书荒啦文学网 > 琉璃满京华 > 第二百三十三章 安全之地

第二百三十三章 安全之地

邵毅走出仁心堂,迎着西斜阳光的照射,满脸都是困惑不解。
  
  皇帝凭什么这么相信他?居然敢把他属意的皇位继承人,交给他带着历练?
  
  是的,皇帝这次招他进宫,可不是问他是否能带着太孙出去转转,而是走个问话的过场之后,就直接安排事情了:
  
  三日后一大早,让他去距离太子府不远的一个院子接人,接的人当然就是燕王小盆友。
  
  这这位小祖宗今年才七岁,领着这么一个没有自保能力、且说不定有很多人想他死的小孩子出宫,可想而知,他面临的压力有多大。
  
  领太孙去兵马司军营?开什么玩笑?那只是皇帝随口说说而已。
  
  兵马司人员庞杂,三教九流、但凡有点门路的人家,就想托人给自家子弟在兵马司之类、能领到兵饷钱粮的地方谋个差事,混个妥当的身家衣食。
  
  这种地方历来就是各种势力驳杂之地,他可没那个胆量,把太孙带来这里。
  
  可是其他地方的话……
  
  去哪儿呢?
  
  要说保险,他觉得除了皇宫和太子府、他们邵家就是次一级的安全之地。
  
  邵家的护卫和家奴,都是当年襄亲王留下的。
  
  后来也没买进新人,用的也是老仆和老护卫的后代。人靠得住,再加上他家护卫手底下的功夫也硬,只要是在天子脚下,保证燕王安全还是没问题的。
  
  可是,把燕王领到他家,和小孩子呆在太子府有什么区别?
  
  只怕最大的区别就是邵家人口少、又冷清,还不如太子府。
  
  邵毅愁肠百结,迈开大步,往宫外走去。
  
  …………
  
  皇帝那里,看着邵毅走出仁心堂,他才对孙从山说道:“朕瞧着,邵毅已经知道朕的打算了。”
  
  皇帝说的打算,自然是他对太孙的期望。
  
  孙从山躬身答道:“是,奴婢瞧着,邵副尉是个通透敏锐的,照着刚才他那为难神情,应该知道带燕王出行的风险。”
  
  “没想到他年纪轻轻,就能看得如此深远,着实难得。”
  
  皇帝沉吟着,半晌才又说道:“燕王年纪还轻,想要坐上那个位置,总要有些历练才行,总被人小心翼翼护在身后,那是经不起风雨的。但愿邵毅不要辜负朕对他的期望。”
  
  邵毅可以说是在皇帝的看护中长大的,那些护卫的确很周密的保护了他,可也很周密的把他从小到大的一举一动都看在眼里。
  
  那些护卫本就出身皇宫大内,只要皇帝想知道邵毅的事情,虽然不至于让邵毅一点儿隐私也没有,可他和别的势力有没有瓜葛,却是知道的清清楚楚。
  
  邵毅手里掌握着众多护卫死士,可这么多年,的确从未和任何其他势力沾边,上次又推拒了靖王的招揽,这才让皇帝放了心,终于找到一个可以信任的皇族子弟,能护佑燕王成长、登基。
  
  …………
  
  为了避人耳目,邵毅第二天没什么动作,只是让知睿关注夏珂办公期间,有没有什么固定的行动路线或者外出事务。
  
  于是,邵毅接到皇帝差事的第三日半前晌,夏珂刚在大理寺外下了轿子,就看见不远处,邵毅正带着小厮骑马走过。
  
  他见邵毅的视线顺着他看过来,便也礼貌性的点一下头,便打算转身往大理寺内走。
  
  可是,他刚点了头,还没有别的动作,邵毅已经下马,把缰绳扔给小厮,竟是大步向着他走过来。
  
  这么明显的举动,大理寺衙署还有小吏经过,已经注意到邵毅,夏珂无奈,只得停住身形。
  
  “小侄见过伯父。”邵毅在距离三步远的地方停住,深深一礼,依然做足了晚辈的本分。
  
  夏珂扫一眼正进出大理寺的两个小吏,以及稍远处经过的路人,面带微笑,伸手扶住邵毅:“邵公子不必多礼。”
  
  邵毅顺着夏珂的手势站直身体,很是欣然的说道:“这么巧啊,没想到能在这里遇到伯父。伯父这是刚从外面公干回来吗?”
  
  夏珂微笑点头:“刚才去太常寺商议些事情,邵公子也是有公干到此吗?”两人说的都是闲话,可夏珂特别注意了邵毅的神色。
  
  “嘿嘿,这个,小侄没什么事,只是偶尔闲逛至此。小侄本有事想找夏姑娘商议,可巧,这不就遇到伯父了,和您说也一样。”
  
  邵毅说着,已经兴致勃勃的探手入怀,要往出拿什么东西的样子。
  
  看着邵毅这么突然的举动,夏珂忽然就觉得,好像有什么不寻常的事情要发生了。
  
  推是推不掉了,他若是现在不接下来,这小子去找自己女儿商议,那还不如他接着,看这小子到底有什么事儿呢。
  
  “哦?邵公子有事?但说无妨。”
  
  邵毅一边致谢,一边从怀中取出一叠纸,“是这样。这几日,好多同僚都向小侄询问,清韵斋可否再出一批牛气冲天插屏。”
  
  他说着话,把那几张纸展开,双手奉给夏珂,“小侄知道,之前插屏的底图已经销毁,这是小侄找人另外绘制的一套画作。烦请伯父拿给夏姑娘瞧瞧,若还看得过眼,还是再做几套吧,不说别的,总能给相熟之人一个交代不是。”
  
  夏珂并不理会邵毅的解释,只把这几张纸接过来看。
  
  只见第一张纸上,的确画着一头冲劲儿十足的公牛。
  
  这公牛显然就是照着四件插屏中的一幅临摹下来的,只是临摹手法和画工着实不敢恭维。
  
  夏珂的视线从纸张上抬起,撇邵毅一眼,抖了抖这几张纸,,问道:“邵公子自己觉着,这样的手笔能入画吗?”
  
  “呵呵呵,”邵毅干笑两声,颇有些尴尬,“这个,小侄觉得还不错,现在咱们不是没有吗?聊胜于无,聊胜于无的。”
  
  夏珂不置可否,抽开这张,去看下面一张。
  
  果然,下一张不是临摹画,而是两行字:明日,圣上差小侄接燕王殿下出宫多些见识。小侄没有别的安全去处,希望明日去窑厂转转,望伯父应允。”
  
  窑场和夏家是邵毅唯一能想到的安全去处。夏家窑厂经过那次泄密事件,已经把所有用工仔细筛查了一遍。
  
  之后,所有关键工序,用的都是通过官府牙行买来的、来历清楚的家奴。
  
  即使招收的小工和杂工,也都经过严格的身份调查,是家庭简单、身世清白、没机会接触富豪和大小官员的人。
  
  去窑场,近距离见识各种工匠的辛苦劳作,对上位者来说,也是一种对百姓疾苦的体察。
  
  若再能领着太孙出入夏家,那就更好了。
  
  夏家有学识渊博、却没有文人迂腐气息的夏梓希,还有性格爽朗、身手了得的夏梓堂。
  
  夏梓希的儿子夏涵和燕王年龄相当,两人应该能玩到一起,说不定,以后两人共同读书求学,一路下来,可以成为相互扶助的君臣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