书荒啦文学网 > 琉璃满京华 > 第一百四十二章 能不能送进皇宫

第一百四十二章 能不能送进皇宫

    襄郡王走出去,狠狠抹了把额头上的汗,一边往外走,一边暗自庆幸邵毅那贱/种没报关,不管皇帝还是衙门,也都没深究此事。
  
      若真把韶华和一干办事的人拘押起来审问,襄郡王府给出的口头支持,和韶华答应的每年孝敬,一定会被抖落出来。
  
      母亲因当年之事性情大变,觉得皇家和皇帝欠她甚多,自是不会在意。
  
      可他这个郡王就不一样了,父亲留下的情分,本就被邵毅分走大半。如今再担上践踏朝廷命官,抢夺别家生意之名,怕是皇帝伯父就更不待见他了。
  
      还有,母亲越来越偏激了,怎么能让人在安平侯府门外斥责韶华?这样做,固然庶妹脸上无光,以后在人前抬不起头来,能让母亲畅快一时。
  
      可襄郡王府也落不了好啊,说不定皇伯父会以为,襄郡王府对他不满,用这种方式进行反击。
  
      襄郡王一个头两个大的去找管家商议。
  
      …………
  
      夏宴清这天也挺忙,吃过早饭就给白先生带话,早间去琉璃作坊商量事情。
  
      夏梓堂则打早去兵马司,应卯之后,安排了公务,就拉着邵毅出门,去往和夏宴清约好的茶楼。
  
      邵毅听说要去茶楼见夏宴清商量事情,心下大喜。
  
      这就是合伙做生意最大的好处,以后等生意做得大了,事物越来越多,想来需要见面商量的事情也就越多。
  
      等到他们两人相熟,就算没有生意上的事情,日常外出看景、敬香什么的,说不定他也能在一旁相护。
  
      可是,面对夏梓堂的虎视眈眈,邵毅没敢露丝毫情绪。
  
      上次在感业寺,阿灿和他单独说话之后,夏梓堂对他分外戒备,再没和他提过妹妹的事情,生意上的事情都说的少。
  
      邵毅看起来很困惑,问道:“韶华郡主那事儿不是已经解决了吗?难道还有人这么不知死,硬要往上撞的?”
  
      听到这话,夏梓堂面色缓了缓。不管怎么说,小妹的生意是这小子出力保住的。
  
      “你昨日那事闹的也太大了,在清韵斋把人收拾了就好。京城各家消息灵通的很,不用特意宣扬,那些权贵就能知晓此事。这两年皇上对安平侯恩赏许多,你总要顾及些圣上的颜面才好。”
  
      这时的皇帝还在早朝,包括夏梓堂在内的很多人,都还在猜测皇帝会有什么态度。
  
      邵毅却不怎么在意,“既然安平侯为了名声好听,娶了韶华郡主进门,那韶华郡主做事,他侯府就要担着,何况田庆还拿着安平侯世子的名帖。四哥不用担心那些,既然做错了事,便要付出些代价,这不是挺合理吗?”
  
      两人说着话,进了茶楼的雅间。
  
      夏梓堂的长随倚风和邵毅的小厮修远守在门口,知睿则在茶楼另选了个地方坐着,方便观察周围的情形。
  
      看到茶桌旁坐着的夏宴清,邵毅的眼神不受控制的柔和起来,被夏梓堂不悦地盯了好几眼,也一无所觉。
  
      三人相互见过礼,也不用小二伺候,心容和心秀两人张罗着沏茶倒水,又重新收拾了盘碟干果。
  
      邵毅当先问道:“之前我问四哥有什么事儿,他硬是不说。夏姑娘找我来,可是有什么指教?”
  
      夏宴清翻了翻眼睛,嫌他问得拗口,大白话说道:“昨日韶华郡主谋夺琉璃生意算是被邵公子解决了,宴清这里先行谢过。可难保以后不会生出别的事端,宴清想问问邵公子,能不能把咱们做的琉璃物件送进皇宫,进献给皇上?”
  
      邵毅一愣,这设想是不错,问题是,他这几个月才开始有意识的培植势力,还没这种渠道。
  
      夏宴清见他面色有异,心道不好,忙问道:“没门路吗?”
  
      邵毅没门路的话,就只能走官方途径了。只是,这种做法动静太大,还要经过层层筛查,到达天庭的时候,黄花菜也凉了。
  
      这还不算其中会起什么变数,若送进去的途中再被坏心眼儿的人夹带了东西,那就更惨了。
  
      邵毅怕她失望,忙说道:“这个,我可以试试。只是,我还从来没见过皇上,夏姑娘得容我想想办法。”
  
      这下,夏宴清和夏梓堂也愣住了,这位不是皇帝的侄儿吗?
  
      他之所以能在京城嚣张成这样,都是有那位在后面撑腰。否则,只凭他一个没有家族势力的毛头小子,哪里担得起京城第一纨绔的名号?
  
      邵毅脑子转的飞快,想着惹出点什么事,能闹到皇帝那里。托门路这事儿,在皇帝没有明确表示之前,那些和他没来往的老狐狸们,应该没人能答应这种事。
  
      不过,他觉得这事不难。
  
      “夏姑娘,我能不能看看你打算谨献给皇上的东西?”邵毅试探问道。
  
      最好是把琉璃宝石镶嵌成摆件或者器物。
  
      他怕夏宴清再弄几件漂亮首饰,那种东西的唯一用途,就是让皇帝赏赐给得宠的妃子。短时间还能搏皇上一时之喜,时间长了,恐怕皇帝就把这事儿忘了。
  
      夏梓堂也跟着点头:“说起来你这琉璃作坊,连我这亲哥哥都没进去过呢。你说的那个平板玻璃到底是个什么样子?我可好奇很长时间了。”
  
      “行,四哥和邵公子歇歇脚,喝上两盏茶,然后咱们就去看玻璃。”
  
      玻璃?这是什么?邵毅诧异,难道这一世的阿灿,不做琉璃了吗?
  
      夏宴清见他疑惑,解释道:“我们现在做的这个,和往日的琉璃不太一样,透明度比较好,相应的,也就没什么内涵,我们叫它玻璃。
  
      给皇上进献的,当然不能是这种透明的白玻璃。我们打算制作玻璃时,在中间夹了金银图案,到时制成玻璃宫灯……”
  
      夏宴清的一番解释,让两人听的极有兴致。
  
      邵毅上一世去过极北之地,那里的冬季有冰灯,晶莹剔透,透光度极好。
  
      如果真有那样的花灯,还附带有图案,想来皇帝一定喜欢。
  
      若是皇帝能用上琉璃作坊的物件,想来以后的琉璃生意,做起来也就畅通无阻了。
  
      邵毅一边想着事一边多看了夏宴清几眼,上一世阿灿经营的琉璃首饰,上面镶嵌的琉璃宝石也和这一世不同,没那么多切面和细微棱角,更没有璀璨的碎芒闪烁。
  
      这时更是做起不一样的玻璃。这大概就是上一世阿灿说的,琉璃生意能做的很大,用处也会很多,绝不仅仅是观赏和承装酒水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