书荒啦文学网 > 琉璃满京华 > 第二百三十八章 皇家教育

第二百三十八章 皇家教育

    两个小家伙视线几乎要黏在晾水杯上,恋恋不舍的看着工匠把东西拿走,送入退火窑。
  
      然后,夏宴清带着太孙去了他关心的琉璃作坊。
  
      相比之下,琉璃作坊比玻璃作坊的规模小了太多。玻璃作坊不但占地面积大,而且,同样规模的作坊有三个,每一个都是琉璃作坊的三倍不止。
  
      琉璃作坊中只有三个工匠,各带着一个打下手的徒弟,进行配料和模具填充。
  
      三个工匠带着徒弟各守一摊,互不相扰。
  
      他们身边的几个工作台上,放着大小不一的各种模具。从外形上看,都是一样的粗糙,甚至无法判断模具是做什么器物的。
  
      太孙本来兴致勃勃的进来,结果这一圈看下来,着实看不出任何精妙。
  
      眼看着就要走出作坊,太孙忍不住问夏宴清道:“夏姑姑,清韵斋出售的琉璃摆件何等精妙,为何这琉璃作坊,却看不出丝毫精巧之处,所有器物都如此粗糙?”
  
      夏宴清一听就笑了,这里的确看不出什么。
  
      她做个手势,带着众人出得作坊,才笑着对太孙解释:“咱们天朝有的是能工巧匠,都能雕刻出栩栩如生的雕塑。制作琉璃的难点不在于雕刻,最难的是琉璃的烧制技术和配料。”
  
      说白了,这里面那三个工匠的技能,不是琉璃制品是否栩栩如生。
  
      而是他们在不断的试验烧制过程中,所掌握的琉璃的颜色、流动性、不同清透度的琉璃配方,以及如何通过原料调配和不同顺序的填充,来达到需要的烧制效果。
  
      刚才在玻璃工坊,工匠们往坩埚中填充原料时,太孙是特意看过的。的确都是他认为的沙石,也有少量粉末状和晶粒类的东西。
  
      而在琉璃作坊,几个工匠往模具中填充的东西,虽然和玻璃作坊稍有不同,但也大同小异。
  
      太孙奇怪的是,为什么玻璃烧出来就是透明的,而琉璃就有那许多绚丽的色彩?
  
      这大概就是夏姑姑说的,烧制技术和配料的神奇之处吧。
  
      之后,一行人又按照预定的行程,去了模具工坊。
  
      模具工坊的规模不小,分了两个部分。
  
      一部分,承担者玻璃器皿的模具制作和维护维修。
  
      另一部分,负责制作琉璃制品的模具。
  
      玻璃模具相对简单一些,只是因为玻璃的出品量大,制作模具的规模大了很多。
  
      琉璃模具的制作在于复杂,和没有重复。
  
      在琉璃模具这边,各种图和图样,伴随着相应的各种形状和大小不等的模具,放置在工作台上。
  
      工匠们也各自忙碌着自己手边的事务,制作出来的模具外形依然粗糙。但这里也有看着很是精巧的物品,就是用于塑模的、精美的石蜡雕刻品。
  
      太孙亲眼看着一个精美的石蜡蟾蜍,被石膏糊的一塌糊涂,完全看不出模样。
  
      他这才知道,为什么琉璃作坊里的模具外形会是那么粗糙、不成样子。
  
      在这里,只比夏涵大一岁的太孙的思维方式,明显和同龄人不一样。
  
      夏涵还只是在各处看稀罕,虽然也有认真听乔辰生讲解,却也只是顺着讲解听下去,并无多少自己的想法。
  
      而太孙,看到他不懂的物品、以及一些物件的用途,就会提问。明白了点头,实在不明白的,便多看几眼,似乎记下了。
  
      这一趟走下来,不但夏宴清赞叹皇家教育的厉害,就连一旁的邵毅也对太孙刮目相看。
  
      只看现在太孙的聪慧,皇帝属意太孙继承皇位,那是有绝对理由的。
  
      打磨工坊就没什么了,相对于前面那些作坊,打磨工匠所做事物一目了然了。这里并未用多少时间,一行人就转了出来。
  
      待到出了打磨工坊,太阳已经当头,马上就是正午时分了。
  
      对于两个小孩子来说,这一趟参观用的时间有点长了。
  
      一行人回到待客厅,太孙和夏涵想来是耗费了体力,刚坐上椅子,看到丫鬟端来两杯水,试了试不冷不热,两人二话不说,先灌了一杯进去。
  
      没等两人喊饿,心容给二人拿来几块蛋糕,算是给两人垫了垫肚子。
  
      这一耽搁,已经是正午了。
  
      这是太孙第一次外出,邵毅并不敢多耽搁,只在客厅稍稍歇息,便起身告辞。
  
      这么个金尊玉贵的小祖宗,夏宴清当然也不会多留,只摆手把心容叫过来,拿了两只压花的帖子。
  
      一个帖子递给伺候太孙的中年嬷嬷:“贤公子好像挺喜欢吃蛋糕,这里写着蛋糕的做法,用料和步骤都写在里面。嬷嬷把这方子带回去试着做做,若味道还行,可以时不时的做出来,给贤公子调剂口味。”
  
      嬷嬷连声道谢,把帖子接过去。
  
      难得太孙喜欢,她之前就琢磨着蛋糕的做法了。夏家女果然是个懂事的,这就主动把方子送来了。
  
      有了做法,太孙在自家府上也可以吃到这独特的点心呢。
  
      另一个帖子,夏宴清向邵毅递过去:“这一份邵公子拿着吧,蛋糕做法简单,邵公子只要把做法告诉厨房,照着做便可。”
  
      邵毅看着递过来的帖子,嘴角抽了抽。
  
      他的确很陶醉于蛋糕的味道,但那是醉心于这蛋糕的出处好不好?
  
      若在自家家里,时不时就摆一碟各色蛋糕上来吃,那还能吃出回忆的味道吗?只怕吃着吃着,蛋糕就失去了他对阿灿特有的这份记忆了。
  
      只是,帖子已经递到面前,却是不好拒绝。
  
      邵毅接过帖子,大咧咧的塞进怀里,内心却已有了决定。这个贴子先压在箱底,等到媳妇儿娶进门,再有了阿灿的家里,他再陪着媳妇儿吃蛋糕。
  
      夏宴清带着夏涵,和乔辰生等一众人,把邵毅和太孙送到马车前。
  
      可太孙站在马车前,却并不上车,看起来很迟疑。
  
      夏宴清看向邵毅,用眼神询问,是不是他们这趟出来,还有什么预订的事情没办?
  
      邵毅也不明所以,弯腰询问太孙:“小公子可是还有什么事情?”
  
      太孙看向夏宴清,他不知道,这次回去,以后是否还有机会出来,他想问的话,虽然无关紧要,但还是问了吧。
  
      “夏姑姑?”
  
      夏宴清也弯下腰,笑看着他:“贤公子果然有事吗?”
  
      太孙有些不好意思,“其实没什么大事,我只是不明白,既然贵处的琉璃摆件销路这么好,你们为什么不多找些人,多做些,也能多赚些银子?”
  
      这个问题他在知道牛气冲天摆件难得到时候就奇怪了,他以为摆件的用料贵重,或者在制作上有特殊手法,无法做的太多。
  
      但这一圈看下来,琉璃制作虽然比玻璃复杂一些,但只要多用些人,完全可以多做些。
  
      夏姑姑是什么意思?有银子不赚吗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