书荒啦文学网 > 琉璃满京华 > 第二百三十章 一波三折

第二百三十章 一波三折

    就像夏宴清估计的那样,那两个摆件送入皇宫,真的没激起丝毫浪花。
  
      近两天也有朝中重臣,进入御书房,也只见到一套牛气冲天的玻璃插屏。摆件什么的,大家压根儿就不知道有这么回事。
  
      清韵斋和玻璃行依然按部就班的经营着自己个儿的生意。
  
      虽然生意没热闹到拥挤抢购或者排队的地步,但客人也是来往不断,生意之兴隆,羡煞同一条街上的店铺。
  
      夏家窑场的打磨工坊又添了四幅花色的插屏,至于牛气冲天、松鹤延年和那几幅简笔画,早已经停工。
  
      只是这次,夏宴清看着那几幅插屏闹心,干脆把插屏打包、收入库房,底图也付之一炬。
  
      邵毅进献摆件的三日后,皇帝考校太孙功课时,把两个牛气冲天摆件中、牛犊的那个,赏赐给了太孙。
  
      并叮嘱太孙和教导太孙的几位先生,说太孙个性绵软,善良有余、魄力不足,请各位先生善加引导。
  
      然后又勉励太孙,说心地善良是优点,可若太软弱、慈心太重,那就是缺点了。要他从那个摆件上做些体悟,体会一下初生牛犊不怕虎的气势。
  
      这档子事儿发生时,众多官员、皇子皇孙以及太监宫女在场。
  
      这其中,就有见过同款插屏的人。
  
      把插屏中的小牛图案和这幅琉璃摆件相对比,几乎就是把其中一个的平面图案,做成了具体物件。
  
      皇帝对太孙的教导以及期望是什么,那是朝政,是皇家的事情,夏宴清觉得和她没多大关系。
  
      可是,原本人们看到包括牛气冲天在内的三幅插屏时,那种鸡肋感,买下来不甘心、舍弃了依然不甘心的纠结状况哪儿去了?
  
      为什么忽然之间,好多人都来清韵斋,争着抢着要购买牛气冲天插屏?
  
      伙计告知没有之后,买家说,单独的牛犊单幅插屏也可以。
  
      再次告知没有后,人家就想用银子砸死伙计和康掌柜:“你说吧,要多少银子才肯卖?我愿出双倍价钱。”
  
      然后有人哄抬物价:“三倍三倍,掌柜若有存货,我愿出三倍价格购买。”
  
      一直没出现的、几乎挤爆清韵斋店铺的场面,这时终于出现了,可是……
  
      “各位贵人,咱们是真的没货啊。”
  
      康掌柜,和伙计们给客人解释的口干舌燥。
  
      尤其康掌柜,都要哭了,之前我家可是把牛气冲天摆在最显眼的位置上的,怎奈你们都不买啊。
  
      结果把我家姑奶奶惹恼了,剩下三套姑奶奶收回去,不卖了。
  
      看看现在怎样?后悔了吧?早干嘛了?
  
      “那我们交定金,你这里什么时候有货,我们什么时候来取。”
  
      “对对,咱们交定金。”
  
      康掌柜:“……各位,真没有啊。”
  
      立即就有人不乐意了:“你家做生意也太不厚道了点,想涨价就直说嘛。现在没有,咱不是说了,给你时间备货吗?你还推脱个什么劲儿?”
  
      “算了,涨价就涨价吧,咱这不是为了教孩子吗?这位掌柜你说吧,要多少银子一件?为了孩子的将来,咱不差那几个钱。”
  
      康掌柜在柜台里连连作揖:“各位贵人,各位贵人且听小的说一句。咱们开门做生意,哪有有东西不卖的道理?只是,牛气冲天和松鹤延年等三套插屏,自上架以来,销售实在惨淡。
  
      我们东家见没销路,已经把底图都扔进火盆,转而制作新样式插屏了。各位主顾要不先看看另外几种样式,也很不错的。”
  
      “……”另外的样式?人家太孙用的可不是您那另外的样式。
  
      好像听漏了什么?好像是把底图烧了!
  
      哎呦,暴殄天物啊!
  
      众人愣了一瞬,立即有几人开始哀叫。
  
      问题是,真的没有这种插屏了啊。
  
      他们当初倒也觉得,那四幅牛气冲天插屏很有新意,也很有趣味。
  
      可是,架不住人们都说,那东西见的人太多,着实不稀奇了。
  
      花五百两银子,买个大家熟视无睹的东西,太冤。
  
      唉,实在是错过了好机缘啊!
  
      拥挤在柜台前的人面面相觑,有点傻眼。
  
      夏家那位姑奶奶好像还不到双十年纪。一个年轻女子,因为赌气,不做那几样插屏的生意,好像也在情理之中。
  
      “你……”有人开口,想说你们东家,年纪太轻,又是女流之辈,着实沉不住气。要是换个老成持重的人坐镇,一定不能有这样的事。
  
      只是,想想人家这女流之辈,撑起了京城头一份的生意,这话还真说不出口。
  
      唉,怨自己没远见啊,若是当时买下一套,现在一转手,好一笔收入啊。
  
      ……现在没办法了,人家没货,说下大天来也没用。
  
      一拨人垂头丧气的离开,然后再聚来一波人,重新解释一遍。
  
      ……这火爆程度,生意都没法做了。
  
      送纨绔们的插屏当时各有六套,后来又补了两套。
  
      但是,被京城越来越多的人围观、引起争议之后,这几套插屏就停做了。
  
      几天前,插屏在清韵斋推出,一共作出的八套牛气冲天,展七和邵毅各一套,这几天一共卖了三套,其中还包括了皇宫买走的那套。
  
      其余三套被夏宴清收起来了。
  
      也就是说,外面还有两套。
  
      过了两天,在一家京城的酒楼,一个包间饮宴的几个富商,其中一人炫耀,他用一千五百两银子,从朋友手中买来一套牛气冲天插屏。
  
      当晚,夏家饭桌上,夏梓堂调侃夏宴清道:“人家都说你会做生意,瞧瞧你这买卖做得,简直就是一波三折,让人心跳的慌嘛。玻璃生意做成那样,插屏生意又做成这样。清韵斋外面那乌泱乌泱的人,都争着用双倍价钱买插屏,你却把底图都毁了。”
  
      夏宴清喝着汤,内心虽郁闷无比,嘴上却不肯服软。
  
      她丢着不逊的眼神,说道:“那是店里没货。若店里摆出百八十套,人家哪里还肯出双倍银子。”
  
      夏珂觉得好笑,他也没想到事情居然会有如此转折。前些日子,牛气冲天插屏被人们热议,却是褒奖不一、没有定论。
  
      谁能想到,皇帝会拿同款摆件去教导太孙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