书荒啦文学网 > 琉璃满京华 > 第二百章 人手吃紧

第二百章 人手吃紧

    邵毅见夏宴清面色有异,忙问道:“怎么,难道还真出了什么状况不成?”
  
      夏宴清把黄秋容刚才问的、镜面玻璃是不是很简单的话给邵毅说了。
  
      她很有些怅然的说道:“不知她只是随口一说,还是有意试探。如果她真有这个想法,让襄郡王府的玻璃工匠留意到,只怕用不了多久,镜面玻璃的制作技术就会被人参透。”
  
      听到夏宴清说的是这个,邵毅倒是不太担心,“应该不会吧?虽然你总说镜面玻璃的制作方法简单,但没人提示的话,寻常工匠是决计想不到的。”
  
      夏宴清叹了口气,自来就有巧夺天工的说法,很多古代工匠的手笔,在千年后都能让人叹为观止。对这件事,她是真不敢看好。
  
      “镜面玻璃和之前的压制玻璃价格一样,这也变相说明,镜面玻璃的制作工艺绝不会比压制玻璃复杂。而咱们的玻璃作坊之前很长一段时间,都在让工匠练习玻璃吹制技术。这些事情,另外那几家玻璃作坊都已从刘宝年那几个工匠处得知。”
  
      夏宴清说着,摇了摇头,“这些事情是可以给人提示的,我觉着,这个秘密怕是守不住了。”
  
      听了夏宴清这番解释,邵毅也是一阵沉默。
  
      仔细想想,作坊用那么长的时间,白养着众多工匠,没有收益,只是让工匠们练习玻璃吹制技术。
  
      之后,就推出了镜面玻璃。
  
      如果有心人能把握到这一点,也的确有可能玻璃吹制技术和镜面玻璃之间的因果关系。
  
      房间里,心秀、心容几个也面有忧色,还有隐隐的怒意。自家好端端做自己的生意,怎么总有人想着不劳而获?
  
      沉默片刻,邵毅问道:“如果镜面玻璃技术真的被人学去了,你可有应对之策?”
  
      “吹筒法制作的玻璃效率比较高,如今正是夏季,正是销售淡季,作坊现在的存货很多。”夏宴清想着自己早就有的打算,和现在实施的困难,迟疑的看向邵逸。
  
      邵毅正等她继续往下说,见她忽的停住,不由问道:“是否你已经有应对之策,却难以实施?”
  
      夏宴清斟酌着说道:“是,我想把京城玻璃作坊的存货,运往交通便利、比较繁华的州府。一边卖玻璃占据市场,一边在那里修建玻璃作坊,等到入秋,玻璃开始进入旺季,作坊也建成,各地也就能自给自足了。”
  
      “嗯嗯,”邵毅连连点头,赞许道,“你这想法很不错。”
  
      这个先机很重要,没人能学会镜面玻璃制作那是最好,扩展玻璃生意那是百利而无一害。
  
      万一被人把技术学去了,这几个作坊也没什么优势,在京城没有,别的地方一样没有。
  
      夏宴清为难道:“可是,我这里很缺人手。”
  
      之前培养那些工匠,她就是想以京城为中心,往外扩展玻璃生意。
  
      却没想到,出了成郡王这么个心机深沉的,把玻璃制造技术带去了南方,迫使她仓促应对,往平阳郡分走大半人手。
  
      如果现在继续扩展,那是真没有可用的人了。
  
      工匠倒是可以抽调,每个地方派一两个工匠,再带上几个熟练工,勉强可以应付,以后再慢慢补充人手。
  
      但管理生意的管事却是没有了。”
  
      夏家二房本就没多少产业,家中人口简单,管事本就不多。她开始做生意,家里已经把几个精明能干的人都调给她了。
  
      这是去外地扩展业务,在这个交通和通讯都不发达的地方,把生意交给仓促雇用的管事,夏宴清是一百个不放心的。一个不小心,那就是给别人做嫁衣,自己白忙活一场。
  
      她迟疑再三,才问道:“不知邵公子是否有可靠的人手?”
  
      不能回应人家的感情,还总需要人家帮忙,夏宴清自己都觉得不好意思开口。
  
      邵毅却很高兴,阿灿缺人手,首先就能想到他……
  
      “有,我家几处产业,用的人都是父亲留下的老人,他们也各有家人儿女,忠诚度绝对没问题。只要夏姑娘需要,我随时把人抽调过来。”
  
      夏宴清松了口气,“那行,我这就去计划,看需要在哪些地方扩展玻璃生意。定下之后再找邵公子商议,其他嘛……”
  
      ……亲兄弟明算账,虽然邵毅有前一世对那个阿灿的钟情,但就这么把生意全权交到邵毅手上,却也不太妥当。
  
      “这些扩展生意,管事用邵公子的人,账房由我来派,不知道公子可介意?”
  
      邵毅听得哭笑不得,“这些人是借给你的,工钱在你这里领,也就是你的人了,只听你吩咐。他们怎么做事,人员怎么安排,当然都是你说了算。”
  
      “……哦。”夏宴清略显尴尬,好像总是她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的。
  
      “这个,我回去和父兄商议一下,若不出意外,扩展的玻璃生意,依然算邵公子一成半的股。”
  
      邵毅微笑:“都行,夏姑娘说了算,怎么都可以。”他的银子也就是她的,随便她给多给少、给不给都行。
  
      夏宴清被邵毅眼中的笑意看的又是尴尬、又有些心慌,“那,要不,先就这样?等我定好了再找邵公子商议。”
  
      “行,那你先忙着。”今天这一趟走的很值,邵毅见好就收,起身告辞。
  
      作坊周围有知睿手下的闲汉看顾,听说黄秋容去了窑场,邵毅这才急急赶过来。
  
      为的就是给夏宴清一个理由,以后凡是她不愿接待的人,都可以推到他身上,把来人拒之门外。
  
      却没想到还带出急需扩展玻璃生意的事情。
  
      在缺少人手的时候,夏宴清能最先想到他,说明除了家人,夏宴清最相信的就是他。
  
      这也就罢了,最让邵毅高兴的是,他刚才居然在夏宴清脸上,看到了一丝慌乱和不知所措。
  
      这是多大的进步啊?
  
      把邵毅送走,夏宴清找来乔辰生和另两个管事工匠赵山、刘世贵,商议正在准备烧制的一批琉璃制品。
  
      这个时候,也可以推出一批玻璃器皿。
  
      对开模具她早已经准备好了,可以做一批实用性的瓶子。
  
      大概是华夏子孙的独有观念,夏宴清总觉得,玻璃的清透感很没内涵。对于使用器皿,她还是觉得陶瓷更内敛、更韵味悠长一些。
  
      但是,小一些的玻璃瓶,功用性也很强。至少能让放在里面的物品一目了然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