书荒啦文学网 > 琉璃满京华 > 第一百四十六章 走进阁部

第一百四十六章 走进阁部


  过去,襄亲王这个外室子是朝堂上的忌讳,只要有人敢提起,那就要冒着以后仕途坎坷的危险。
  可这次不一样,这次是皇帝自己提起的,虽然说的是罚俸半年,可邵毅这个名字终于堂而皇之的出现在朝堂上了。
  乔其雄把剥了壳的盐水花生扔进嘴里,用手肘碰了碰邵毅,“你说,皇上有没有可能就此把你录进皇家玉牒中。”
  邵毅瞥他一眼,“想什么呢?襄亲王妃还跟那儿喘气呢。”
  “也是,唉,那个老虔……算了算了。”乔其雄有点儿泄气。
  邵毅如今已经不怎么在意皇家不皇家的,但是,皇帝的这个态度很及时啊,好像能给他很大的便利。
  “鸿飞,你能不能帮我在你祖父跟前说个话?”邵毅问道。
  展七立即拍胸脯答应:“捎个话有什么不能的,肯定没问题啊。你和我说说,要捎什么话?”
  邵毅简单一说,展七、乔其雄几人俱都惊讶。
  展七指着他:“你是不是还有什么别的事情瞒着我们?那是夏家的生意,你这么不遗余力做什么?难不成你也在其中占了七成股?”
  如果不是中间隔着两个人,邵毅就要踹他两脚了,“胡说什么呢?你哥哥我是那种人吗?既然是合伙做生意,就算参股少,那也要齐心合力的懂不懂?”
  “给皇宫进献物品麻烦的很,既然参股不多,咱就不要管这许多事情。清韵斋做的是陶器和琉璃宝石生意。他那陶器样式虽然挺新鲜,却还够不上进献皇宫的标准。琉璃宝石也没什么意思,难道让陛下把琉璃宝石赏赐后宫嫔妃?不妥,真的不妥。”
  很明显,展七的调调和邵毅之前一样。
  多了一份见识的邵毅,这时却能鄙视他了,“你以为我像你似得那么不着调?行了,这些细节你就不用管了,总之,我说的物品一定能让陛下喜欢就是了。”
  “嘁,跟兄弟也卖关子,”展七撇撇嘴,却一口应下,“我回去一定给祖父说说。不过,你也知道我在祖父眼里是个什么形象,而且帮你进言,往皇宫里送东西,只怕老头子怕惹上事端,不好贸然开口。我一定尽力,但结果如何,兄弟我可不敢给你保证。”
  邵毅喝一口茶,不甚在意的说道:“你只要把话带到,让相爷知道有这么个事儿即可。至于向皇上开口的理由,相爷他会有的。”
  程幼珽殷勤的探身,给邵毅斟茶,谄笑道:“承安啊,夏家四姑奶奶那生意可是很赚钱的,要不,你帮兄弟们也说说,咱们也参点股进去……”
  他见邵毅瞪眼,连忙解释:“承安,你别着急嘛,咱们不掺和很多,咱哥几个合起来有个一成半成即可,只赚个零花钱,绝不图谋别的。”
  “想也别想,”邵毅一脸嫌弃,“缺银子花,和哥哥我说,哥哥以后就是有钱人了,我贴补你们。参股就不用想了。”
  开什么玩笑?想他堂堂京城第一纨绔,鞍前马后、上赶着替阿灿做事,又有夏梓堂帮忙说话,才给了半成。
  这几个小子,别说阿灿不答应,就是阿灿有可能答应,那也没门儿。那是他们自家生意,岂容外人插手?
  他这两句拒绝的话,立即引得其他五人好一番声色俱厉的声讨,齐齐骂他见利忘义,见异思迁。
  一直吵吵到午饭时分,几人才换了话题,热热闹闹的吃了饭。邵毅自然要回去当值,其他几个小子有差事的回去做事,没差事的又去找别的乐子。
  …………
  第二天早朝没什么事,早早就散了朝。
  阁部四位相爷刚回来坐定,商议年关休假之事,外面伺候的小厮就进来禀报:“那位邵大爷,不是,是兵马司的邵副尉来了,说有事找几位相爷询问?”
  包括展七祖父展康文在内的四人面面相觑,这位怎么来了这里?
  这个,该让他进来呢?还是直接给个闭门羹让他离开?
  四人犹自犹豫,门口就有脚步声传来,还有小吏极力劝阻的声音:“邵大爷您这样子硬闯是不好的,您稍候片刻,相爷马上就有回话。”
  然后,门不由分说的就被推开了,邵毅刚刚展开的高大身形踏进屋里。
  从未进过阁部的年轻人并不急切,也不见丝毫局促感,神色很是自若。
  他扫一圈房间,拱手团团一揖,问道:“卑职听说,几位相爷奉了皇上之命,罚卑职半年俸禄?”
  房间内,包括四位相爷在内的人都是一愣,难不成这位邵大爷昏头了,居然连皇上也敢冲撞?只为这半年俸禄,竟要上门挑衅皇上?
  首辅何相爷拍桌子站起,怒道:“大胆!皇上和阁部的事务,你也敢质疑吗?来人,还不把他给我打出去!”这里是朝廷办公的地方,他若真敢在这里撒野,就是皇上也保不了他。
  展康文忽然想起,昨晚自家那不成器的纨绔孙子专门找他,说邵毅有宝物要进献皇宫,请他帮忙说项。
  他虽然没答应展七,却也是动了心思的。
  这么多年以来,皇帝对邵毅的态度一直摆得很正,那就是,在护住他平安的基础上,任其自/由发展。
  但看皇上昨天的意思,有可能打算拉邵毅一把。
  起码罚半年俸禄的随意态度,就是把邵毅当作比较亲近的皇家子弟看待了。
  如此,展康文也不吝惜表达一份善意。
  昨日展七说过,这小子极有可能送的不是琉璃宝石和陶器。邵毅这些年闹事损坏的珍贵物品不知凡几,既然他敢说进献宝物,那东西应该就不是凡品。
  能帮帮这个将要出头的皇家外室子,也有可能让皇帝满意,何乐而不为呢?
  心头念头电转,口中已经在出言说和了:“何相息怒,既然邵副尉已经进来了,那就听听他有什么事情吧?”说着,还扯了扯何相爷的衣襟。
  大概首辅何守礼也想到些别的念头,脸色缓了缓,坐回椅子,说道:“罚俸是皇上圣裁,邵副尉谨遵便可,无需多言。”
  “多谢两位相爷,”邵毅再次行礼,态度低调而谦和,丝毫没有传说中的嚣张,“卑职不敢,卑职只是想问问,这半年俸禄是兵马司副尉的俸禄,还是之前朝廷给邵家园子发的度日银米?”
  屋中之人齐齐一愣,是啊,邵毅领着两份俸禄呢,罚哪份?
  若是没人提起,他们还真没在意这个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