书荒啦文学网 > 琉璃满京华 > 第一百九十五章 有事单独说

第一百九十五章 有事单独说

    黄秋容纠结的扯着帕子,皱眉想了好半天,才说道:“秋容是着实喜欢夏姐姐的,夏姐姐若不愿出席那样的场合,那秋荣就去府上拜望姐姐好了。”
  
      自顾自的说完,黄秋容面上露出轻松的笑容,似乎解决了一件大事,重重的点了点头:“嗯,那就这样说定了,过两日我就差人给姐姐送帖子去,姐姐千万不要嫌弃我。”
  
      似乎怕夏宴清拒绝似的,她把话说完,立即就起身,冲着屋里众人屈膝行礼,之后一边摆着手,一边连声说着“留步,留步”,袅袅娜娜的走了。
  
      “她真要去咱家?”夏宴清一脸愕然,看向杨氏和高氏,贵圈行事都是这样自行其事,不用和对方商量妥当吗?
  
      杨氏望着黄秋容的背影,也是愣了愣,然后才笑道:“这位黄姑娘倒是一向以率真、爽快著称,却没想到会爽快到如此程度。”
  
      “难道真要我在家等着招待她?”夏宴清问道。
  
      杨氏拍了拍她的手,温言说道:“父亲终究是朝廷四品官员,你身为父亲的女儿,这些事总要接触的。既然她有意交往,你就先和她来往着,看是否和你对脾气。若喜欢自是最好,你也该有几个朋友了。若不喜欢,以后再找托词也不迟。”
  
      隔日,黄秋容的帖子就到了,声称五月初八,她要来夏家拜访夏宴清。
  
      …………
  
      一直到初八那日,黄秋容在夏家二房做客离去,邵毅才得到消息。
  
      邵毅听知睿禀报,夏宴清在家接待了黄秋容,先是愣了愣,紧接着,面色就阴沉下来。
  
      上一世,他定的那个未婚妻洪明月,虽然瞧不起他母亲,可是在和黄秋容交往之前,这种瞧不起也只隐含在神情和眉梢之间,并未恶语相向。
  
      黄秋容有没有撺掇洪明月,他不知道。但自从洪明月身边多了黄秋容这个密友,对母亲的恶感越来越甚,直到最后伤了母亲的身心。
  
      如今,这个女人又凑到阿灿跟前了!
  
      难道真是冥冥之中的安排?凡是要嫁入邵家的人,都会被着黄秋容盯上,一定要把他的亲事酿成惨剧?
  
      看看天色,已经是申时末,虽然天色还大亮,却也不是找夏宴清谈这事儿的时候。
  
      就算他追去夏家,不但见不到夏宴清,没准还会让他未来的岳家错愕,以为他是个不懂礼数的冒失鬼。
  
      第二天,在琉璃作坊的琉璃操作间,夏宴清和乔辰生商议琉璃试验的几种配方,另有两个半大小子在旁帮着称量主料和辅料。
  
      刚把配方里的东西记录下来,大壮媳妇进来禀报:邵大爷来了,说是要求见姑奶奶,如今正在管事房候着。
  
      夏宴清简单交代了乔辰生几句,就往外走。
  
      虽然她被人在朝堂上弹劾,但那弹劾却是失败了,更何况,她身旁随时跟着两个丫鬟,作坊里里外外都是人,她压根儿就没有和邵毅单独相处的机会。
  
      可这话却是说的早了点。
  
      在管事房,两人见礼落座。
  
      邵毅身边站着修远,另有两个小厮候在稍远些的地方,随时听命。
  
      夏宴清身边是心秀和心容,门口还有大壮媳妇候着。
  
      刚坐下,夏宴清也不耽误功夫,直接问起邵毅的来意。
  
      邵毅先扫一眼屋中其他人,说道:“我有事想单独和夏姑娘谈谈。”
  
      特么,幸亏她刚才只是在心里想了想两人没有单独相处的机会,没把话说出来。否则,这就是妥妥的打脸。
  
      夏宴清面呈难色:“这个,前些日子邵公子刚因此事被人弹劾,咱们孤男寡女的,单独谈事情是否有些不妥?”
  
      邵毅的眉毛都要拧在一起了:“若是看那些人的脸色行事,夏姑娘如今就该守在闺中,等待……”等着他托媒人上门提亲,然后痛快嫁给他就是了,省的他因为这件事夜不能眠。
  
      夏宴清的眉毛也是拧了又松、松了又拧,这货不会又要和她谈前世那些事情吧?
  
      她有点不敢听,不是怕这件事的匪夷所思,而是她一旦认可了邵毅前世那些事,那就是说,她就是邵毅天选的女人……
  
      这特么,她和这货一共也没接触过几次,没感情啊。而且,照她老爸老妈和两个哥哥,对女儿和妹妹的宠爱程度,铁定不会让她嫁给一个问题青年。
  
      她这里愁肠百转,只听邵毅说道:“真有事和你说,不开玩笑,挺严重的。”
  
      那语气,好像他俩是那种从幼儿园就合的来,然后一直同学到大学毕业似的,熟的了不得的那种。
  
      夏宴清无奈起身,没好气说道:“既然一定得两个人谈,又是行礼又是让座的,弄这一通虚礼干什么?走吧,外面说去。”
  
      说着,当先起身,再没管那些礼数,径自迈步,向屋外走去。
  
      邵毅笑了,夏宴清的这种态度,让他有种面对着展七的感觉,这哪里像个女孩子嘛?
  
      心秀和心容有眼色,两人招呼着修远三人,拿了屋里的两张椅子和一张小几,放在屋外一株大树的树荫下。
  
      又把茶壶茶盏端出去,分别给两人斟了茶,几个人才远远退开。
  
      “你这两个丫头很机灵嘛。”有了单独说话的机会,让邵毅心下大安,由衷感叹夏宴清对丫头的教导有方。
  
      夏宴清端着茶,两眼望天,也不看是谁教出来的,有她这么个聪明主子,丫头能不机灵吗?
  
      邵毅拿起茶壶,示意她放下茶盏:“这种天气,作坊里一定很热,是得多喝些水。我再给你续些。”
  
      夏宴清皱眉,刚才还挺着急的,这时又这么多废话。
  
      她说道:“不是有很严重的事吗?邵公子尽管讲。”
  
      邵毅顿了顿,决定开门见山,“昨日你接待了一个叫黄秋容的女人?”
  
      “嗯?”他还要管她和什么人来往?过分了吧?
  
      邵毅接着问道:“你们是怎么认识的?”
  
      夏宴清上下打量他好几眼,难道这黄秋容有问题?
  
      “也不算认识,我和两位嫂嫂带着侄儿侄女在茶楼喝茶,她硬贴上来的。”夏宴清说完这两句话,明显看到邵毅松了口气。
  
      “怎么,黄秋容真有问题?”夏宴清问道。
  
      邵毅点头:“之前和你说的我的过去。我投靠靖王之后,靖王做媒,帮我定下一门亲事……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