书荒啦文学网 > 琉璃满京华 > 第一百一十八章 坦然承认

第一百一十八章 坦然承认


  听了英嬷嬷的话,邵母叹了口气,“真正是造化弄人啊。说起来,两个都是可怜人,只是,那徐氏虽经过了一些波折,好歹随了她的心愿。夏家这位姑奶奶却是可怜,经历这许多坎坷,最终却落得个和离回娘家的结局。”
  邵毅没有一点儿心有戚戚的同感,只顾把自己那副插屏,挨个从底座上取下,放进匣子里。
  他甚至在想,幸亏和年幼阿灿定亲的是王晰那个蠢蛋,否则,若阿灿和丈夫过的和美,哪还有他什么事儿?
  他就是命好,活了两世,两世都能和心爱的女子相遇。
  邵母和英嬷嬷看着无动于衷,甚至心情很好的邵毅,都是觉得诧异。她们两人这里感叹,命运对夏家女子不公,而作为合伙人的邵毅,那神色,看着居然和她们截然相反的样子。
  忽然间,一个念头在邵母心头迸开。
  她先看了英嬷嬷一眼,然后挥手让两个丫头退下。
  邵毅收拾了匣子和插屏底座,打算回自己房里了。
  若是平时,他在家的时候,都是母子两人一起用饭的。但今天的晚饭则是不用了,才从酒楼出来,还饱着呢。
  邵毅已经站起身,打算告退的时候,却见邵母看他的眼神里,带了很明显的审视。
  “娘,怎么了?”邵毅不解。
  “那个夏家的姑奶奶,承安你是不是和她比较合得来?”,邵母问道。
  这种问话方式,立即让邵毅想起早间程幼珽问他的话。
  只这一天,他居然两次被人看出心思。他表现得有那么沉不住气、有那么明显吗?
  俗话说,知子莫若母,邵母一见邵毅的迟疑神色,心里就是咯噔一下。
  “承安,你是否真别有打算?”
  邵毅已经承认了一次,当然也不怕承认第二次。而且这事儿迟早要说,母亲问起、他顺口承认,比他自己主动提起更容易一些。
  “宴清是个好姑娘,聪明能干、心地善良,儿子很喜欢她。”邵毅坦然说道。
  “你……”只一个字出口,邵母就卡住了,好半天才艰涩说道,“你已经被母亲的身份拖累苦了,如果再娶一个和离女子为妻,岂不是一辈子都要被人嚼口舌?”
  邵母觉得自己就是一个身份有问题的女子,所以才会给儿子造成了诸多困扰。
  可是,身为一个身份不好的女子,她也着实不忍心用太苛刻的言辞质疑夏氏女。
  再想到赫赫大名的玻璃生意,邵母还有另一层担忧,“还有呢,夏家女子这么大的本事,又出身大家族。她家父母亲人肯把女儿嫁给你吗?”
  邵毅本就知道,母亲一定会在夏宴清的身份问题上纠结,却没想到,母亲还能说出后面的话。
  邵毅笑道:“娘您也太小瞧儿子了。您的儿子仪表堂堂,一心上进,夏家一定愿意把女儿嫁给我的。”
  邵毅把话说得中气十足,可是,遇到母亲那十足怀疑的眼神,气势不由得就坠了下去,“这个,母亲您相信承安,承安一定会努力,努力让夏家父子愿意把宴清嫁我。”
  邵母眉头皱的像是再也舒展不开似得,“你这才是初次成婚,娘还是希望你能娶一个初嫁的姑娘,哪怕身份低一些也没关系,只要品行端方、不被人说笑就成。”
  邵毅晃了晃手中的匣子和插屏底座,笑着说道:“您也说了,宴清有那么大的本事,说不定人家还不乐意嫁给我呢。这事儿咱们还是先放一放,以后再说。”
  说着话,一边转身,一边冲着身后摆了摆手,推开门,一溜烟儿的走了。
  自己的母亲自己知道,邵毅清楚,照着母亲刚才说的那番话,并非坚决反对他娶阿灿,只是更希望他娶一个身家清白的姑娘而已。
  邵母看着邵毅离开,脸上愁云密布,她也知道自己儿子。
  前两年,她就想过给儿子说个媳妇,让他的性子安定下来,不要再和那些纨绔在京城厮混。
  怎奈儿子的心思根本就没在女人身上,每每和他提起说亲、相亲,他的头立即摇得像拨浪鼓似的。
  谁知道,一直拖到了二十一岁,他在女子的事情上忽然开窍了,可这开窍,却是为的一个和离女子。
  邵母愁思百转,之前是怎么劝,邵毅也不肯娶妻,她着实没办法。
  如今,他自己相中了夏家女子,只怕也没人能阻拦得了他。
  唉,这事儿可怎么办?
  如果夏家姑娘和姑娘的父母家人,相不中他这身份尴尬的儿子,照着儿子这脾气,岂不是要打一辈子光棍。
  …………
  清韵斋的玻璃插屏还在备货中,距离上市还有一段时间。
  可玻璃插屏之精美绝伦,已经传遍京城。
  乔其雄和程幼珽廷拿的松鹤延年,两人一回府,就献宝似的、分别把东西送给各自的祖父和祖母。
  高寿的老人家,看到这种好寓意的物件本就高兴,而这种玻璃插屏又如此新颖,那白色玻璃像化不开的雾一样,它衬托出的松鹤吉祥,更容易让人心生欢喜。
  看到自家长辈老眼灼灼的欣赏插屏,乔其雄二人,又分别对着家人,把玻璃行和玻璃插屏加大力度吹嘘一番。
  没用多久,老太爷、老太君得到世间罕有的玻璃插屏,就在府中上上下下传开了。
  张永昌则是把简笔山水画插屏,送给了祖父张尚书。
  张尚书本就是文人出身,特别喜欢书画之类的物品。
  而这四幅插屏用的是简笔,是这世上从未见过的一种画法,张尚书立时就心生喜欢。
  更兼有这种画用的是双色玻璃,经过雕刻和打磨实现,让插屏更添了几分贵重。
  作为庶子庶孙的张小五,着实被张尚书夸赞了一番,引得家中叔伯和堂兄弟们眼热不已。
  这小子从小就是被他们看不起和欺负的存在,也就是之后和邵毅等人混作一处,有人给他撑腰,他在府里的日子才好过了些。
  如今,又是凭着和纨绔厮混,居然能得到祖父的夸赞,这让他们这些勤奋学习、不断努力的子弟情何以堪?
  这份不甘心和不乐意,源自玻璃插屏,于是,这新画法的山水画插屏,在张府也是赚足了名声。
  不过一天,京城就又有了清韵斋的新品传闻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