书荒啦文学网 > 琉璃满京华 > 第一百九十四章 仰慕

第一百九十四章 仰慕

    杨氏看着窗外,感叹道:“其实,清韵斋的陶器也是不错的生意,若是没有琉璃和玻璃的衬托,经营陶器对于普通人家来说,也是一笔不小的收入。”
  
      高氏也在一旁点头,之前清韵斋开张,凭借陶器的新颖样式,在京城陶瓷摆件饰物当中,可以算是一流铺子。
  
      如今,人们提起清韵斋时,都聚焦在玻璃上,让陶器反而成了可有可无的东西。再这样下去,只怕人们就记不起清韵斋的陶器生意了。
  
      夏宴清点点头,把这件事记在心里。
  
      其实玻璃和陶器艺术品,根本就不是一个类型,不应该放在一起经营。
  
      平板玻璃只是一种实用物品,说起来没什么档次可言。应该另外开一家玻璃行,主营各种规格的玻璃,包括按照顾客要求,现场划制顾客所需的玻璃尺寸。
  
      如果达到这样的要求,清韵斋的地方不但小,而且也会彻底把陶器生意搅黄了。
  
      她们这里说着话,茶室的门被敲响了。
  
      随行丫鬟开门,外面守着的婆子进来回话:“有位姓黄的姑娘,是吏部郎中的女儿,说仰慕四姑奶奶,想过来和四姑奶奶说说话儿。”
  
      夏宴清迟疑的看向杨氏和高氏,这种事情她还真没什么经验。
  
      夏小娘子回到京城,也曾经参加过几次宴会,也想当个大家闺秀、想融入京城贵女的圈子。
  
      怎奈京城贵妇贵女虽没表现出明显的鄙夷鄙视,但那避而远之的态度,和眼眸里没多少真诚的同情,让当时的夏小娘子倍感压力,自卑感更重了。
  
      之后虽然换成了夏宴清自己,但她在贵女圈子里,着实没感觉到几分善意。
  
      杨氏点了点头,无奈道:“这位黄姑娘叫黄秋容,父亲在吏部任考功清吏司。既然黄姑娘主动示好,咱们又没有说得过去的拒绝理由,还是把人请进来吧。”
  
      说着,还安抚夏宴清,“没事的,无非就是见见面,说几句话而已。”
  
      黄秋容是个身姿婀娜、面容圆润的女子,穿一身鹅黄色衣裙,眉眼弯弯,看起来极为可亲。
  
      一进门,黄秋容先把屋里众人看了一圈,笑眯眯的眼眸定格在夏宴清身上:“夏姐姐还认不认得我,我可是记得姐姐的。夏姐姐做的都是大手笔的事情,我们一起的小姐妹只要一提起你,那可都仰慕的紧呢。”
  
      先和夏宴清相互见礼,又转向杨氏和高氏,“秋容见过二奶奶、四奶奶,冒昧打扰,望您二位不要怪秋容鲁莽才好。”
  
      杨氏和高氏连忙还礼,又让夏涵和夏熙行礼、叫了人,几个人才互相谦让着落了座。
  
      这位高情商的黄秋容姑娘刚一落座,对夏涵和夏熙又是一顿猛夸,把夏涵夸的都不好意思了。反倒是夏熙小姑娘年幼,对黄秋容的夸赞很当真,乐呵呵的听着,大大的眼睛里闪的都是小星星。
  
      夏宴清在一旁看得佩服不已,这一通操作下来,如行云流水般情真意切,没有一点违和感。
  
      但对于夏宴清来说,这种没来由的亲热和自来熟,很有无事献殷勤,非奸即盗的感觉。
  
      “夏姐姐你好厉害呢,秋容听说夏姐姐博闻广记、聪慧过人,短短时间就读了好些书。不知姐姐都读写什么书,推荐一些,让秋容也多谢见识。”一轮的常规应酬告一段落,黄秋容一脸仰慕的对夏宴清说道。
  
      “这个……嘿嘿,”夏宴清干笑两声,“黄姑娘一定是听了不实之言,我不过一个村姑,也就是回到京城才跟着先生认了几个字,粗陋之极。不像黄姑娘这样的名门闺秀,个个熟读诗书,所做都是风雅之事。该是宴清仰慕黄姑娘才是。”
  
      短短这么一会儿功夫,夏宴清就感觉到在社交技能上,自己和黄秋容差距很大,只好把黄秋容捧得高高的,自己能躲远一些。
  
      黄秋容一点儿没受夏宴清的言辞影响,亲热的嗔怪道:“夏姐姐就不要笑话我了,给姐姐说个实话,那些诗文书画什么的,都是咱们实在闲着没事,弄出来充场面的,没几个有真才实学。”
  
      这番话说的,别说夏宴清,就是杨氏和高氏也是一脸的错愕,之前接触不多,这位黄姑娘这么天真洒脱的吗?
  
      黄秋容说着话,还一脸的怅惘,“若我有夏姐姐十之一二的本事,自不去学那没用的劳什子诗词书画,我也要去外面做大事。”
  
      这个……夏宴清就不好接口了,大家这才是第一次见面,不过十几分钟,彼此互不了解,她不知道说什么才合适。
  
      高氏快人快语,笑着说道:“黄姑娘可不要妄自菲薄,宴清和你们的经历不一样,她是做惯了事情的,是个闲不住的性子。黄姑娘却是黄大人自小培养的名门闺秀,自当娇养。”
  
      黄秋容掩嘴而笑:“瞧四奶奶说的,我可不想被这样娇养,我宁愿像夏姐姐,像男子一样在外面做事才好。”
  
      紧接着,话锋一转,对夏宴清说道:“过几天,我们府里要办个青荷宴,秋容老早就想给夏姐姐送个帖子,却怕太过莽撞,今日可巧就见面了,还一见如故。秋容明日就把帖子送到府上,夏姐姐一定要赏光啊。
  
      青荷宴?夏宴清瞬间就想起成郡王府的赏菊宴。虽说那次宴会她没吃多大亏,但那种被众人审视侧目的感觉,着实不让人愉快。
  
      而且,这位黄姑娘的高情商并没维持到底,这时就有些漏馅了。
  
      刚才还盛情夸赞、想像她一样在外面做事,可落实到实际行动,却是要通过京城闺秀的经典方式和她交往。
  
      夏宴清摇摇头,歉然道:“多谢黄姑娘好意,严格说起来,宴清只是个村妇,且是个经商的和离妇人,着实不适合和大族贵女来往。这么大的场合,宴清就不去扫大家的兴了。”
  
      黄秋容张了张嘴,饶是她口齿伶俐,对于夏宴清的推托之词,却也找不出反驳的言语。
  
      人和人交往,不但要看是否情投意合,还要看身份层次。如果没有特别的原因,商贾妇人的确难以进入京城大族女眷的交往圈子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