书荒啦文学网 > 琉璃满京华 > 第一百三十六章 出手

第一百三十六章 出手

    夏宴清懊恼望天,看个热闹也能遇到阻碍,这什么运气嘛。
  
      讲道理,这邵毅到底靠不靠谱啊?他是来办正经事的,难道不应该早点来占个有利位置吗?
  
      哪有过来就和自己人抢场地的?
  
      可谁让他们目标一致呢,她是来看热闹的,邵毅却是来办正经事。这位置,她不让谁来让?
  
      无奈,夏宴清只得对张大壮点头。
  
      两桌人起身,邵毅并未看夏宴清,只对张大壮点头致谢,就很理所当然的坐在窗边。
  
      茶肆里另有两桌客人,看着这边倒腾,也觉着理所应当。
  
      一方是穿戴寻常的普通百姓一家四口,另一方却是贵公子哥儿,就连侍立一旁的小厮,那衣着气度,看着就是大富大贵之家的。
  
      若那一家四口不让,才不正常。
  
      邵毅心不在焉,慢吞吞品着茶,嗑了几粒瓜子。
  
      知睿还跑出去从别家端了两碟红枣糕和酥肉回来。
  
      无论怎么看,这位公子哥儿都是图方便,来这里吃些东西、歇脚的。
  
      夏宴清面前的瓜子皮堆了一小把的时候,邵毅忽然抬手,把身边的窗户推开半扇,不顾茶肆里其他人不满的视线,看向外面。
  
      夏宴清心痒难耐,心里把邵毅从上到下吐槽了个遍。
  
      这个看热闹的位置本来是她一早选好的,邵毅来晚了,就应该另找地方。他身为男子,哪里不能去,非得抢她的位置凑热闹?
  
      害得她少看很多情节和铺垫。
  
      安平侯府的马车停在清韵斋门前,田掌柜从车上下来,带着两个仆从进去,清韵斋依然保持着暂时的平静。
  
      邵毅把窗户稍稍合上,只余了一条缝,低着头一边品茶,一边听外面的动静。
  
      不一会儿,外面有了小小骚动,有脚步匆匆的路人,一边走,一边往清韵斋里面看几眼。
  
      也有闲来无事的人干脆驻足观看。
  
      就这样三三两两的,居然站了十几号看热闹的人,且还有渐渐增多的趋势。
  
      邵毅站起身,抖了抖衣袍下摆,对修远二人说道:“走吧,去看看清韵斋那边怎么了。”
  
      原本已经喝了茶、吃了东西,只图个暖和歇息地儿的茶客们,听邵毅这么说,大感兴趣,立即有两个跟着站起,推开门往外看了看。
  
      果然有热闹看啊,立即呼朋唤友的跟出去捧场了。
  
      只一息功夫,茶肆里就只剩了夏宴清四人面面相觑:大家都这么热心吗?当事人还没动窝呢好不好?
  
      心秀不甘人后,着急了,低声问夏宴清:“咱要不要也去看看?”
  
      夏宴清挪去窗边看了看,见又聚过去好些人,遂站起身来,“走吧,瞧瞧去。”去晚了恐怕没地方。
  
      一迈出门,又和知睿碰了个面对面。
  
      知睿心下吐槽,夏校尉这个妹妹还真不是养在深闺中的,清韵斋外面那么多人,她还真敢去凑这个热闹。
  
      自家爷也可以的,居然就能笃定,这位四姑奶奶一定会去。
  
      夏宴清只看了知睿一眼,并不理会,当先便走。
  
      知睿招呼了两个随从,分别跟在夏宴清几人身边,以免她们被人冲撞了。
  
      清韵斋里,田掌柜怒喝:“你们这些不知好歹的东西,爷一番好意,你们居然敢给爷放脸色,真是好大的狗胆!别和爷解释那么多,就一句话:账册呢?文书呢?这生意要不要合伙?”
  
      白先生连连躬身说好话:“田管事,实在不是我们不答应,这不是一家的生意,咱们还没和合伙人商量妥当,您容我们些时日可好?”
  
      田掌柜立即甩袖:“这等托词你们也好意思往外说!哄傻子呢?爷今儿给你们撂下话,错过了今日,日后你们得拱手求着郡主接收你这破生意。哼!爷这就回去,等着看你们哪天倒霉。”
  
      说着,就往外走,
  
      白先生和康掌柜则跟在后面,打恭作揖的说好话。
  
      田掌柜走到外间店面时,挥手扫下身边置物架上的陶器,碎陶片稀里哗啦崩了一地。
  
      田掌柜一脚踹在置物架上,指着白先生的鼻子喝骂:“你们就是这么做生意的?如此沉重的家伙什,若是砸到爷,你们赔得起吗?”
  
      康掌柜忙上前一步,把白掌柜往后挡,却被田管事反手一个耳光扇在脸上。
  
      这时的清韵斋大门,已经被跟着田管事的仆从打开。
  
      随着田掌柜扇出耳光的清脆声响起,门外也响起声声惊呼。
  
      一个人踱步迈过门槛站定,平静问白掌柜道:“怎么了?和气生财也不知道吗?闹成这个样子,成何体统!”
  
      白掌柜像是见到了救星,忙屈膝行礼:“大爷您来了啊,这位田管事是安平侯府的,要咱们把您参进来的股退去,再把琉璃生意的七成股转给韶华郡主。我们姑奶奶不是还没和您商量下来吗?可田掌柜不肯宽容时间,也不听我们解释”
  
      那边田掌柜已经看呆了,和夏宴清合伙做生意的,居然是这个煞星。
  
      他并非安平侯府家仆,而是随韶华郡主陪嫁到侯府的,很能认识邵毅。
  
      他更知道,邵毅是这整个京城、乃至全天下,为数不多的、不惧襄郡王府的几个人之一。
  
      他回神的速度很快,白先生还没说完,他已经开始后退,准备溜了。
  
      岂知,还没容他走到门边,就听邵毅凉凉的一声问话:“田庆,你在爷这里闹事,不得跟也解释解释吗?”
  
      “我,我,”田庆结巴两声,连忙改了自称,“小的不知参股的是邵爷,邵爷您相信小的,小的是真不知道。是小的莽撞了,小的这就告退,这就告退。”
  
      邵毅逼近两步,冷笑道:“打了爷的人,砸了爷的买卖,就告退这么简单吗?”
  
      他伸出手,跟在他身边的修远立即把马鞭递上。
  
      田庆觉得不好,还来不及躲,就被邵毅一把握住鞭子,都不带收回的,顺手一鞭抽过来。
  
      田庆适时抱头缩肩,肩背挨了一鞭子,人也被这一鞭子抽的滚出清韵斋。
  
      冬日衣服厚实,这一鞭子没多少痛感,却着实吓人。
  
      没等他回神,两个仆从也跌出来,邵毅的下一鞭子也跟着到了,还伴随着怒问:“襄郡王的妹妹、安宁侯世子夫人是吧?所以就能在天子脚下,强占别人家财!”
  
      一边喝骂,手也不停,“安平侯就是这样当天子近臣的!襄郡王府作为皇室宗亲,就是这样替陛下看护江山的!”
  
      越骂火越大的邵毅上前两步,把田庆和两个仆从踢倒,“襄郡王府和侯府果然得势,连爷的买卖也敢强占!看来爷得去求求安平侯,求他放爷一条生路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