书荒啦文学网 > 琉璃满京华 > 第二百三十二章 难道不是羊入虎口吗

第二百三十二章 难道不是羊入虎口吗

    多宝格最醒目的位置,放着的,正是那只牛气冲天的公牛摆件。
  
      怪不得每天进出御书房的人不少,可是却没人看到这只摆件,原来放到了这里。
  
      再想想给太孙的那件。
  
      皇帝留下了公牛摆件,而那只初生牛犊,大概正静静放置在太孙的房里。
  
      爷孙两人,应景的摆件和那相同的气势,邵毅更笃定了自己心中的猜测。
  
      皇帝只怕早就属意太孙继位,只是皇帝还没来得及下诏传位,就忽然暴毙,致使京城大乱。
  
      那时,不但靖王召集了麾下势力,快速夺过京城的管辖权,屠戮了很多阻挡他前进的人,进而把皇宫层层包围起来,威逼皇宫的守门兵士开门。
  
      连一向低调的江王也带了亲近部署,招集一些大臣,赶去皇宫外斥责靖王的不臣之心,其用心昭然若揭。
  
      想到皇帝的暴毙,以及皇帝暴毙之前的半年里,曾经两次委派太孙接待大理和西夷来使。
  
      还有上一世从未惹人注目、且一直未露面的成郡王……
  
      邵毅感觉自己额头又要冒汗了。
  
      “承安。”
  
      直到皇帝发声,邵毅才回过神来。
  
      他刚才心里转了很多念头,可是,在皇帝和孙从山等外人看来,他只是在盯着那个琉璃摆件发呆。
  
      邵毅连忙站起,躬身应道:“臣在。”
  
      皇帝摆了摆手,语气很是温和:“不用搞得这么紧张,坐吧。”
  
      看着邵毅坐下,皇帝才冲着身边的两个宫女和小太监摆了摆手,三人立即明白,躬身退出正殿。
  
      邵毅下意识的坐得更直了些,看来皇帝要对他说些别人不能听的话。
  
      “朕把一只牛气冲天摆件赏给了燕王,这事承安知道吧?”皇帝问道
  
      “臣听说了。”邵毅回答得中规中矩。燕王就是太孙,太子去世不久,才一岁多点儿的太孙就受到了册封。
  
      皇帝找他来,果然和太孙有关。
  
      皇帝顿了顿,继续说道:“那孩子自小就失去了父王庇护,跟着他母妃,一直过得谨小慎微,性格太懦弱了些。”
  
      邵毅做倾听状,他也的确在用心倾听,在用心琢磨皇帝的意思。
  
      “朕听说,你进到兵马司之后,真刀真枪的和夏梓堂操练了很长一段时间,竟是和他打出了莫逆交情,是否真有此事?”
  
      邵毅答:“是,确有其事。”看来,皇帝果真很注意他的。
  
      皇帝点了点头,然后就语出惊人了:“燕王身边没有个得力的成年男子做榜样,朕想让承安多带他出去转转,最好让他见识一下兵士们对练的场景,感受一下兵营的暴烈气息,也许他的性格就能硬朗起来。”
  
      “啊?”邵毅的脑子有些转不过弯来。太孙吗?太孙不是他曾经和人多次商议,想除之而后快的、靖王的竞争者吗?
  
      把太孙交给他,难道没有送羊入虎口的感觉吗?
  
      再者说,什么叫兵营的暴烈气息?皇上您是不是对兵马司的兵士有误解?
  
      “承安可是觉得为难?”迟迟得不到邵毅的回答,皇帝又问话了。
  
      虽然语气没有变化,可皇帝身上的气势,已经有了威压感。
  
      “这个,”邵毅还真觉得为难,非常为难。
  
      他起身,两步走到正殿中央,跪地奏道:“陛下容禀。太孙身份尊贵,臣,臣身份低微,实在怕带不好太孙,万一不小心让太孙受伤,或者有什么别的意外,臣是万死不足以辞其咎啊。”
  
      皇帝似笑非笑的看着跪伏余地的他,慢悠悠的说道:“当年,你才十岁,就能领着相府和威远侯府那几个小子,在外面和人斗殴。那么不收手的和人打斗,也没见你们哪个出什么危险。怎么替朕做点事,你就有了诸多理由?”
  
      邵毅这次也不躲闪了,万般为难的和皇帝对视,表达着自己不敢说出的情绪。
  
      太孙和那几家府里的庶出子弟能一样吗?
  
      之前盯着太孙的人就不少,这次皇帝把那什么初生牛犊不怕虎的摆件赏赐太孙,又说了那么多容易让人浮想联翩的话,盯着他、并怀有恶意的人就更多了。
  
      靖王、江王,再加上藏在暗中虎视眈眈的成郡王,可以说,她们中所有人,都把太孙当做潜藏的敌人。
  
      现在,皇帝说,要他把太孙带出去历练一番,这不是没事给自己找事儿吗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