书荒啦文学网 > 琉璃满京华 > 第一百七十一章 抢市场去

第一百七十一章 抢市场去

    夏宴清思前想后,把邵毅的重生切实的落到了实处,才想起她询问邵毅的初衷。
  
      她担心的是,邵毅为什么要盯着成郡王?会不会给她和夏家带来危险?
  
      他这一番讲述前世经历,里面根本没成郡王什么事儿啊?
  
      “你还没说你为什么要盯着成郡王呢?”夏宴清不客气的问道。
  
      这个转折立即让邵毅回神,那么多事情都说了,也不在乎这点儿。
  
      邵毅说道:“我刚才对你说的柳大富,在之后的二十年里,将是整个大梁朝首屈一指的巨富。他的生意也做到了京城,人脉很广,表现的八面玲珑,游走于各个势力之间,却并未偏向于任何一方。”
  
      夏宴清听的挑了挑眉,也就是说,上一世、甚至这一世,成郡王和柳大富之间的关系,都是瞒着人的。
  
      邵毅接着说:“可是,我去年偶然看到,柳大富和成郡王府的一个管事接触。在上一世的记忆里,柳大富的生意做大之前,在京城没有关系,而那个和他接触的管事,虽然现在不显眼,但在几年之后,他会是处理成郡王府场面事务的得力管事。
  
      我只是奇怪,成郡王为什么要掩饰他和大梁朝巨富之间的关系。然后我才想起,柳大富发起之地,正是唐州,也就是成郡王母亲家族的所在地。”
  
      夏宴清心脏猛跳。
  
      之前她听邵毅说,夏珂成为当朝次辅,夏梓堂也位居高位时,还挺宽心的。
  
      上一世,他们还要替女儿报仇,会铤而走险。而这一世,没那些糟心事儿,他们就只剩下享用高官厚禄这一条路了。
  
      可是现在邵毅说,靖王和夏珂支持的太孙拼得两败俱伤,而京城还有个早在二十年前,就在经营巨资的郡王窥伺一旁……
  
      这就有点恐怖了,谁知道这只黑手什么时候发动,又会针对什么人?
  
      起码,在芷容县主的赏菊宴上,她就没买芷容县主和成郡王的账。
  
      看来皇帝这张椅子的争夺,还真不是一般的危险,你都不知道到底有多少人在一旁窥伺。
  
      一个不小心,就是满盘皆输、家破人亡的结果。
  
      知道了这个答案,再加上上一世邵毅和夏珂父子一方多年后的角逐以及结果,夏宴清觉得她的脑子不够用了。
  
      原来穿越,除了有金手指能赚钱,还要面对这样巨大的风险。
  
      她得回去好好理一理邵毅说的这些事情,以及今后夏家的处境。
  
      至于玻璃生意,当然更要把握住,决不能让那个很可能的黑手郡王分一杯羹。
  
      要不要成为大梁朝巨富暂且不说,至少手里有巨额银钱,能让父兄有财力经营更多势力,怎么也得比成郡王势力强些才行。
  
      不得不说,邵毅这一趟,让她很受打击,她摆摆手:“那就这样定了,在唐州周边郡县寻个地方,开办琉璃作坊。我出人、技术和本钱,邵公子负责疏通各种关系,让玻璃生意在南方站住脚。”
  
      夏宴清沉吟一下,继续说道:“咱们事先没有安排,这事儿就得抓紧时间了。我这就回去准备,邵公子这里有了眉目,给我捎个信儿,咱们即刻安排人南下。”
  
      话题回归正题,让邵毅有些失落,心中还有些隐隐作痛的感觉。
  
      他对她坦诚了如此的惊天秘密,也说了两人之前曾经是多么两情相悦,难道阿灿她不应该多在意他一些吗?
  
      眼看着心爱的女子马上就要转身,好似什么事儿也没放在心上的样子,邵毅不由自主的跨前一步,说道:“我这就回去找路子。只是,无论之前还是现在,我心悦的女子只有阿灿一个,虽然之前有些事情我没想明白,但是此生重来一次,我一定会以你为重,阿灿你相信我。”
  
      邵毅目光灼灼的看着夏宴清,满是爱恋和期待。
  
      “再说吧。”夏宴清躲开他的凝视,打算绕开他。
  
      心里那个别扭啊,好端端的,她还什么都不知道,忽然就有了一个恋人,还是那种有过风花雪月之实的亲密男友。
  
      她适应不了,也很难接受。
  
      她见邵毅依然呆立着,好大个子的一个年轻人,满脸都是受伤和黯淡,心下有些不忍,便也停了脚步,无奈道:“邵公子见谅。你说的那些,只是你自己的经历和感受,对于宴清来说,邵公子仅仅是个刚合作不久的外男,仅此而已。”
  
      “既然如今咱们只是合作关系,那就把合作的生意做好。宴清并不了解邵公子,实在不敢保证以后还有其他。”
  
      一番话说得邵毅心里沉甸甸的。
  
      是啊,那些记忆只是他自己的,也只是他自己经历过的。
  
      这一世的阿灿刚认识他不久,并没有那种刻骨铭心的感受。
  
      “那就先这样,我这里一旦有个眉目,就给你送信。”邵毅的情绪有些低落,可也只能如此。
  
      如果把事情往好处想,起码今日,他把最匪夷所思的事情,对阿灿说了,阿灿也能接受他的离奇经历。
  
      这已经算是一个巨大的进展。
  
      夏宴清也想到这件事的离奇之处,她是现代人,还经历了穿越,能接受重生这种事。可这个时代的其他人,可就不一样了。
  
      她已经迈开的脚步又停下来,转身说道:“我要调动家里的人手,还有邵公子今日前来,定是瞒不过我父兄的。咱们得统一口径,只说你的人偶尔遇到琉璃作坊的工匠和陌生人接触,便多盯了盯,发现那人和工匠交易之后,直接整理行装,往南边走了。”
  
      邵毅点头,“明白,我会这样对四哥解释的。”情绪依然不高。
  
      夏宴清继续叮嘱:“至于邵公子的记忆和成郡王这些事情,暂时就不要对第二个人讲了。只说咱们怕玻璃的做法流传到南方,一旦成了气候,影响咱们以后扩展玻璃生意。邵公子,你看如何?”
  
      邵毅连忙点头,心情也好了起来。
  
      这是阿灿怕他的经历暴露,会有危险,才特意叮嘱的吧?
  
      其实阿灿不像她表现的那么无情。
  
      夏宴清走远,带着丫头离开,修远也凑了上来,“爷,夏姑娘可说了应对之法?”
  
      “嗯,”邵毅点点头,迈步往庄子外走,一边说道,“夏姑娘的意思,咱们也派人去南方建琉璃作坊。这次你家爷,能占南方玻璃生意的三成股。”
  
      邵毅的语气已经有了点儿小得意,银子不银子的暂且不说,他能在生意里多些作用,在阿灿心里,也就多了些分量。
  
      修远闻言,脚步却是一顿,又连忙跟上去。
  
      这位夏姑娘历来精明,这次怎么肯让出这么大一块利益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