书荒啦文学网 > 琉璃满京华 > 第一百四十章 皇帝的倾向

第一百四十章 皇帝的倾向

    外面邵毅抽了十几鞭子,见安平侯的怒气快压不下去了,才施施然收手,“侯爷莫怪,邵某也是好意,奉劝侯爷严加整顿府内事务,似这等和府上女眷不清不楚的奴才,若是还有,最好查查清楚,免得哪日再事发,没得给侯爷您脸上抹黑。”
  
      邵毅说完这段能惹出无数歧义的话,就调转马头。一招手,一行人排开众人,踢踢踏踏的马蹄声响起,几息功夫就走远了。
  
      安平侯被邵毅几句话说得气血翻涌。
  
      ……和府上女眷不清不楚的奴才?是若还有?邵毅竖子!当他安平侯府是什么地方了?
  
      越想越气,眼前一黑,栽倒下去。
  
      管家和一众仆从手忙脚乱的上前,把安平侯抬进去,大门随后咣的一声关闭,隔开了围观众人的视线。
  
      这位邵爷果然战力非凡,着实是个惹不得的人物,张大壮见事了,嘬着牙花子转身,回府给自家姑奶奶报信去了。
  
      …………
  
      有句老话,叫做好事不出门,坏事传千里。
  
      安平侯府门前申时末发生的事情,夏珂下衙的时候就知道了。
  
      一个关系不错的同僚,向他打听时,他满脸的错愕:“我倒是知道清韵斋打磨宝石时,阿堂从邵毅那里取了一些打磨工具,邵毅因此参股。只是安平侯府?”
  
      夏珂苦笑着摇了摇头,“……此事着实不知。”
  
      那同僚见他不似作伪,不由得感叹:“得亏有邵毅那个纨绔参股,否则,你家那生意还真怕麻烦不断。说起来你家阿堂运气不错,和那纨绔也算是不打不相识。”
  
      夏珂无奈道:“我倒是希望他能好好读书,不要整日舞刀弄枪的。”
  
      同僚很体谅他的心情,读书世家的子弟从军,的确挺让人唏嘘的,但还是劝道:“阿堂在兵马司做事也是为国出力,都这个时候了,就不要纠结那些,总归阿堂是个好孩子就是了。”
  
      夏珂回到家的时候,夏宴清也刚回来不久,听张大壮讲述了安平侯府门前的事,解气的同时又有点好笑。
  
      这邵毅也真够黑的,虽然经此一闹,京城中绝不敢再有人谋算琉璃生意。
  
      可是,把一个在皇帝面前得脸的侯爷逼到如此境地,甚至隐隐诬陷韶华郡主不守妇道,也确实闹得过了。
  
      看来这货果然不负第一纨绔的名声,是个惹不得的人物。那韶华郡主也是点儿背,事先也不好好打听,居然惹到了十几年的宿敌头上。
  
      夏珂回来一见夏宴清,摆手让她坐于一旁,便问道:“你之前说过,想做个稀罕的琉璃物件儿,走邵毅的路子进献皇上的,东西有着落了吗?”
  
      夏宴清没想到夏珂回来,并不问今日清韵斋和安平侯府发生的事情,反而是问的这个。
  
      “恐怕不行。我本想着,等到玻璃的清透度能好一些,就做一些夹花玻璃,做成琉璃宫灯,正月十五前送给皇上。可眼看着就要过年,怕是不赶趟了。”
  
      她说完,又问道:“父亲怎么忽然提起这个?可是听说了今日之事?”。
  
      夏珂点头:“今日之事闹得有点大,事关安平侯、襄郡王府和邵毅,又有强占别家加财的嫌疑,消息一定会传到皇上那里。”
  
      夏宴清愣了愣:“您是说,皇上会责怪邵毅,或者责怪咱们府上?”
  
