻。
  
      便挥手示意二人在两侧坐下。
  
      吕老夫人眼中有怒意划过,这样不敬父母宗族的孽子,就应该让他们夫妇长跪于祠堂。怎可如此轻飘飘的让他们坐下回话?简直不知所谓!
  
      夏斌首先问姜夫人:“你掌管内院,昨日宁国公府寿宴议论的琉璃首饰是怎么回事?”
  
      姜夫人回道:“那是宴清烧制陶器时,不小心烧结的几块琉璃。宴清看着没什么用处,便请了打磨工匠,切割成琉璃颗粒并打磨出形状,卖给了宝泰银楼。”
  
      “不小心烧结的几块琉璃?”孙氏首先沉不住气,尖声道,“二嫂你可真敢说,若琉璃随便一个不小心就能烧出来,还能称作宝物吗?”
  
      姜夫人没理会孙氏的逾越责问。
  
      夏斌也警告的扫了孙氏一眼,转而问夏珂道:“如此大宗生意,你居然不向父母宗族知会一声,擅自交与一个女儿家胡闹,可知此事不妥?”
  
      夏珂躬身:“是,请父亲指点。”
  
      夏珂的回答,把夏斌噎得半晌说不出话来。
  
      讲道理,夏珂应该辩解几句的,然后他这当父亲的斥责一番,在这种情况下说出他的不妥之处,再告诉他应该怎么做,这样才自然合理。
  
      可如今这情形,难道让他直接开口讨要孙女手中的生意?
  
      他可怎么开口?
  
      吕老夫人可没有夏斌的顾虑,见他被儿子噎的卡壳,心下不屑,这父亲当的也太窝囊了些。
  
      “明渝啊,宴清虽说和离了,但年纪还轻,还是应该安守闺中,再嫁时才好说亲。琉璃首饰获利甚大,没有稳妥家世背景的支持,难免会被人觊觎掠夺。到那时,别说是宴清,就是你们父子婆媳,说不定也会被带累的家破人亡。”
  
      夏珂维持着欠身的姿势,没抬头,也没应声。
  
      嫡母可以随口说出如此咒人的话,可他是儿子,却不能质疑嫡母,这是孝道,他不能授人以把柄。
  
      夏琛见夏珂不语,便坐不住了,皱眉道:“二弟难道听不出母亲这是在担心你一家大小的安危?让宴清把制作琉璃的方法,交与族中,由族中打理便好,每年给你府上一定份额的利润。坐着拿红利,又不担风险,何乐而不为呢?”
  
      夏珂这才说话:“母亲,我明白大哥的意思,也知道母亲是好意。只是之前烧出琉璃时,宴清不知该如何处置,好似托了她如今的掌柜白先生,在外面寻了人合作。
  
      是那合作之人给出了打磨器具、和琉璃宝石的样式,才能让宝泰银楼全数购买。这不是宴清一个人的生意,不论儿子还是宴清,在这件事情上都说了不算。”
  
      “你……”夏斌指着夏珂,手都有点发抖了。
  
      吕老夫人也是气极,把手中茶盏往桌上一顿,怒道:“你可真是你父亲的好儿子!琉璃乃稀罕物,既然烧出琉璃,有难处需寻人合作,却撇开自家父母亲人,把好处让给外人。你和你那女儿还知不知道自己姓什么?”
  
      夏珂见此情形,站起身,撩袍跪于地上:“因着我们当父母的疏忽,让宴清这十几年历经坎坷。当日宴清出嫁,我们也没给她好多嫁妆。如今这生意,她并未借助外力,都是她自己在经营。儿子恳请父亲母亲,这生意,就让她自己做吧,有钱财傍身,宴清以后的日子也能过得顺畅些。”
  
      姜夫人也连忙跪在夏珂身边,哀求道:“望父亲母亲可怜可怜宴清那孩子。”
  
      夏斌怒而站起,“你母亲果然没说错,你真是我的好儿子!”说罢,甩袖而去。
  
      他的好儿子,这是在暗指他谋算孙女的生意,让他本就难以启齿的话,更说不出来。
  
      夏琛看着夏斌离去,怒道:“二弟!你也太不知好歹了,父亲这是替你一家子着想,你们分门另过,若被人算计,根本无力抵挡。”
  
      吕老夫人则凉凉问道:“老二,你的意思是说,我和你父亲想谋算你女儿的生意,是吗?”
  
      “儿子不敢。”夏珂磕头。
  
      “你这哪里是什么不敢?分明敢的很呐!”吕老夫人冷哼。
  
      孙氏接过话,“二嫂这些年只要一提起儿女亲事,就哭哭啼啼,说宴清可怜。如今,人找回来了,父亲还替她寻了可心的亲事。是她自己不好好过日子,执意闹和离。已经这时候了,二嫂还让咱们可怜可怜她。你倒是说说,她哪里可怜了?”
  
      面对夏斌和吕老夫人,夏珂夫妇不敢太过违逆,孙氏居然也来搀和,她以为她是谁?
  
      姜夫人抬头,问孙氏道:“若宴清现在是王家妇,做了这等生意,难道咱们夏家大族还能去向王家讨要回来不成?”分明就是欺负他家老爷庶出、好欺负。
  
      “放肆!”吕老夫人怒把茶盏对着姜夫人砸过来。
  
      夏珂忙侧身遮挡,一盏茶、连着茶盏都砸在夏珂身上。
  
      夏珂带着肩背的茶渍再次磕头,固执道:“母亲息怒,琉璃生意已经与人合作,着实不是咱们一方说了算的,母亲父亲就当宴清如今在夫家做生意好了。”
  
      吕老夫人盯着夏珂夫妇,眼神不断闪烁,沉声问道:“与宴清合作之人是谁?”
  
      夏珂:“儿子不知,待儿子回去询问宴清,即刻给父亲母亲回话。”
  
      吕老夫人断然摆手,“不用了!听你的口气,好似我们当父母的真要谋算你什么似的。你身为儿子,如此恶意揣测父母,可谓忤逆。你在这里跪两个时辰,自行回府。你媳妇转去祠堂跪着,什么时候知道自己哪里错了,什么时候再起来!”
  
      一边说话,一边站起身来。
  
      哼!什么时候夏珂父女把琉璃做法交出来,姜氏什么时候再回去吧!
  
      夏琛、夏琳几人也跟着站起,绕过夏珂夫妇,向外走去。
  
      他们身后,夏珂的声音响起:“是儿子和姜氏无礼,甘愿受罚。儿子和姜氏一起去跪祠堂,等姜氏能幡然悔悟,我们再一起离去。”
  
      吕老夫人脚步一滞,几人同时站下。
  
      之所以让夏珂跪两个时辰,而不是陪姜氏一起跪到他们肯交出琉璃的做法,并非看中夏珂这个儿子,那是因为夏珂明日要去上朝。
  
      夏珂陪姜氏一起罚跪,甚至耽误了上朝,今日之事岂不是要闹到尽人皆知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