书荒啦文学网 > 琉璃满京华 > 第一百五十六章 倒卖

第一百五十六章 倒卖

    康掌柜拿出提前准备好的协议,让那人签了,买卖双方各一份。
  
      协议上写有买方的收货地址,康掌柜再收下二两银子的定金,又郑重叮嘱一番:“张大官人是吧?我得给您提个醒,玻璃制作不易,我们着实没几份存货。还望您不要在外大肆宣扬在小店买到了玻璃,免得给小店惹来麻烦。”
  
      那人现在已经什么都不想说了,清韵斋把他前前后后的路子都堵住,连居家住址都被记去了,他还真没胆子挑战夏家和那位凶名在外的邵大爷。
  
      在身家性命和少赚银子之间,他只能选择少赚些银子。
  
      就这样悄默声的,只初八一天,剩余的二十四块有瑕疵的玻璃就都卖出去了。
  
      初九之后再有人来问,康掌柜就干脆告知,清韵斋只余二十四块瑕疵玻璃,已于昨日全部售卖一空。现在是一块没有了,而且制作玻璃不易,近几个月也不会有货的。
  
      有货物时,康掌柜是限制传播消息的,免得自己家门店被人挤爆,而售罄消息却没有限制。
  
      没买到货的人懊丧出门,若有人问起,他自然要分说一遍,以发泄自己没早来一步的懊悔。
  
      只一天工夫,很多人都知道,清韵斋、乃至整个大梁朝,近几个月是不会再有玻璃了。
  
      而之前进献皇宫选下来的瑕疵玻璃,也于初八一天售卖一空。
  
      由于消息内容清楚明了,康掌柜这里倒是没出现拥堵状况。
  
      也有人提出预订,要下一批玻璃,康掌柜都一一接待,却没接受预定。
  
      只说几个月后的事情说不准,等清韵斋下一批玻璃有些眉目时,会通知各位主顾。
  
      于是,很多人都把视线集中在,初八那天买走玻璃的人身上。
  
      夏大学士是正月十二知道这个消息的,老头快被气死了。
  
      夏珂自己家里也不曾用过一块玻璃,他以为夏宴清谨慎,除去给皇帝进献的,其余都销毁了。
  
      哪知他们竟然又一次悄无声息、瞒着老宅把东西卖了,而且卖的如此低价。
  
      让夏大学士呕血的也正是这个,之前在清韵斋以二十两一块购买的玻璃,仅仅四天,就倒卖好几次,炒到了三百多两。
  
      且还有人继续出高价,寻找手中有玻璃的人。
  
      吕老夫人也气得牙根痒痒。
  
      庶子那一家子,就是养不熟的白眼狼、败家子儿,宁可把好处让与不相干的外人,也不让自家人沾上一星半点儿。
  
      偏偏夏大学士还得自持身份,不能责怪夏宴清没有把倒卖玻璃的好处让与他。
  
      …………
  
      正月十二,正是夹花玻璃完成退火的时间。
  
      夏宴清一早就坐马车出来,转道接了白先生,一同赶往窑场。
  
      马车车厢里,白先生问道:“外面的玻璃卖到什么价格了?”
  
      夏宴清笑道:“昨天已经涨到三百两出头了?”
  
      白先生咂舌:“这才几天,这么快的吗?”
  
      夏宴清得意道:“只要玻璃还没装上窗户,这价格就还得涨好大一截。”
  
      白先生赞道:“姑奶奶估计的没错,若玻璃价格照这么涨下去,有人再打听到咱们的出售价格,不难推断出玻璃的成本。如此巨大利益,一定有人动心。”
  
      说到这里,白先生有些担心,问道:“真不需要让人盯着这些工匠吗?若真有人想从作坊的工匠和工人入手,套取琉璃的制作工艺,咱们若及早发现,就能防止技术外泄。”
  
      夏宴清摇了摇头:“不用,那么多人,那得耗费多少人力物力才能盯住?让事情自行发酵好了,咱们正好借此机会,把窑场和琉璃作坊的人清理一遍。些许烧制玻璃的皮毛技术,让他们尽管去学,咱不怕。”
  
      她虽然是个从事玻璃营销的人员,但接触的玻璃知识却多得很。
  
      如今她有人有钱,能可着劲儿的试验,有大把的技术等着她开发。这点儿东西才哪儿到哪儿,哪里怕人偷学?
  
      尽管放马过来,让他们好好看看,什么是真正的技术。
  
      自从夏宴清拿到卖琉璃裸石的那笔银子,她就着手雇用了大批工匠和工人。
  
      尤其琉璃作坊的人手更多。
  
      她当时的计划,是为了能最快最多的培养技术工人,以便尽快扩大玻璃生产。
  
      从作坊开工以来,她做的最多的,就是让工匠工人们不断的烧制各种配方的玻璃,熟悉玻璃液性能和各种塑形手法。
  
      所以,这也是为什么琉璃作坊花费如此长时间,直到年底,才烧出第一批玻璃。
  
      只是,人一旦多了,难免会不好掌控,而且人性各异,谁知道在银钱的诱/惑下,有多少人会出卖琉璃作坊的利益。
  
      为了以后更多玻璃的技术能保密,夏宴清利用近期不能卖白玻璃的时间,借着卖剩余瑕疵玻璃的机会,让人们看到玻璃的巨大利益,给那些喜欢剽窃他人成果之徒以便利。
  
      由他人耗费财力人力,替琉璃作坊测试雇工的人品,何乐而不为呢?
  
      起码现在看来,计划正在按照她预定的方向、顺利的进行着。
  
      她只需要等着看,有多少人出手,又有多少已经签了保密文书的工匠工人,为了眼前小利,违反保密协议。
  
      要知道,违反保密协议的代价,那是很大的。
  
      …………
  
      今天夏梓堂在兵马司当值,窑场是邵毅带人看守的。再过两天,把玻璃宫灯送出,窑场就不用这么多人守着,大家各自回去,各做各的事情。
  
      今天不但要开退火窑、夹花玻璃出成品,还要接着烧制暖房需要的玻璃,所以作坊的工人都在场。
  
      出炉这种操作,作坊众人已经做过很多次,虽然因为这次的玻璃价值很高,而小心翼翼,但过程依然熟练顺利。
  
      当雕花玻璃一块块摆在众人面前时,饶是白先生和何中正这些亲自参与玻璃制作的人,也都激动的几乎眩晕。
  
      如此金光闪烁、银光粼粼的贵重物品,并非只有天上有,居然也能出现在人间。
  
      烧制这批玻璃时,为了能映衬金银画作,夏宴清特意选了含硫配方,让玻璃的透明色泽中,带了点浅浅的琥珀色。
  
      此时看来,这隐隐的琥珀色,衬得金银画作更加尊贵大气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