书荒啦文学网 > 琉璃满京华 > 第二百四十四章 这小子忒会演戏

第二百四十四章 这小子忒会演戏

    夏梓堂瞥了邵毅一眼,示意他看看天色,“这时辰,离午饭还有一段时间呢,难道你打算把我父亲从大理寺找回来不成?”
  
      额,有点高兴的过头了哦。
  
      邵毅颇觉尴尬:“我这不是太高兴,忘了时辰嘛。”
  
      夏梓堂狠狠的鄙视他一眼,就这事儿,需要那么高兴吗?不过是内侍卫统领给他传个话,就激动成这样,这小子,着实没见过世面。
  
      对于夏梓堂的鄙视,邵毅照单全收,一点儿不适都没有。
  
      他接着说道:“那就等下衙吧,到时,我和四哥一起回去。这事儿,怎么也得当面告知伯父、二哥才好。”
  
      夏梓堂没犹豫,很痛快的点了头。
  
      他虽然表面上鄙视邵毅没见过世面,但心里还是知道这件事的轻重。
  
      因为他父亲不朋不党,从没想过投机取巧,所以这事儿搁在他家,只会让父亲和兄长更加谨慎。
  
      但若是别家遇到这种情况,那却是天大的好事,能得到皇帝看重,有机会加官进爵,只怕会欣喜若狂,把邵毅当上宾看待。
  
      他得领邵毅这个人情。
  
      两人下衙,相携回到夏家,夏珂和夏梓希还没回来。
  
      夏梓堂想了想,邵毅和夏家的关系越来越近,这已经是他第二次登门,出于对邵毅的礼貌,也应该让他渐渐家里长辈。
  
      这么想着,便派人通告了姜夫人,得到许诺之后,带着大感意外的邵毅进后院,去给姜夫人见礼。
  
      这对于邵毅来说无疑是意外之喜,他一路走来,接连整理了好几次衣物,亦步亦趋的跟着夏梓堂,进到后宅主院
  
      姜夫人房里,杨氏和高氏已经回避了,夏宴清因为经常和邵毅打交道,便留下来,陪在母亲身边。
  
      姜夫人坐在矮榻上,身边端端正正坐着夏涵小姑娘。
  
      夏宴清则坐在一旁的锦凳上,她旁边,站着规规矩矩的夏涵。
  
      因为男女有别,尤其是官宦人家和大家族,正常情况下,女子不怎么会和外男碰面。
  
      所以,虽然邵毅名声赫赫,姜夫人还真没见过他。
  
      这时见夏梓堂领着一个身材高大的俊朗青年进来,姜夫人便知道,这就是邵毅了。
  
      只是这个邵毅很不符合她的想象,也可以说,不符合绝大多数人的想象。
  
      邵毅很想一进门就行大礼,表示自己对阿灿母亲的尊敬。可他现在只是夏梓堂的朋友、夏宴清的合伙人,贸然行大礼,只怕会让姜夫人多想。
  
      所以,从他一进门,就低眉敛目,一直等到夏梓堂给他介绍,他这才上前,躬身执晚辈礼。
  
      他的表现看在姜夫人眼中,那就是,这个年轻人不但谨守礼仪,而且还带着些心思单纯的少年男子的腼腆。
  
      这样的好孩子,居然是让京城富家子弟头疼多年的纨绔,怕不是弄错了吧?
  
      姜夫人含笑说道:“邵公子不必多礼,坐下说话。”
  
