书荒啦文学网 > 琉璃满京华 > 第二百二十二章 把她塞进邵家

第二百二十二章 把她塞进邵家

京城这两家玻璃行当初可是信心满满的,以为已经掌握了玻璃的做法,马上就能经营暴力行业。可是,却被清韵玻璃行的一系列操作搞得焦头烂额。
  
  如今,清韵玻璃行的玻璃依然是二十两银子一块,而他们两家的玻璃价格已经降到了十八两。
  
  即使这样,依然有大量的主顾,慕名前去清韵玻璃行购买玻璃。
  
  虽然气候转凉,眼看就是深秋,可这两家的玻璃销量却并未见多少好转。
  
  如今,京城又把清韵斋还未面市的玻璃插屏传的神乎其神,这直接导致更多人宁肯多花二两银子,也愿意光顾清韵玻璃行。
  
  当时,他们认定玻璃行是暴利行业,投入大量人力物力,甚至玻璃作坊都要建的比清韵斋的玻璃行更大,哪知道会面对这样的情形?
  
  人家清韵斋的作坊技术全面,不但经营玻璃,另外还有玻璃瓶和玻璃器皿。
  
  如今京城大多数权贵和富豪之家。厨房、餐具、茶具此类地方,除了传统的瓷器陶罐之外,都有玻璃器具参杂其中。
  
  而他们商行经营的玻璃种类,只有一种玻璃板,那种孤单和凄凉,简直不足为外人道哉。
  
  因为自家有玻璃作坊,再加上清韵斋有邵毅参股,襄亲王妃格外注意京城的玻璃行市。
  
  京城市井之间,把玻璃插屏传的神乎其神的时候,襄亲王妃终于下了决心,决定想办法,把那个明明倾心于邵毅,却假装一心要为她分忧、替她舍命的黄秋容嫁进邵家。
  
  那个贱/种总是要娶妻的,与其娶了不好控制的别家女子,还不如把黄秋蓉塞给他。
  
  黄秋蓉恋慕邵毅是不假,可她提起邵毅身世时,对其母邵秀儿的不屑和嫌弃,绝对不是在她面前做样子,那是真的以为邵秀儿玷污了邵毅、玷污了她。
  
  还有她对玻璃生意的渴望,大有利用价值。
  
  把这样一个女子嫁进邵家,妥妥的能把邵秀儿那个贱/人处理掉,也能借着邵毅妻子的身份介入玻璃作坊。
  
  到时候,她襄亲王妃想要什么玻璃方子,那都是一句话的事儿。
  
  顶多在玻璃生意中让些小利给黄秋容,就足以让她满意。
  
  到时候把夏家女的生意搞黄,全盘由自己接手,就算让些小利给黄秋容,又有什么关系?
  
  襄亲王妃坐在明亮的窗前,看着渐渐有了萧瑟气息的院中草木,想着这件事该怎么进行。
  
  …………
  
  9月中,清韵斋的八种玻璃插屏,正式上架销售。
  
  同一天,清韵玻璃行的玻璃器皿也上了新货,看起来竟是和玻璃插屏同款样式的。
  
  玻璃碗碟和杯子的外壁,也有乳白色玻璃花色。
  
  有一枝寒梅、两朵梅花、几个花苞的,也有一支短竹、几片竹叶的,或者几条兰草、一朵兰花的,竟也有八种花色。
  
  简洁明快的花纹,薄薄一层的凹凸感觉,给玻璃器皿的外观和触感更添了些趣味。
  
  这日,清韵斋店铺自然人流不断,只是,看的人比买的人那是多得多了,把虚假的生意兴隆的气氛烘托到了极致。
  
  很多人争相观看、甚至影响了玻璃插屏销售的原因,竟然都是为了近距离对比各种玻璃插屏上的画作。
  
  对比的焦点,当然集中在极具争议的牛气冲天和传统吉祥图,到底哪个更具观赏性和艺术性。
  
  虽然看客多过顾客,但康掌柜丝毫不敢怠慢,这些口沫横飞的人,差不多都是闲着没事、但影响力很大的所谓的文人雅士。
  
  若是把这些人得罪了,被他们大范围诋毁自家插屏,那才叫冤枉。
  
  但若任由这些人在店面来回对比议论,那他家还能做生意吗?
  
  夏宴清本就担心这天的生意有问题,早早就乘坐一辆不起眼的马车,在不远处看着清韵斋的店面。
  
  结果就真被她来对了,这闹哄哄的,哪里是做生意的样子?
  
  “心容……”夏宴清对心容交代一番,看着她跳下马车,往清韵斋而去。
  
  此时,康掌柜正在店里忙着招呼众人,疏导那些辩论摆件孰优孰劣的文人。
  
  听着小伙计报信,说心容姑娘寻他有事,连忙转出后堂。
  
  听了心容的交代,康掌柜立即支银子,招呼手下得力伙计,前去距离清韵斋最近的馨茗茶楼,在二楼大堂订两桌茶点。
  
  他自己则返回店面。
  
  一进门,先拱手一礼,朗声说道:“各位先生,光临小店,小店不胜荣幸。”
  
  店中人齐齐向他看来,尤其那些自诩清高的文士,一副“这还用你说”的不悦样子,好像他们来此,真的能让清韵斋蓬荜生辉似得。
  
  康掌柜继续拱手笑道:“咱们的插屏能得各位先生瞩目,着实有幸,怎奈这里人声嘈杂,地方逼仄,着实委屈了各位。”
  
  文士们打量着这个做生意的地方,还有不断来往的客人、以及围观他们的众人,对康掌柜的话深以为然。
  
  “小店前方不远处就是馨茗茶楼,在下的意思,小店在茶楼为几位先生定两桌茶点、笔墨纸张若干,方便各位先生畅所欲言,发表各自的观点。顺便也能替小店在茶楼扬名,在下先在这里拜谢各位先生。”
  
  立即就有人捻须点头。
  
  若是为了白吃人家茶点,被人请出清韵斋,他们是不依的。他们都是读书人,都是雅士,岂能用此等行径玷污他们?
  
  但若是为了帮忙清韵斋扬名,这事儿就另说了,做一做也未尝不可。
  
  康掌柜心中不屑,面上依然是一副盛情样子:“各位先生若瞧着此法可行,小人这就让人去茶楼接洽此事,可否?”
  
  这还哪有什么不可以的?铁定可以了!
  
  这些文士若是咬咬牙,倒是也能花五百两银子买一套插屏回去。
  
  但那不是还得花五百两纹银吗?而且,只能品鉴一套,哪有把这几套受热议的插屏全数置于茶楼,任他们品鉴来的有品味且过瘾?
  
  康掌柜终于松了口气,立即差了伙计给这些文士领路,又另外拿了没开封的插屏存货,前往茶楼安放。
  
  十几个文士前往茶楼,后面还跟了若干看热闹的人。
  
  这些人一离开,清韵斋才有了些做生意的样子。虽然人没有之前那么多了,可真正想买插屏、或者只想开开眼的人,也能安安静静的挑选、观看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