      她穿来的这段日子快一年了,感觉这皇帝应该还可以,不至于这么不分是非。
  
      何况这里面还牵扯到邵毅,更不会包庇韶华郡主才是。
  
      夏珂笑道:“那倒不是。世人把琉璃抬得甚高,既然皇上已经这么早知道琉璃生意的存在,早一些把最好的琉璃物件儿进献给皇帝……”夏珂顿了顿,嘴角牵出一丝会心的笑意,“那不是咱们这些天子臣民应该做的事情吗?”
  
      夏宴清看着夏珂嘴角噙出的笑意,怎么看都有狡猾的成分,不由得暗自啧舌。
  
      怪不得,他以一个分家庶子的身份,不依靠家族势力,就能按部就班的升职,做到当朝四品的位置上。
  
      照着他的这个提议,和那丝似有若无的狡猾笑意,想来她着老爸在仕途经营上也是厉害的紧。
  
      夏珂笑意里的狡黠一闪而过,这时看起来已经很纯粹,他继续说道:“正月十五给皇宫进献琉璃宫灯,这是个好机会。现在距离正月十五还有二十多天,时间应该是够得吧?还是有别的难点?”
  
      “这个……”夏宴清把何中正的话,和她的顾虑说给夏珂听。
  
      “你这想法……”夏珂好笑的摆了摆手,“百姓的日子过的艰苦,只要有工钱赚,哪里还会闲在家里过年?这个一定没问题,就按你说的,年三十到正月初八,工钱按平日的三倍算,你去安排吧。”
  
      这么干脆吗?
  
      夏宴清有点汗颜,姜果然还是老的辣。
  
      她虽然曾经是个过年经常加班的人,可在这古代、对上夏珂这种中/央直/属机构的高级官/员,还是很不够看。
  
      这也间接说明,夏珂很了解民生和百姓疾苦。既有狡猾,又懂得经营仕途,还能关心民生百姓……这一刻,夏宴清对夏家的将来充满了希望。
  
      …………
  
      皇帝虽然坐在皇宫里,并不出门,却也不是一切都听大臣们奏报,人家也有自己的消息来源。
  
      邵毅把事情闹的那么大,下午发生的事,到傍晚时分,几乎全部京城的权贵之家全都知道了。
  
      虽然没人相信邵毅指责田庆和姚祺祥、韶华郡主关系不清不楚,但安平侯世子和世子夫人谋夺清韵斋的琉璃生意,却是坐实了的。
  
      这时的皇帝,恼火的只是京城权贵明目张胆强占别家生意,这个别家还是个当朝四品官员。
  
      可想而知,若这琉璃宝石生意只是寻常百姓家的,只怕真的面临灭顶之灾了。
  
      而对于琉璃,皇帝则压根儿没想过,大理寺少卿的女儿能做出什么正经的琉璃物件儿,更没想过这种东西,会让全天下的房屋采光大大改善。
  
      第二天早朝,朝臣奏报完毕,皇帝也一一作了答复和安排。
  
      退朝时,皇帝叫住阁部四位相爷,也不避着人,吩咐道:“邵毅是在兵马司做事吧?罚他半年俸禄。”
  
      四位相爷经的事儿多,没显出丝毫犹豫和意外,就躬身应下。而往外走的好些人,脚步却顿了顿。
  
      皇上什么话也没问,也不讲缘由,只说罚邵毅半年俸禄。
  
      按照邵毅昨日在安平侯府弄出的动静,若说他做错了、降罪的话,绝不应该只是这么轻描淡写的十几个字和半年俸禄。
  
      接下来,皇帝对四位相爷挥了挥手:“退下吧。”
  
      四位相爷转身的时候,皇帝似乎有些懊恼的自语道:“襄郡王府和安平侯府怎么回事?连个女子都管教不好。”虽是自语,声音并没有压低。
  
      原本脚步减慢,心下狐疑的大臣们,立即明白了皇帝的倾向,加快脚步,瞬间就出了大殿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