书荒啦文学网 > 琉璃满京华 > 第二百三十九章 有眼疾

第二百三十九章 有眼疾

    夏宴清看着太孙,很是愣了愣,这种事是他一个小孩子应该关心的吗?
  
      就算皇家的教育方式很系统,很有大局观。可是,这种具体怎么挣钱的事情,他这个皇位继承者,要不要这么关心啊?
  
      结果,夏涵也盯着她看,并问道:“是啊姑姑,为什么呢?我们学堂的同窗就说过,咱们家应该多做些琉璃摆件,那样大家都有得买,姑姑也能挣很多银子。”
  
      夏宴清满脸黑线,现在的小孩子们,看事情的角度好像和古代的大趋势有些偏差啊。
  
      大家不是都读圣贤书,克己复礼吗?
  
      怎么这两个小屁孩的话里,有着和她一样的浓浓的铜臭味?
  
      邵毅站在一旁,看着弯腰和两个小的对视的夏宴清,乐不可支:“赶紧点,赶紧点告诉他们,小公子得回家了,否则回去赶不上午饭。”
  
      夏宴清瞪了他一眼,人家是燕王、是太孙,回家会没饭?!
  
      脑袋被门挤了吧?
  
      她干脆蹲下了,瞧她这运气,这是要对两个乳牙还没换掉的小儿,讲赚钱这么庸俗的事情了。
  
      为了不影响她在未来皇帝眼中的形象,她的把这话说的高大上一点儿。
  
      ……特么,怎么感觉她穿来这里,就是为了搞笑的!
  
      “是这样,”对着将来要掌管天下的人,夏宴清一点儿不敢因为他现在年纪小,就有丝毫怠慢。
  
      一边整理着思路,一边说道,“琉璃,尤其是精美的琉璃摆件,制作工序繁多。通常一个结构复杂的摆件,要重复烧制多次,才能达到想要的效果。多安排些人,的确能做出足够多的琉璃制品,但是,东西多,也就意味着不稀罕了,一定会导致价格下跌。”
  
      她看着太孙,想知道他有没有听明白。
  
      只见太孙点了点头,又问道:“难道不能把琉璃制作控制在一个合理的数量上?”
  
      夏宴清笑了笑,说道:“贤公子出身大家,一定听说过玩物丧志这句话吧?”
  
      太孙的那张小脸绷了一绷,居然有了些严肃的意味。
  
      夏宴清笑道:“在我看来,无论琉璃摆件做得多么精美,也只是玩物,能够赚银子即可,不值得花费太大力气。玻璃就不一样了,玻璃的制作成本低,所制器物轻巧方便,尤其是平板玻璃,可以改善人们的居住状况。
  
      随着作坊和工匠们渐渐积累经验,玻璃的制作成本会降得更低。如果顺利,过上一二十年,玻璃制品就会代替粗陶和粗瓷,进入千家万户。所以,宴清以为,与其管理那许多人制作琉璃摆件,其结果只是供人们玩赏,还不如下大力气发展玻璃制品,造福于民。”
  
      还有另一个原因,不管琉璃艺术品、还是玻璃艺术品,现在之所以受到追捧,只是因为数量很少、足够稀罕,才占了物以稀为贵的便利。
  
      对于生长于千年后的现代人,夏宴清知道东西方审美习惯的不同。
  
      玻璃之所以没有在华夏大范围开发使用,并不是因为古人做不出来,而是因为华夏之地源远流长的文化素养,天然不喜欢这种清透、可以一眼望到底的东西。
  
      琉璃摆件稀少,还可以保持一些神秘感,让琉璃的价格继续维持在高价位上。
  
      一旦摆件增多,这种清透、无法保有内涵的东西,就会显示出它的劣势,绝对无法和陶瓷相抗争。
  
      现在这样就挺好,知道琉璃配方和做法的人只有那么几个,还都是自家家奴,很容易就能控制琉璃技术不会外泄。
  
      然后,每个月推出一两件琉璃,她可以赚很多年的高价,何乐而不为呢?
  
      夏宴清边想、边说、边看着太孙的反应,没想到这么一个小屁孩儿,他居然像是听懂了。
  
      说也说了,太孙也听清楚了,夏宴清直起身来,瞅了邵毅一眼。
  
      她现在很怀疑,上一世的邵毅是不是有很严重的眼疾。
  
      这么聪明的小孩子,就算性格软弱些,也不至于差到哪里。他怎么就舍弃太孙一系,最终上了靖王的贼船。
  
      邵毅也郁闷得无以复加,他是真没眼疾。上一世,他是三年之后见到的太孙。
  
      那时的太孙真不是这样的,那是真的瞻前顾后、小心翼翼。
  
      纨绔了十几年的他,哪受得了这种性格?
  
      然后,很多事情就朝着一发不可收拾的方向而去了。
  
      太孙和夏涵依依惜别,尤其是太孙,对这位刚认识的友人很是不舍。
  
      马车驶出窑场,行了一段路,邵毅打破了沉默,问太孙道:“殿下如何想起问清韵斋生意上的事情了?”
  
      这时的太孙有些拘谨。
  
      他瞄了邵毅一眼,说道:“教导本王的先生们,几乎都说过商人逐利。本王只是奇怪,琉璃摆件如此受人们喜爱,清韵斋是商铺,为何每月只出一两件。”
  
      他顿了顿,又补充了一句:“如此看来,行商之人不见得全都是利字当头。夏姑姑经商,就懂得造福于民。”
  
      邵毅没答话,只点了点头。
  
      这样的太孙,大概真的是最适合登基当皇帝的。如果他能一直保持这样的性格和心境,很有可能做个中兴之君。
  
      太孙这边,沉默了好一会儿,像是在自说自话:“本王不知,今日还会见到一位小公子,如果早知道,应该准备一份见面礼的。”
  
      邵毅诧异,“你很喜欢涵哥儿?”
  
      太孙点头道:“涵哥儿不像燕王府那些小太监一样卑躬屈漆,也不像其他王叔家的堂兄弟那样,总是藏着心思说话。本王一个朋友都没有。”
  
      邵毅见他神情落寞,便有些心软,轻轻拍了拍他的肩膀,劝道:“殿下回去之后,可以准备一份礼物,你们应该有机会再见面的。”
  
      “真的吗?”太孙倏地抬眼,眼眸里的欣喜几乎要迸射出来。
  
      看着太孙的邵毅却郁闷的发现,太孙眼里的这份欣喜,还夹杂着一些狡黠。
  
      特娘的,太孙果然和他印象里不一样,刚才那话,居然在勾他的话呢!
  
      邵毅皱眉看着他,甚是无奈。
  
      太孙则乐呵呵的看着他笑,童稚的声音说着:“下次再出来,还会是邵副尉来接崇贤吧?崇贤先行谢过邵副尉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