书荒啦文学网 > 琉璃满京华 > 第一百八十章 交易琉璃

第一百八十章 交易琉璃

    果然,就听何中正不太在意的说道“嗯,做法其实是一样的,用料也基本相同,只不过……”
  
      说到这里,声音戛然而止,他像是忽然想起了什么,转头问夏宴清道“四姑奶奶,咱们和宝泰银楼权掌柜约好取货的日子,好像就是今日吧?”
  
      围观众人中很有几个是用心听何中正下文的,被他这一下子断开,一口气差点儿卡在喉咙里出不来,个个呛咳不已。
  
      夏宴清被何中正这神转折搞得好笑,就算为了引出内鬼,也用不着这么有喜感吧?
  
      心中发笑,面色却还得如常,笑着应道“对,说好的今日巳时正,权掌柜过来看货。我之前没把话说死,就是怕这批琉璃出货不好。如今好了,看来这个方子和控制过程很好,以后都可以照着这样做了。”
  
      白先生站在夏宴清身后,面含笑意,可眼睛却把周围所有人的神色扫了了好几遍。
  
      三月下旬,她就要带着人去平阳郡,开展南方的玻璃生意,用的也是夏宴清手中较好的技术,绝不容技术泄露。
  
      起码,在很长一段时间里不能泄露出去。
  
      现在初步敲定了一些人,已经避开了可疑工匠,但还需要再次筛查,力争做到万无一失。
  
      而现在这个刘宝年的表现,就有点儿太迫切了一些,之前他可没露出什么破绽。
  
      夏宴清之前观察的是作坊里的工匠、工人的吃穿用度,和家庭状况的改变。也就是用这个办法,初步有了几个怀疑对象。
  
      这个刘宝年和他家的吃穿用度可没见多少好转,即使拿到过年的三倍工钱、还有玻璃成功烧制的赏钱,也没见他怎么花用,一如既往的节俭。
  
      没想到,几片琉璃让他失了方寸。如此带有引导性的问话,还有那迫切的眼神,在刻意观察之下,意图很明显。
  
      带有这种迫切情绪、且神色有所躲闪的人还有好几个,以白先生在皇宫二十年的眼力,自是能把这些一览无余,一个个都暗暗记下。
  
      刘宝年犹自不知,还在谄笑着问何中正“是用料一样吗?只是什么?咱们也学学,便于以后好好做事。”
  
      若不是夏宴清和白先生反复交代,何中正早就一拳打上去了。
  
      特娘的还好好做事,好好给别家做事吧?
  
      费力维持着原有的神态,何中正连连摇头“你们不用学这个,咱们说是琉璃作坊,其实主要还是烧制各种玻璃。琉璃这东西,又占地方、又耗时间,事后还得打磨,咱们只少量做一些,用不着很多人学。”
  
      “哦,这样啊。”刘宝年大为失望,有心继续追问,又怕被怀疑,只得转而问起玻璃。
  
      “那咱什么时候再出玻璃啊?咱们的手艺可练得不错了,取料、吹制、拉制都得心应手,是不是该上手做些器物了?”
  
      何中正点头,很笼统的应道“嗯,很快就可以做些器皿了。”
  
      这一个月的时间,大家基本上都在用玻璃液练手。
  
      一些巧手工匠,已经能凭手感,蘸取分量很接近的玻璃液,吹制定刑也做的相当好。
  
      何中正有些郁闷的看了看周围的人,这其中,就有一个手艺很好的工匠,最近家里又是送孩子读书,有时翻盖扩建房子,很可能已经和外人勾结,出卖了作坊的方子和技术。
  
      真是可惜了。
  
      不多时,看门人报进来,宝泰银楼的权掌柜来了。
  
      夏宴清吩咐道“何中正先把琉璃收起来,等吩咐,再送进管事房。乔辰生带人把这处炉灶整理出来,准备过两天再烧几件琉璃。”
  
      刘宝年和几个工匠原本有些萎顿,听说没两天就又要烧制琉璃,立即又精神起来。
  
      再偷瞄一眼夏宴清和白先生的背影,心里活络的算计着,接下来怎样才能偷窥到琉璃的方子和做法。
  
      权掌柜坐在窑场的管事房,心不在焉的捧着一盏茶,心情很是忐忑。
  
      半月前,他再一次来这里商议购买琉璃之事,这次,他见到的是清韵斋的正经东家夏四姑奶奶。
  
      夏四姑奶奶倒是答应试着烧制琉璃,但没给他实在话,只对他说,今日出货,让他过来看看,但不保证出货量,甚至可能没有上品。
  
      权掌柜忐忑的就是这个,过年也就消停了一个多月,这段时间,来宝泰银楼打听琉璃首饰的人又多了起来。
  
      东家是急着想做琉璃生意的,他也很急,只不知琉璃作坊到底有没有上品琉璃。
  
      门外有脚步声接近,还有伙计给主家见礼的声音。
  
      权掌柜连忙站起,就见门打开,夏宴清和白先生走了进来,身后还跟着各自带着的丫头。
  
      这是权掌柜第二次见这位不怎么在京城露面,却被人议论最多的女子。
  
      虽则议论声很多,但却没有一条,能和面前这位容颜秀美、仪态大方的女子相符的。
  
      上次见面,权掌柜就很是意外,意外于什么样的乡下,能养出这样自信满满、落落大方的女子?
  
      更意外这样的女子,王家怎么就能与之和离,后来还能把另一个女子扶正?
  
      如今的王二奶奶,权掌柜是见过的,容貌倒也罢了,算得上娇美。可这世间,美貌女子多了去了,各有各的美,但有夏家姑奶奶这样气度风华,却着实没几个。
  
      反正以他掌管宝泰银楼这么多年,是没见过的。
  
      今日,这位姑奶奶一袭浅蓝色衣裙,发髻上简单的戴着一只白玉簪,看起来依然舒朗明媚,秀美的容颜像是会发光一样。
  
      “让权掌柜久等了,抱歉。”夏宴清笑道。
  
      权掌柜连连打躬作揖“哪里哪里,四姑奶奶说的哪里话,咱们能得清韵斋的琉璃生意,已经是侥幸。还望四姑奶奶不嫌我们叨扰、聒噪才好。”
  
      转过来,又和白先生相互见礼。
  
      两下客气几句,分宾主落座。
  
      权掌柜试探问道“听伙计说,四姑奶奶和白先生正忙着,是否在查验琉璃的出货情况?”
  
      夏宴清颔首,说道“琉璃的出货情况还好,权掌柜什么时候方便交易?”
  
      权掌柜大喜,起身连连施礼,说道“随时方便,小人是带了银子过来的。那,要不,咱们先看看货?”
  
      白先生给个眼色,巧儿点头出去。
  
      五片琉璃之间垫了粗布和厚厚的草垫。
  
      何中正从中一片片取出琉璃,依次放在房间当中的长条桌上。
  
      其中三片,在权掌柜的意料之中,和他前一次收购的琉璃宝石一样,是带些琥珀的金色的。
  
      另两片则大出意外,让他两眼放光,是那种深深地湖蓝色,深邃晶莹。
  
      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