书荒啦文学网 > 琉璃满京华 > 第一百五十章 成了

第一百五十章 成了

    进到玻璃作坊、能体会到寒冬日子里的热浪,都是在作坊做事的人。没干活儿的人也有,是东家夏宴清和大掌柜白先生,以及两人的丫鬟。
  
      夏梓堂是陪着夏宴清过来、帮她镇场子的。
  
      他和邵毅带着作坊另一个管事乔辰生,招呼展相爷的幕僚杨潜和宫里派来的两个太监,去管事房歇脚。
  
      因为知道宫里会派人运货,窑场早有准备。管事房前一日就做了布置,今日也是早早燃起炭盆。
  
      原本夏梓堂以为,展相爷和宫里派来的人会晚些到。却没想到,夏家一行人和邵毅刚进窑场院子,小厮们连马都还没栓好,外面就又有车马走近。
  
      杨潜和皇宫内官监的曹公公、总管太监的徒弟小刘公公就先后到了。
  
      曹公公还带着内官监运货的马车,大概运送之物关系重大,马车是带着车厢的。
  
      夏梓堂和邵毅两人也算半个主人,招呼三位贵客在管事房落座。
  
      乔辰生带着窑场伙计烧水沏茶,夏梓堂的长随倚风则找心秀拿点心干果、装盘奉上。
  
      展相这一方,和邵毅算是拴在一根绳上的蚂蚱,不管多少,总是担着能否顺利进献宝物的责任。
  
      而两位太监则是站在皇宫的角度,过来查看清韵斋、或者说邵毅是否有合格的进献之物。
  
      曹公公喝着味道还不错的茶,看了看端上来的两碟干果、两碟点心。
  
      见卖相还过得去,加上一早起来,水米没打牙的直奔这里,就拈起一个咸口的芝麻小烧饼,送进口中慢慢嚼着。
  
      嗯,味道也不错。
  
      他瞥一眼邵毅。这位邵爷送进宫的玻璃窗样品他见过,内官监也是照着那块玻璃的尺寸,修改、赶制了二十几个窗扇。
  
      其中就有邵毅指点的,依照这个高尺二、宽八寸的玻璃,雕出几片能把玻璃夹在中间的雕花木窗。
  
      这些东西他可是都照着做了,而且在时间允许的范围内,做到极尽精美。
  
      如今,只看清韵斋是不是给这位邵爷长脸了。
  
      若清韵斋真能拿出二十四块玻璃,不但能让龙颜大悦,大家也能过个舒心的好年。
  
      只怕凡是进宫觐见的外臣见到此物,也会稀罕非常,仰慕天家果然能得上天眷顾,即使身在屋中,也能接受阳光沐浴。
  
      杨潜却心有惴惴,没心思看茶点如何,只抿了口茶,就把茶盏放下,应酬着两位公公。
  
      不但他心里不安,就是地位显赫的展相爷,那也是没十足把握的。
  
      虽然已经休衙,但相爷今日比往常起得都早,着实对他谆谆叮嘱了一番,才放他离开。
  
      杨潜瞄一眼夏梓堂和邵毅,惊讶的发现,作为夏四姑奶奶兄长的夏梓堂,虽然面色还算平静,却时不时的往门口扫一眼。看起来,也是担心玻璃会出现异常情况。
  
      可这位合伙人的邵爷,反而谈笑风生,不住的和他们几人闲话客套,看起来竟是极为有信心,丝毫不担心会出现差池。
  
      玻璃作坊内,夏宴清和白先生站在退火窑不远处,看着何中正和工匠们把一组组玻璃取出,提着的心终于放下。
  
      虽然还没开始严格检验,但只看外表和轮廓,也大约有估算,出二十四块无瑕疵或瑕疵少的玻璃,绝无问题。
  
      白先生喜上眉梢,对夏宴清笑道:“姑奶奶,此事成了。”
  
