书荒啦文学网 > 琉璃满京华 > 第二百二十章 怎么这么搞笑呢

第二百二十章 怎么这么搞笑呢

京城关于玻璃插屏画作的对比议论兴起时,夏宴清知道,这事儿讨论的这么热闹,站在夏珂这个当儿子的的角度,是没办法把老宅撇开了。
  
  无奈,她只得带回松鹤延年和牛气冲天两套插屏,声称是送给祖父祖母的。
  
  夏珂知道这是女儿体谅他,便也不多言,亲自带了小厮回到夏家老宅。
  
  进到府中,给夏大学士和吕老夫人见礼时,屋子里的气氛还颇有些紧张。
  
  待到夏珂说明来意,把随行小厮喊来,拿上两套插屏时,夏大学士的脸色才缓和了很多。
  
  可吕老夫人看向夏珂的眼神依然挑剔:“自家孙女做出来的物件,已经被外间传得沸沸扬扬,你父亲这里却连看都没看过一眼。你可知道,他在外人面前有多丢脸、多尴尬?”
  
  夏大学士的眼睛,本来是追着小厮安装插屏的手的,可是被吕老夫人这么一说,这两天心里的憋屈,立时又涌了起来。
  
  好在他并未出口责怪,而是先叹了口气,才说道:“说起来,宴清有这等本事,也是家族有幸。可是,自她开始做生意,为父不但没有半点荣光,反而处处落于人后,被人侧目。哪怕你们没有东西孝敬,提前知会一声,也让我心里有个准备。”
  
  夏珂在椅子上欠了欠身,歉然说道:“儿子本想着,咱们都是自家人,应该不在意这些的。为了宴清的生意好做,玻璃行的东西,差不多都是在市面推出之后,才会往家里拿。咱们都是家人,无非就是晚一些使用,并无妨碍。儿子以为父亲不在意这些虚名。”
  
  夏大学士被夏珂说的滞了一滞,他若再多说,那就是在意虚名了。
  
  可若是不说,这次次都落后于人的滋味,着实不让人舒服。
  
  只要想想昨日和前日,展康文、张远泰几人那得意神色,他就心里发堵。
  
  这种能被人羡慕嫉妒的优先权,原本应该属于他这个夏家家主的,之后才能轮到外人。
  
  可是被次子这么一说,似乎他把自家的荣光机会让给外人才是正理,这是什么道理?
  
  夏大学士是不好说话,可吕老夫人却没这个顾虑。
  
  她冷哼一声,说道:“正因为是自家人,才更要紧着给自家人涨颜面。明渝,不是我说你,你家那个女儿,不但不把我们这祖父祖母当回事,就连你这父亲,她也没看在眼里。至少,在她眼里,你们父子远不如那几个纨绔来的重要。”
  
  吕老夫人这番话,让夏珂沉默良久。
  
  他这嫡母果然见不得他有好日子过。
  
  他这女儿丢失十几年,好不容易才找回来。即使她有什么地方做的不好,她这当祖母的,也应该慢慢开解,而不是说出如此露骨、离间亲情的言语。
  
  他的女儿自然是看中他们夫妻和两个兄嫂的。
  
  玻璃作坊和琉璃作坊只要出了新品,女儿都会第一时间拿回去,让家人观看品鉴,只不过没放在明处而已。
  
  就像这次的玻璃插屏,插屏上的花色,那都是自己长子搜罗来,或者照着女儿的要求、找人画的,他们几人几经商议,才确定下来的方案。
  
  而玻璃插屏打磨出成品,自然也要拿回来,大家一起观看效果。
  
  至于自家为什么没有提前摆放,最主要的原因还是他不愿委屈女儿。女儿之所以在懵懵懂懂之时嫁入王家,那都是祖父祖母和堂姐妹们推动的结果。
  
  他若用了女儿作坊的上好物件,那么他要不要给父亲也送一份过去?若送了,他又把女儿的心情至于何地?
  
  再有,玻璃插屏的名声还没闯出来,就被自家人不当回事的先用上,就算有自家人自吹自擂的宣扬,这插屏又有什么珍贵可言?
  
  女儿不愿意搭上自家生意火爆的机会,来讨好和他们并不亲近的祖父祖母,这无可厚非。
  
  吕老夫人没看出夏珂的真正心思,见她说了那番话,夏珂就沉默不语,以为她的挑拨起了作用。
  
  当下也不多说,生怕说多了反而激起庶子的反感,只心满意足的品着茶。
  
  一时间,场面就有些犯冷。
  
  既然说不到一起,东西也拿来交给了父亲,夏珂便打算告辞。
  
  哪知还没起身,就被闻讯赶来的夏琛和夏琳打断了。
  
  两人也是因这两日关于玻璃插屏的传闻,搞的极为尴尬。
  
  自家侄女儿作坊的东西,别人问起他们时,他们却只能含糊其辞。甚至别人还能去那几个府上看看实物,他们却只能假装见惯了、不稀奇的样子。
  
  这时听闻夏珂过来,立即就想着过来质问一番。心中也隐有期盼,也许夏珂此行正是给他们送东西来的。
  
  这一进门,两人的眼睛果然就被八仙桌上、已经安放好的插屏吸引了。
  
  两人几步上前,先是打量一番,然后就有些火大。
  
  “二哥,宴清作坊的玻璃插屏已经被外界传的那样热闹,你这才登门,不嫌晚吗?来晚也就算了,你这只拿来两套插屏是什么意思?难道我和大哥不配做宴清的长辈不成?”夏琳急赤白脸的质问。
  
  给父亲和嫡母送插屏,夏珂那是没办法,有孝道管着。
  
  对这兄弟二人,他却是没这份顾忌,“抱歉了,三弟。当初宴清送出那几套插屏,也是想看看这东西是否受人欢迎,才敢确定是否要多做些。宴清那里没多少存货,这两套也是宴清精心挑选出来,特意给父亲母亲的。”
  
  “……”夏琳瞪着眼睛,脸色变换了好几次,终究也没好意思说出,他要去侄女的库房清查。
  
  夏宴清就知道,她老爸即使送老宅东西,也不会受好气。
  
  但是,缠着夏珂问出此行经过时,还是被气笑了。
  
  这古代人的家庭模式还真有意思,你对人家付出了多少,心里就没点那啥数吗?
  
  尤其是吕老夫人,既没生又没养,还在夏珂成长的过程中没少使坏,她怎么就能这么得劲儿呢?
  
  对于夏小娘子来说,他们这些人就更没资格提出任何要求了。
  
  她现在深刻怀疑,上一世的夏小娘子被他们推入王家那个火坑之后,是坐着王晰正妻的位置上,郁郁寡欢了三年。然后,又在外出观灯时被掳走,最后身陷青楼而身死。
  
  就是这等行径,夏斌夫妇还想着,她这里一旦有了什么稀罕东西,首先孝敬他们,怎么这么搞笑呢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