书荒啦文学网 > 琉璃满京华 > 第一百三十五章 和自己人抢桌子

第一百三十五章 和自己人抢桌子

    果然,夏宴清听说第一个向琉璃生意伸手的,竟然是韶华郡主时,立即就乐了。
  
      “赶紧的赶紧的,心秀,赶紧的,把张大壮找来。”
  
      白先生无语的看着夏宴清,就算这事儿容易解决,那也用不着这么高兴吧?
  
      看这着急劲儿的,完全不是因为麻烦事儿来了,着急解决事端,而是一副兴致勃勃看热闹的样子。
  
      夏宴清兴致真的不错,看着心秀出去,她对白先生说道:“先生随张大壮走一趟,去见见邵毅,把今日事情详细说给他听。”
  
      “是。”白先生答应,“这件事对于邵大爷来说,应该不难解决。”
  
      夏宴清笑盈盈道:“明日那位田管事不是要来吗?问问邵毅的意思,最好让他在那个时候点,就在清韵斋会会田管事。”
  
      白先生点头赞成:“姑奶奶说的没错,在店里解决事情,知道的人会多些。经此一事,想来以后也就没什么人来打咱的主意了。”
  
      可是……
  
      “姑奶奶看起来很高兴的样子?”白先生问道,很想知道夏宴清为什么如此高兴。
  
      夏宴清眨眨眼,面上神色有所收敛,问道:“有那么明显吗?”
  
      “有。”白先生肯定。
  
      好吧,她想到明日有可能出现的情景,觉得很有些乐呵。
  
      那位很把自己当根葱的田管事,遇到邵毅……哎呀,那是一定会火花四溅的啊。
  
      “那啥,我明日一定得瞧这个热闹。先生你可千万要掌握着火候,万一我去的晚了,你得把邵毅发作的时间往后拖一拖。”
  
      白先生立即无语,这就是典型的看热闹不嫌事儿大,还是看自家热闹。
  
      她提醒道:“夫人和二爷四爷能答应您去吗?”
  
      夏宴清笑嘻嘻道:“咱家店铺的街对角不是有个小茶肆吗?我去那里假装喝茶歇脚,不被人发现就好。”
  
      …………
  
      邵毅此时正当值的。
  
      听说是清韵斋掌柜和四姑奶奶府里的人有事,邵毅立即就想起媳妇儿的琉璃生意,当即带着修远去了约定的茶楼。
  
      听了白先生的复述,邵毅还没怎么样呢,修远就一脸的古怪神色。
  
      这位韶华郡主还真懂往刀口上撞。之前那几年,他家大爷和襄郡王府那几位打得不可开交,这位郡主因为是女子,所以没怎么受到波及。
  
      这机会给的……简直都不知说她什么好了。
  
      邵毅听着白先生讲述,一张稚色刚退的脸很是阴沉了一会儿,随即,嘴角就勾了勾。
  
      只沉吟了几息功夫,他就吩咐白先生道:“不打紧的,你先回去安顿店铺里的人,照常做生意即可。明日那位田管事去了,你只管迎进去说话,要是能让他闹起来就更好了,我随后便到。”
  
      白先生忙起身致谢,并说道:“邵爷记着些时辰,若去的太早,您还得等那位田管事,白白耽误了您的时间。”
  
      ……主要是怕您去的早了,把那田管事吓跑,四姑奶奶的热闹可就没得瞧了。
  
      白先生这里纯属白担心,第二天,夏宴清早早就报备了姜夫人,要去窑场看看。
  
      自从琉璃裸石赚了钱,除了把收入一半交给姜夫人做家用,剩余的,她拿出不少,开始烧制玻璃,也经常乘车去窑场查看琉璃烧制情况。
  
      姜夫人心疼她在府里憋闷,只要把外出的事情安顿好,便能答应。
  
      今日也是,姜夫人早早就过来,把她出行的衣裙首饰和帷帽检查得妥妥当当。
  
      午饭之后小憩片刻,未时末,夏宴清就乘车出府,前往清韵斋所在大街。
  
      夏宴清是来看热闹的,戴着帷帽不但看不清楚,还惹眼。
  
      她在马车里把皮斗篷换下,穿了半旧的棉衣棉裙和鞋子,首饰也尽数取掉,用蓝布帕子包了头发。
  
      同行的大壮媳妇和心秀也换了衣裳,看起来也就是寻常人家母女三人出行。
  
      在清韵斋街对角的茶肆里,张大壮已经占了一张靠窗的桌子,把三人迎进来。
  
      如今隆冬时节,茶肆的门窗都是关着的,可外面若有喧哗,靠窗位置却很容易听到。
  
      茶肆里燃着炭盆,却并不暖和,夏宴清有夹棉衣裙和棉鞋,倒也不是很冷。
  
      她把窗户推开一条缝,看着斜对角的清韵斋。
  
      清韵斋偶尔进出的客人,和店里伙计迎客送客正常平静,看起来,那位田管事还没来。
  
      她刚把窗户合上,茶肆的门被推开,夹杂着一股冷空气,三个人先后走了进来。
  
      夏宴清随便抬眼扫过去,立即就愣住了。
  
      邵毅也愣愣的顿住脚步。
  
      ……阿灿?
  
      这时候的夏宴清,和当年他遇到的阿灿,在形象上又近了一步。
  
      当年的阿灿独自在外讨生活,衣着穿戴就是这样,总是半新半旧、不打眼的衣服,头发也总是用布巾包着,看起来就是寻常人家出来做事的女子。
  
      修远和知睿自然认得夏宴清,见自家大爷失态,修远忙轻咳一声。
  
      邵毅回神,目光瞬间凌厉,在屋里扫视一圈,把几道看向他的视线瞪了回去。
  
      再看一眼寻常女子装扮的夏宴清,只得装作不认识的走过,在与她相邻的桌旁坐下。
  
      茶肆掌柜招呼店里的小伙计过来张罗茶水干果,又额外上了一碟点心和几片酱肉。
  
      邵毅眼角有一下没一下的扫着茶肆唯一的窗户,努力平复着心情。
  
      他是兴致勃勃的来替媳妇儿做主的,可是真正见到更契合他心中媳妇儿的人,却只能压下心中的思念和熟悉感。
  
      这种情况,比没有过往、只是刚生情愫还要煎熬难耐。
  
      半晌,渐渐平静的邵毅,示意知睿去邻桌说话。
  
      知睿知道邵毅此行目的,他也一向掌管外面的事情,自然知道他们此行最便利的位置,就是靠窗。
  
      既然得到指示,他便过去,冲着张大壮躬身行礼:“抱歉了,这位爷,小的能否说两句话?”
  
      张大壮被他唬了一跳,他认识知睿。被这位富贵小厮这么恭敬的行礼说话,着实坐不住了。
  
      夏宴清那边递了个眼神,他才勉强坐稳当了:“小哥有话尽管说。”
  
      知睿暗自点头,夏家这位小娘子,还是有些气魄的,遇到意外也能面不改色、从容应对。
  
      “这位爷,实在对不住您,我家大爷在里面坐着有些气闷。这靠窗位置不甚暖和,您这里女眷又多,能不能和您几位换个桌子?小的代我家大爷谢谢您几位。”说着话,连连拱手作揖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