      邵毅连忙称谢,又和夏宴清、夏涵各自见过,再温和的看一眼夏熙,才和夏梓堂坐于一旁。
  
      几人各自寒暄几句,姜夫人还客气的问了问,邵母身体怎样。
  
      邵毅回答得甚是恭谨,一个字不敢说错。
  
      虽然夏宴清就在房间里,他却一丝丝眼神也不敢乱瞄,就好似他对人家姑娘没存一点儿心思,只是单纯作为夏梓堂的知交好友,出于礼貌,来拜见一下好友的长辈。
  
      姜夫人虽然是他认定的岳母大人,但外宅事务却不好和姜夫人分说。所以,夏梓堂和邵毅也不提此行目的,只是规规矩矩的和姜夫人做些应答。
  
      有涉及到夏宴清的地方,她就做个简单的回应。
  
      倒是夏涵,看到邵毅甚感亲切,还问了问贤公子怎样了,什么时候还能再来寻他玩耍。
  
      眼看着场间气氛温馨,姜夫人几乎已经认定,邵毅就是个守礼懂事的好孩子,夏梓堂心里满是对邵毅的不满。
  
      这小子忒会演戏,这装的,居然比那知书达理、学富五车的翩翩学子,还要能得人好感。
  
      再让他陪着母亲说会儿话,只怕母亲再也想不起来他就是京城盛传了近十年的纨绔,说不定还会成为他学习的榜样。
  
      就在夏梓堂感到危机重重的时候,外面有丫鬟进来传话:老爷和二爷回来了,正在外院书房。
  
      夏梓堂忙不迭的拉着邵毅告退,离开了姜夫人的院子,往外院去见夏珂。
  
      这事儿其实没什么可商量的,不管出于什么目的,既然这是皇帝的吩咐,那就没有商量的余地。
  
      只不过,对于邵毅来说,夏家众人对他的态度至关重要,这事儿,他是一定要告知夏珂的。
  
      有道是,一回生二回熟。
  
      这是邵毅第二次在夏家拜见夏珂,之前,他还在大理寺门外堵截了夏珂一次。
  
      如今再上前见礼,那就是驾轻就熟了。
  
      在夏珂面前,邵毅可没敢忽悠,只是把刘协通传的口谕对夏珂复述一遍。表示这件事他也很无奈,对于以后有可能给夏家带来的麻烦,深感歉意。
  
      夏珂从邵毅大理寺门前、看了他的那张字条开始,就知道事情怕是无法避免了。
  
      如果皇帝属意太孙接替皇位,那么他就是支持太孙的一股力量了。
  
      如今,皇帝又安排邵家护卫进驻玻璃作坊,除了太孙会再次去作坊时,能安全更有保障。更大的原因,大概是在表明皇帝的态度。
  
      以后,别说是他和夏梓堂,只怕夏梓希和他的女儿,也不可避免的、要和太孙站在同一条战线上。
  
      以上这些事,虽然不在夏珂之前的预想中,但只要在仕途上混迹,既然遇到了,那就得面对,得接着。
  
      让夏珂格外在意的是邵毅的态度。
  
      这是皇帝的意思,邵毅完全没必要这么小心翼翼。
  
      他隐隐觉得,邵毅如此热衷于和夏家拉关系,在他面前会这么恭敬谨慎,怕是和他的女儿有关。
  
      作为一个很理智的父亲,他当然明白女儿再嫁条件的优劣。
  
      凭自家女儿现在这本事,想找婆家,那是很容易的。
  
      不但容易,甚至还可以由着她挑选,别管哪家豪门大族,女儿都有绝对资格,让夫家三媒六聘、光明正大的娶进家门。
  
      甚至这段时间,已经有人隐晦的向姜夫人探听,女儿回娘家已经一年多了,何时会再议亲事。
  
      只是在真心上……可就难说了。
  
      毕竟,在豪门大族,女子讲究的是娴静淑德、温婉贤惠。更有甚者,还想自家媳妇琴棋书画、才情俱佳的。
  
      若从这些方面来看,他家女儿处于绝对劣势。
  
      愿意娶女儿进门的,看中的,大概都是女儿能给夫家带来的财富。
  
      女儿嫁进这样的人家,无异于给人当牛做马,却得不到真心疼惜。这绝不是夏珂愿意看到的结果。
  
      如果邵毅现在表现出的性格品性不是作伪,且又是真心喜欢女儿,加上邵家人口简单,把女儿嫁他未尝不可。
  
      只是,现在说这些为时还太早,邵毅既然已经得到皇帝看重,能把皇位继承人交给他带出来,只怕他的亲事,也要皇帝首肯才行。
  
      别看邵毅是外室子,可是仅凭他的皇家血脉,是不是外室子,那只是皇帝一句话的事。
  
      到时候,皇帝看重的侄儿,娶的结发妻子却是个和离妇,不说别的,皇家的颜面就不好看。
  
      夏珂心中暗叹,面上却和邵毅寒暄着。
  
      他没参与如何安排邵家护卫,只温和叮嘱邵毅,妥善安排人手,不要辜负皇上的厚望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