      当年,她只是皇宫中一个看大太监、大宫女脸色的低等级宫女,因年纪大了、被皇宫遣退出来。而如今,她掌管的作坊,所出物品作为宝物,被隆重送进皇宫。
  
      “是啊,成了。枉我昨晚担心了半夜,都没怎么睡好呢。”夏宴清也跟着笑道。
  
      何中正把手中的玻璃放下,退到夏宴清两人身边,说话的语气中有着压抑不住的激动:“四姑奶奶,咱们的玻璃真的成了。小的刚才弹了弹,又把几片放在一起压了压,都没问题。这是咱们两个月试验中、做得最好的一批玻璃了。
  
      玻璃检验是何中正带着两个工匠,一片片挑选检查、并修整边缘的。
  
      最终选出三十六块上好的,其余二十四块有一些瑕疵,但若不是精挑细选,在这个没有玻璃的时代,能用在门窗上,依然是极尊贵稀罕的物品。
  
      夏宴清吩咐何中正:“去给邵公子传话吧,咱们已经准备好了,请杨先生和曹公公、刘公公前来验看、装货。”
  
      无论是清韵斋的角度,还是等待观看宝物效果的皇上,都不想让玻璃过早被人们关注。
  
      所以,相府幕僚和宫里两位公公要全程盯着,把每一块玻璃都过目验看,看着这些玻璃打包、装箱,再亲自护送进宫。
  
      这样,在进入皇宫时,只要出示腰牌即可,并不需要开箱验看。
  
      听到何中正过来传话,管事房等候的众人,心情都是一松。
  
      连事不关己的曹公公和刘公公,也一脸笑容。
  
      虽然此事就算不成,和他们也没多大关系。但内官监这几天可是忙得四脚朝天,才赶制和改制出二十几扇木窗。
  
      若能及时用上,皇上龙心大悦之下,办事的上下人等,都能得个赏钱。
  
      验货的地方是库房,和琉璃作坊相通。
  
      曹公公进门,一眼看到摞在一起的几摞玻璃,眼睛就眯了眯。
  
      真的出来了?而且看效果,比他看到的和想象到的还要好。
  
      杨潜一颗心彻底落到肚子里,展相终于能放下心了。
  
      验货完毕,何中正带人,用草绳把三十块玻璃、分三份捆扎起来。
  
      邵毅和展相爷说好的是二十四块。因为玻璃易碎,夏宴清给出六块玻璃的损耗。
  
      若安装过程出现破损,就用多出来的六块补充。若没有破损,就当附送皇帝好了。
  
      曹公公看看库房里剩余的玻璃,问道:“何管事,咱家瞧着,那几块玻璃也是上好的。”他用手指了指另六块上好玻璃。
  
      “不敢不敢,曹公公叫我小何就是。”何中正连连打躬作揖,“回您的话,这几块的确也是上好的,和这三十块一样,都是选出来的精品。”
  
      曹公公点头,随后大咧咧说道:“那咱家就托大做一回主,麻烦何管事把这几块也一并打包拿上吧。宫里预备的玻璃木窗有富余,这些玻璃正好都能用上,免得那些木窗闲置。何管事看如何?”
  
      跟随过来旁观的小刘公公暗自好笑,给宫里办事,只要曹公公想做主,哪一次会不行的?不过,如此稀世之物,多带回去一些总是好的。
  
      何中正当然不敢拒绝,也知道必须给,但却要和自家姑奶奶打个招呼才行。
  
      他刚想说话,却听邵毅说道:“这玻璃能得公公青眼,着实是清韵斋的幸事,那就一并捆起来装箱吧。”
  
      夏梓堂也点头。
  
      玻璃用草绳捆扎起来、木架把六个面全部固定。装上内官监运货马车之后,关门、落栓、上锁。
  
      曹公公和刘公公两位的马车一前一后,亲自押送,一队车马周围,还有宫中侍卫相随。
  
      邵毅和夏梓堂为了安心,也带着小厮长随上马,随车一起前往皇宫。
  
      …………
  
      大年初一,天边刚有一点亮色,朝臣们就聚集在拥政殿外,叩拜行礼,待到一套繁复礼仪程序下来,天边的第一缕晨光照射下来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