书荒啦文学网 > 琉璃满京华 > 第二百四十三章 有面子

第二百四十三章 有面子

邵毅接送太孙这一趟,做了多方的保护工作,明里暗里着实动用了不少邵家护卫,算是这几年用到护卫最多的一次。
  
  这一趟走下来,他倒是知道,在他们身周来往的行人中,有燕王府的暗卫,也有刘协麾下的内侍卫。
  
  但邵家护卫没发现,他们这一行人后面,远远近近的、还吊着成郡王府的人。
  
  一个原因,是成郡王府的人本就只是单纯的盯梢,没有太多举动,靠的也不近。
  
  再一个,自从皇帝要他放手成郡王府,他就远远躲开成郡王的势力了,免得被皇帝怀疑,他一个闲人,为何咬着成郡王不放。
  
  太孙有着三重保护,安全上是绝对没问题的。
  
  有这三方人在车架周围,这里又是繁华的京城、天子脚下,就算有人想对太孙不利,这些人也完全可以撑到兵马司和顺天府衙派人过来救援。
  
  可是没想到,把太孙平安送回去的第二天,刘协居然亲自溜达到兵马司,替皇帝传口谕。
  
  什么?把邵家护卫派去夏家窑场?
  
  邵毅一听就高兴了,皇帝说的没错,他家护卫是真的闲,闲的要长毛了。
  
  他早就想让这些人帮忙在窑场做些事情,甚至可以派几个好手去夏家,日常跟随夏宴清出行,更能保证她的安全。
  
  怎奈他没理由啊。
  
  在夏宴清这里还好说些,就算她不答应,鉴于知道他有上一世,她是理解的。
  
  可岳父和两个舅兄那里就不好交代了。
  
  人家自己家的生意,自家的女儿妹妹,每日也安排有护院跟车随行。他一个风评不好的外人,却嫌夏家自己人做的不够好,要强项插队,把他家的护卫派来
  
  ……他怕他会被夏梓堂按在地上暴打。
  
  如今,那可是大大的不一样了,这里有皇上的口谕,是皇上他老人家吩咐他这么做的。
  
  他其实觉得夏家已经在方方面面做的很好了,万般不愿意怀疑夏家的能力,更不愿把任何外力强加给夏大人和两位兄长。
  
  怎奈这是皇上吩咐,他只有一个脑袋,实在是不敢抗命啊。
  
  嗯嗯嗯,就是这个说法,这就找夏梓堂商量去。
  
  “四哥,四哥。”邵毅刚把刘协送走,都来不及回自己房里缓缓,就风风火火来找夏梓堂了。
  
  夏梓堂正在自己当值的房间里,训斥两个训练时偷奸耍滑的小兵,被邵毅不告而进的一吆喝,立时就搞乱了思路。
  
  “什么事儿?我这儿正有事呢。”夏梓堂埋怨道。
  
  邵毅一点儿不觉得自己打扰了夏梓堂的正经事。
  
  训斥兵士什么时候不行,哪里有他的事儿着急?
  
  他直接过去坐在夏梓堂身边,搭着他肩膀,说道:“四哥,他二人犯了什么事儿?要不四哥你告诉我,我帮你想办法教训他们,免得你受累。”
  
  两个兵士立即就翻了白眼,他们是夏梓堂的手下好不?就算他们愿意让邵毅教训,人家夏校尉他也得乐意才行吧?
  
  夏梓堂把他的手扒拉下去,很是嫌弃的斜着他,我特娘的一点儿也没受累好不好?
  
  “有事儿说事儿,赶紧的,别扯那些有的没的。”夏梓堂没好气的说道。
  
  邵毅看看两个小兵,迟疑着说道:“这个,内侍卫的刘统领刚才来过,四哥知道这事儿吧?这个事儿,我得单独和四哥说。”
  
  夏梓堂有些狐疑,内侍卫统领那么大的人物来到兵马司,他当然知道,刘协和兵马司统领打过招呼,便去找邵毅说话了。
  
  只是,刘协刚走,这小子就跑来找自己,刘协来此的事情和他有关吗?
  
  想到昨日太孙的行程,夏梓堂把屋里的人遣退了。
  
  房间里只有他二人,邵毅才说道:“刚才刘统领是来传皇上口谕的。”
  
  夏梓堂的眉毛高挑,看来这小子要发达了,皇帝给他传口谕,居然派的是刘协,这势头,有些刚猛啊……
  
  “嗯,你小子挺有面子。”夏梓堂斜着他,说道。
  
  不会是这小子要被皇家认回去吧?若是再给他个什么勋贵封号,以后见这小子,他是不是还得行礼参见了?
  
  邵毅嘚瑟笑道:“这事儿还真不是我的面子,那是皇上看好夏家和夏姑娘,是对四哥一家的恩赐。”
  
  夏梓堂不耐烦,催促道:“赶紧的,有话赶紧说。”
  
  “是这样,我家不是有不少护卫吗?这些人手底下的功夫很是厉害,我年幼时,正是有这些人相护,才没吃什么亏。皇上口谕,吩咐……”邵毅一通的口沫横飞。
  
  “就这事儿?皇上那是为了太孙的安全好不好?”夏梓堂就奇怪了,皇帝为了自家孙子的安全着想,这小子这么高兴,这犯得着吗?
  
  何况,这事儿和是不是恩典夏家没关系吧?
  
  邵毅振作精神,忽悠道:“我想着,太孙昨日去咱家作坊走这一趟,陛下一定满意之极,所以才有了今日的口谕,而且还是让刘统领亲自来传的。
  
  这是皇上信得过夏家的忠心,也相信四哥一家人的人品,才愿意继续让太孙和夏姑娘、涵哥儿多来往。这还不算是恩典吗?”
  
  “好吧,这个算。”夏梓堂点头。
  
  他也不敢说不算,人家都说,雷霆雨露都是皇恩,别说这的确是皇上从各方面信得过他家。就算皇帝觉得昨日他家接待太孙不够隆重,安全上有缺失,而多有责罚,夏家一家老小也得谢恩。
  
  “你瞧,我说的是吧。”邵毅乐呵呵的说着,“那咱们走吧,咱回家等伯父回来,听听伯父和二哥是什么意思。”
  
  这事儿当然得通过夏珂再实施,老丈人那是决不能得罪的。
  
  他又能去夏家了,这次得吃顿饭才行,彻底确立他是出入夏家常客的事实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