书荒啦文学网 > 琉璃满京华 > 第一百七十六章 消息传得很快

第一百七十六章 消息传得很快


  那人在洪大贵身边拱手,说道:“这位爷可是说的在下?我等是奉主家之命,来看守庄子。主家吩咐,除了看护庄子的庄丁,还有几个照料暖棚的农人,其他人均不得靠近此处。如要撤换,您和洪庄头都说了不算,甚至夏大人来此也没用,您得找我们主家去商量。”
  
  杜裕良听着,立时就觉着不对,连二老爷来了也不行的吗?
  
  “贵主是哪位?”
  
  “我家大爷姓邵,单字名毅。”
  
  杜裕良立即就怂了,有道是,秀才遇到兵,有理说不清。他家老太爷是书香大族的读书人,而这位是赫赫有名的纨绔,这到哪儿说理去?
  
  他瞄了瞄庄子里面,也不知邵毅派来几个护卫,如果只是这一个,他赶紧的回府里找几个人来,是不是能硬闯,将这厮打出去?
  
  那精瘦男子见他四下乱瞄,很诚恳的据实告知:“我家大爷派来这里的可不是一两个人,我们只是奉命做事,为免闹得大家都不好看,这位爷您还是领着手下回去吧,有事找我家大爷商议才行。”
  
  话说到这个份上,如果杜裕良再不退去,惹得邵毅的人动手,那就是真的不好看了。
  
  邵毅的护卫在京中很有名,那都是已故襄亲王留下的好手。据说,这些人是皇帝从皇宫侍卫中挑出来,方便襄亲王用的。
  
  杜裕良阴沉的看了洪大贵一眼,虽心下恼怒,可场面上的事还得做好。
  
  他点了点头,负手说道:“老太爷也是怕这里出了差池,才派我们过来。既然你们安排的妥当,那就先这样吧。我回去向老太爷复命,只是你们却要把这里看护好,不要真的被宵小之辈动了手脚,惹出大祸。”
  
  洪大贵看着杜裕良带人离开,长出了一口气,转身对那精瘦男子深深一揖。
  
  今日若不是有此人在,单凭他,确实不敢和老宅的管家硬抗,别说他,就是二老爷和四姑奶奶在此,只怕也挡不住老宅的人。
  
  不提杜裕良回去复命,把夏大学士气得又砸了桌子。
  
  夏家冬日里种菜的庄子进了贼,那贼明晃晃的被扔在庄子外面被人围观,这事儿本就显眼,夏家老宅的人这么一露面,再爆出看护暖棚的人是邵毅的护卫,这消息就传得更快了。
  
  邵家护卫在这京城,甚至在这普天之下,除了皇宫大内的侍卫,大概就属邵家护卫最是厉害,都是手下敢见真章的。
  
  当年邵毅还年幼时,屡次被襄郡王带着打手堵截,邵家这些侍卫可一点都不怵,为了能护住邵毅,下手丝毫不留情。
  
  而且事后啥事儿没有,从没见哪个受到过责罚。
  
  有这种人看护暖棚,别人还能打什么主意?那些暗地里还琢磨着,能否找机会窥伺搅局的人,经过夏家老宅的试探,也就偃旗息鼓了。
  
  也就是今天,邵毅下衙之后,先找知睿问今日可有什么事情发生。
  
  从知睿口中知道自家护卫还像之前一样给力,完全无视夏大学士府来人是什么身份、有什么理由,直接把人挡了回去。
  
  另外听说成郡王府的花匠年老,似乎做不动了,成郡王府的管事已经找牙行询问,要另外再找两个花匠。
  
  邵毅心思动了动,这是个好机会,怎奈他如今根基尚浅,手里没这样的人。
  
  只得交代了知睿,寻寻看有没有遇到难处、或者走投无路的花匠,若是有,就先招募过来,再看以后情景。
  
  这类人基本上没机会接近主家,也不怎么被关注,反倒很容易安插。就算失去了成郡王府这次机会,以后也能用的上。
  
  回到家陪母亲吃了饭,母子二人正说话间,管家金福神色怪异的进到屋里,手中似乎攥着什么东西。
  
  邵毅问道:“怎么了?可是有事?”
  
  金福摇摇头,又点点头,看一眼邵母身后碧莲、青梅两个丫头。
  
  两个丫头很识相的看向邵母,见邵母略一点头,两人屈膝,走出房间。
  
  待房门掩上,金福摊开手掌,掌心赫然是早逝的襄亲王的私印,和进出皇宫的腰牌。
  
  这东西邵毅没什么印象,邵母确是知道的,当年,为了怕他们母子拿着襄亲王的私印招摇,襄亲王妃讨要来着,结果被皇帝派人收走。
  
  邵母声音发颤的问金福道:“可是宫里的传讯,说了什么?”
  
  她可怜的毅儿,明明是襄亲王的血脉,却一直被摒弃在宗族之外。幸亏她毅儿心智坚韧,否则,早就被襄亲王妃和襄君王兄弟、以及世人的眼光给毁了。
  
  难道皇帝终于想起他还有个命苦的侄儿了?
  
  金福点头:“宫里传信,说要大爷戌时初,从西顺门进宫,那里自有人等着,到时领大爷进去。”
  
  邵母一把抓住邵毅的手臂,“毅儿,你终于熬出头了,皇上终于想起你这个侄儿了。”
  
  邵毅安抚的拍了拍母亲的手。
  
  对于皇帝召见,他大感意外。毕竟上一世,皇帝从未私下召见过他,他第一次见皇帝是跟着靖王去的。
  
  就是那次,走了皇帝的门路,他有了兵部的差事,第一次领职,就是从六品官员。
  
  可在他的感觉中,皇帝除了一出手就给了他一个很高的官职,并未对他另眼相看。
  
  而他自从有了兵部的差事,好像也套上了无形的约束,少了之前的那种肆意。
  
  所以这一世,他没想进入皇族,也没想给母亲讨什么名分。如今这样的日子就很好,母亲过得很安心。
  
  对于见不见皇帝,他就更没什么执念了。
  
  邵毅迟疑着说道:“不知皇上找我有什么事?”
  
  他想的是今日夏家庄子上的事情,从事情发生到现在,也不过大半天时间,京城已经有很多人知道,他家的护卫在夏家庄子看守暖棚。
  
  不会是皇帝知道此事,要做什么吧?
  
  “别担心,皇上一向顾念和你父亲的情分,一定会待你好的。你谨记着对皇上恭敬就是了。”邵母一点儿都不担心。
  
  皇帝无论登基前后,对襄亲王都极为亲厚。想来自家儿子并未犯错,皇帝召见,那就不是坏事。
  
  邵毅心下稍安,他看了看钟漏,起身说道:“时辰不早,我去换个衣服,这就往皇宫去了。娘您也别担心,若我回来的晚,您就先歇着,明日一早我过来给母亲回话。”
  
  在矮塌上就坐的邵母也连忙下地,说道:“对的,早点儿去,别让皇上觉得你怠慢圣意。”
  
  邵毅没骑马,穿便装坐在马车里,也没带小厮,只用了一个身手好的中年护卫赶车,一路没什么动静的赶往皇宫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