书荒啦文学网 > 琉璃满京华 > 第二百四十一章 有力的竞争者

第二百四十一章 有力的竞争者

看着太孙欣然退下,皇帝心情也是大好。
  
  他自认为,他的嫡子嫡孙,无论人品还是心智,都是同龄人中出类拔萃的。
  
  怎奈慧极必伤,太子年纪轻轻就亡故了,引的其他皇子和皇室中人蠢蠢欲动。
  
  太孙又太过年幼,身周没一个能让他完全信得过,完全替太孙着想的人。
  
  为了让太孙的处境安全些,他不想让更多人把视线集中在太孙身上,以至于这个孩子性格太过内敛压抑。
  
  长此以往,只怕会性情大变,把好好的一个皇位继承人毁了。
  
  如今好了,邵毅终于能指望上了。
  
  他不牵扯皇位争夺,心性也好,孝顺,仗义,无论对谁,都没做过阴私勾当。
  
  性情直截也就罢了,更难得的是,行事进退有据。纨绔了近十年,却把分寸把握的极好,可见是个心里能做事的。
  
  此次带太孙出门,他就安排的极好。
  
  夏珂这个人,皇帝已经注意他有段时间了,是个少有的忠正之臣。
  
  夏家家风不错,不但两个儿子品行出众,连刚才乡下找回来不久的女儿也不寻常,既有心机、又有本事,还性情豁达。
  
  常言道,物以类聚。
  
  邵毅和这样一家人走的近,又有合作生意,想来以后也不会走歪路。
  
  如果邵毅能一直保持这种心性,不辜负他的希望,太孙便可以交给他带一带,起码能让这孩子性格明朗一些。
  
  跟在邵毅和夏梓堂这样的男儿身后,他总会沾染些果敢刚阳之气。
  
  再有夏珂和夏梓希两人,都是有心机的,太孙在夏家,总不会吃亏就是了。
  
  至于夏家女子,那就更不用说了,是个绝对的敛财高手……
  
  皇帝越想越觉得自己睿智神武,把太孙交给邵毅带着,简直就是英明之举,一举多得。
  
  太孙以后登上皇位,夏家又是文臣、又是武将、还有夏宴清的巨大财力支持,再有他这个祖父的铺垫,他就是想不坐稳皇位都不成了。
  
  皇帝这里想得美滋滋,御书房外有说话声响起。
  
  紧接着,门口的太监通传,内侍卫统领刘大人求见。
  
  一瞬间,皇帝美滋滋的心情立即就没了。太孙还小,他还得把觊觎他坐下这张皇位的牛鬼蛇神都挖出来。
  
  “宣。”皇帝整肃了心情。
  
  刘协夹带着一股凉风进门,先行礼拜见。
  
  皇帝摆摆手,指指一旁的椅子,“刘爱卿坐下说话。”
  
  刘协是皇帝的近臣,可以说是皇帝最信任的人。当下也不推辞,谢恩坐下。
  
  待到孙从山把屋子里的大宫女和小太监遣出,刘协才禀报道:“禀陛下,微臣已经查明,暗中盯着燕王行踪的,是成郡王的人。”。
  
  皇帝的脸立即沉了下来:“他们探得燕王的消息,是直接回成郡王府报的信吗?”
  
  提起这个,刘协的面色也郑重起来:“这些人谨慎的很,盯梢车马的两个人看起来只是街上的闲人。若不是另有内侍卫的人暗中盯着燕王车架周围,根本就发现不了这两人。这两人得到消息之后,在街上换了两手,最后才把消息传进成郡王府。”
  
  刘协手下的常服内卫把消息报给他,他也着实唬了一跳。
  
  成郡王藏的可真够深的。
  
  说起来,还是皇上敏锐,竟然能察觉成郡王有不妥之处。他这才调派人手,暗中盯着成郡王府的来往事项。
  
  若不知今日这两波转递消息之中,有内卫之前盯着的人,只怕还真忽略了一些细节,把转递消息的人忽略了。
  
  皇帝沉默了好一会儿,才说道:“成郡王府暗地里的动作这么多,来往的人却没有几个有分量的。这着实不符合常理,先盯着吧,切记不要靠得太近,免得惊动了他们。”
  
  靖王和江王那里,皇帝倒不觉得什么。
  
  江王胆子小,笼络有权势的勋贵朝臣,作些投机取巧的事情,他是可以的。但明目张胆插旗造反,他却是没那个魄力。
  
  靖王是他的庶长子,如今太子没了,他对皇位有些心思也情有可原。
  
  只是,靖王的一切活动都在皇帝的视线之内,翻不起多大的浪花。
  
  这个成郡王就不一样了……
  
  每每想起成郡王,皇帝都感觉如芒在背,时时都能感觉到不安和刺痛,却不知从哪里下手。
  
  若不是邵毅在他面前提起,他无论如何也想不到,一向洒脱的成郡王会有不臣之心。
  
  可盯了这么长时间,很多事情都证明,这位风雅王爷操的心着实太多了。很多重要地方、重要事情,都有人把消息递回成郡王府。
  
  可是,偏偏就没发现,有位置显赫、握有大/权的大臣和成郡王有私下往来。
  
  如果挖不出隐藏势力,成郡王也就不能动。
  
  否则,用莫须有的罪名把成郡王打掉,那些隐藏的成郡王的势力,谁知道什么时候会突然再拥戴一个皇位觊觎者,在他不查之下忽然发难?
  
  皇帝沉吟片刻,吩咐道:“你每月再从内库支五百两银子,在外面多养些闲人。一定要找口风严、靠得住的,辅助你把成郡王府盯牢了。”
  
  皇帝想了想,补充道:“另外,传朕的口谕,告诉邵毅,他手下那些护卫,闲的都快长毛了,让他派几个去夏家窑场做事。以后,说不定燕王还会过去,早早把底子打好,比临时做防范强的多。”
  
  刘协目光闪了闪,连忙应声。
  
  这邵毅,皇帝终于打算用他了吗?
  
  …………
  
  与此同时,得到消息的成郡王,正在书房和幕僚姜翰文、王锦程一起,讨论燕王的这次出行。
  
  事关皇家子弟,王锦程说话有所保留,只提醒成郡王道:“从皇上教导燕王的事情上看来,皇上是属意燕王继承皇位的。燕王府管理严密,咱们竟然还不知道燕王品行怎样、学问如何。”
  
  若聪明伶俐,学问再好的话,只怕皇帝百年之后,会真的把皇位传给燕王。
  
  成郡王冷笑一声:“皇上这么做挺好,总要出来一个有力的皇位竞争者,才能让靖王和江王对燕王多用些心。”
  
  说着,吩咐姜翰文道:“盯紧了燕王,若他还敢出来,就把消息透露给靖王,让他们相互残杀去。还有邵毅,既然咱们不能用,那就顺着襄亲王妃的意思,让人在他家里搅事儿好了,最好鱼死网破,都栽进去才好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