书荒啦文学网 > 琉璃满京华 > 第一百七十九章 再见琉璃

第一百七十九章 再见琉璃

    一干人闹哄哄的围拢过来,洪大贵还拿出两颗小白菜给他们展示,“瞧瞧,真没什么可看的,和咱们平日吃的菜蔬没任何区别。”
  
      围观的人齐齐侧目,面露鄙夷。这丫说的这么轻巧,瑟劲儿的!冬日里让你站在寒风凛冽中吃一块冰,和夏日里炎阳之下吃一块冰,那能一样吗?
  
      夏秋之际吃个新鲜蔬菜不算什么,甚至还会有人嫌弃口淡。可油腻了一个冬天的贵人们,那是一定会稀罕这口菜蔬的。
  
      众人看着两篮子菜送上马车离开,也各自拱手告辞。
  
      该打听的消息已经打听到了,还不赶紧找各自主家报信,留在这里也是白白耗费时间。
  
      …………
  
      襄郡王先把得到的消息报到母亲那里。
  
      襄亲王妃听了,就显出来万分的遗憾,“早知道这是真事儿,管他玻璃品质如何,先烧制两炉,也弄个玻璃屋子。到这时,咱们府上差不多也有菜蔬了。若是借此机会办个宴会,那时,还怕什么玻璃不够清透,计划买回去种植菜蔬瓜果的人多着呢。”
  
      襄郡王也是满心遗憾,只是,如今已然错过了时节,眼看着天气转暖、土地解封,过几天直接种地里都行了,还建的什么暖棚?
  
      他们得到了玻璃方子和烧制、压制方法,可是在制作的过程中却多有波折,不是杂质太多,就是颜色驳杂。连市面上几经转手的瑕疵玻璃都比不上,更不要说皇宫用的玻璃,根本没法儿比。
  
      所以一直耽搁至今,经过颇多波折,把之前制作陶器的石英砂,换成芒山寺庙的出的矿砂,玻璃的品质才好了些。
  
      但很显然,之前那些颜色驳杂的玻璃,也是能得大利的。只是,他们错过了最好的时机。
  
      襄亲王妃皱眉再问:“那种色彩斑斓的琉璃,和做玻璃不一样吗?好歹烧一些出来,卖给银楼,也是比不小的收入。”
  
      襄亲王摇头,“琉璃作坊从开办以来,从未做过琉璃,咱们买不到琉璃的方子。熔制玻璃的时候,虽然有时会带着绿色和黄色,但那颜色太浅,效果都不好,且质地太脆、不容易打磨。”
  
      襄亲王妃不悦:“让他们再试!一群废物,连个没见识的乡下女子也不如。实在不行,再找夏家作坊的工匠,让他们去偷玻璃方子的详细用料。只要银子用到了,就不怕人们不出力。”
  
      襄郡王附和:“母亲说的是,儿子已经让人去寻了,他们背主的把柄捏在咱们手里,以后,无论夏家做什么新鲜东西,咱们都能轻松得到方子。”
  
      “还有玻璃,”襄亲王妃补充道,“不用再等了,这就开始着手制作。告诉工匠们,一边做一边找毛病,若是能总结出透明无瑕疵的玻璃用料和做法,重重有赏。”
  
      “是,两天后,将有一批玻璃出炉,咱们应该是第一家敞开出/售的玻璃。”襄郡王答应下来,便告退。
  
      当先出售玻璃,也是他的意思。
  
      夏家那琉璃作坊像个筛子一样,人员庞杂,毫无保密措施。从那里下手买通工匠、窃取玻璃方子和制作方法的人,可不止他们成郡王府。
  
      再耽搁下去,只怕就要被别家抢先推出玻璃,抢去先机了。
  
      …………
  
      襄郡王估计的不错,的确还有人修建了玻璃作坊,也让人去夏家庄子打听情况的。
  
      只是,有的人家开始加紧烧制玻璃,准备出售。
  
      但也有人家得回消息,知道用玻璃做的暖房的确能让作物正常生长之后,并未急着计划出售玻璃,而是悄无声息在自家田庄准备搭建暖房。
  
      之前闯入夏家庄子被抓的人并非一无所获,起码远远看到了暖房的大概结构,看到靠墙的烟囱有袅袅青烟。
  
      有了外观,还有丰富的使用火墙地龙的经验,照样做一个暖房还是没问题的。
  
      若是这几天就把菜蔬种下去,依然能提前一个月的成熟。
  
      重要的是,这种暖房应该能培育秧苗,小小几个暖棚,能培育的秧苗可就多了。
  
      这种人家的做法,甚至都没惊动什么人,就悄悄把种子种下了。
  
      …………
  
      夏宴清这里,蔬菜一出,这件事就算告一段落。其它继续种植、或者培育秧苗,自然有洪大贵和田庄的老农计划。
  
      窑场给宝泰银楼烧制的一批琉璃能出炉了。
  
      这次的琉璃依然是用的模具,因为不是敞开式熔制,也不是大规模生产,所以参与的人很少。
  
      只是白先生带着何中正和乔辰生两人,把石英砂、土碱、少量玻璃熟料、铅矿灰等主要原料填入几个模具,在几个模具中分别加入含褐铁矿或者铜矿渣等不同辅料,就送入炉内烧制。
  
      因为这次烧制不同于烧制玻璃,熔制、成型和退火是分开进行的。而琉璃这几个模具送入炉中,就是不断的添柴、保温,并没拿出来过。
  
      于是,这次的烧制很是吸引了作坊里工匠等人的注意。
  
      这日出炉,很多手头没什么事情的人都围过来观看。
  
      琉璃是供给宝泰银楼用作打磨的,这次的模具很简单,只是几个波纹形片状物。
  
      模具破开,五片琉璃露出,围观的工匠等人都低呼出声。
  
      这些东西称之为琉璃,果然和玻璃不一样,其中的斑驳色彩极具炫美感,大约是因为质地半通透的缘故,看起来很含蓄高贵。
  
      何中正和乔辰生是第一次烧制琉璃,更是高兴。
  
      何中正仔细查看过颜色各异的几块琉璃,叹道:“果然用料和工艺很有讲究,稍加变动,烧出来的东西大有不同。能做出如此炫丽之物,这一生着实是值了。”
  
      乔辰生平日里说话不多,这时只是不断的跟着何中正点头,面上是克制不住的兴奋。
  
      紧跟着何中正的话,周围的赞誉不断。
  
      有不少人都把琉璃和夹花玻璃相比,有说各有千秋的,也有说琉璃颜色炫彩,自然更加美丽的。
  
      一个工匠状似无意的问何中正道:“听何管事的话,琉璃和玻璃应该用料差不多的,其余添加物也是咱们这里常用的辅料吧?我瞧这片琥珀色的,和咱们做夹花玻璃的颜色有些近似,只是琉璃更浓烈一些。”
  
      好几个人都眼巴巴的看着何中正,等他的答复。
  
      夏家琉璃作坊和别家作坊不太一样,一般的手法用料并不避着人。
  
      就像玻璃,作坊里大多数人都知道玻璃的制作流程,所以,说不定真能就此问出其中的关键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