书荒啦文学网 > 琉璃满京华 > 第二百四十五章 厉害、有心机

第二百四十五章 厉害、有心机

    就像邵毅希望的那样,这次,他在夏家留饭了。
  
      在外院,还是夏珂日常起居的房间,他和夏家父子三人不分彼此的围坐一桌。
  
      桌上四个热菜、两个凉菜,另有一小壶酒,四人小酌了两杯。
  
      大概有邵毅这个外人,夏珂并未提及朝廷的党争派系,只聊了些夏梓堂和邵毅在兵马司的一些事情,气氛很是愉快,让邵毅很有自己已经是夏家一分子的错觉。
  
      饭后,几人稍坐片刻,邵毅就很识趣的提出告辞。
  
      看着夏梓堂和邵毅相携出去,房门在两人背后关上,夏梓希转回身,坐回之前的椅子,迟疑一阵,问夏珂道:“这邵毅和咱们家的热络,太刻意了些吧?”
  
      夏珂转着面前的茶盏,下意识的“嗯”了一声。
  
      夏梓希心思通透,一见夏珂这态度,就明白父亲和他想的一样。
  
      只是,邵毅还什么都没说,也并未有无礼或逾越之处,他们若先表示不妥,一个不好,反而有伤夏宴清的名声。
  
      父子二人心照不宣,并没在这件事情上往深里说,只夏珂模棱两可的说道:“这事只你知道就好,不要再提及了。我找时间和宴清谈谈,要她和男子相处时谨守礼仪。宴清是个心思豁达的孩子,只需要稍稍点醒,她就能明白为父的意思。”
  
      夏梓希答应。这个叮嘱很郑重,意思是,除了他们父子两人,这事儿连姜夫人也先瞒着。日后若夏宴清和邵毅各自嫁娶,就当从未有过这事儿,大家都清爽。
  
      夏珂没另外找时间,让夏梓希回避之后,就把夏宴清找来,告知她皇上已经安排邵家护卫进驻窑场,帮忙看护。
  
      夏宴清对这个倒是没异议,请护院的话,还不如邵毅家里的护卫可靠。皇帝发话,又能白用人,又不用掏银子,人还可靠,好事啊。
  
      问题是……
  
      “父亲,皇上这意思,太孙时不时的还会去窑场吗?”她那窑场、作坊,对于一个小孩子,有那么高的吸引力吗?
  
      皇帝是啥意思?不是说,经商和手工业是天朝不受尊重的行当吗?
  
      他让太孙频繁来这种地方,若是把皇家子弟、甚至是皇位继承人带坏了,谁负责?
  
      她是记得的,历史上就有一个沉浸于木匠行当的皇帝,那是真的把祖宗江山都搁置一旁,一心一意当木匠的。
  
      结果祖宗留下的江山社稷,就真的在他手中出溜得一发不可收拾,交给下一任皇帝没多久,直接崩盘。
  
      夏珂想了想,这事儿是会牵扯到夏宴清和她手中生意的,应该在她能承受和理解的范围里,给她说说。
  
      “太孙已经渐渐长大,总不能一直把他关在燕王府。目前看来,邵毅和你的作坊,很让皇上信赖。更难得太孙喜欢窑场和涵哥儿,说不定皇帝还想着,以后若是太孙有事,你这里能对他帮扶一二。”
  
      夏宴清自然明白夏珂话里的意思,这里面其实是有风险的。
  
      只不过,若没有夏珂的官职,她也做不起来这么大的生意。相应的,该担负的责任,那也是要担的。
  
      “那没事,作坊里无非就是制作玻璃和琉璃的技术,想来皇家对这些应该没兴趣。想来就来呗,有皇上安排的人保护,咱家没什么压力。”
  
      “嗯,”夏珂主要想说的不是这个,“以后,窑场进出的外人多了,你一个女孩子家的,要注意一下言行礼仪,莫要落了人口舌。为父和你母亲兄嫂,还等着你能嫁个好人家,看你过好日子呢。切不能因为莫须有的流言,把名声毁了。”
  
      夏珂说的很语重心长,虽然说的是严肃的话题,但措辞温和,充分表示了对她的信任。
  
      但夏宴清却知道,邵毅对她是有心思的。而且,那家伙刚和她父兄吃过晚饭,离开不久,就招来老爸对她说的这番话。
  
      她有些发懵,邵毅好歹也是活过一世的人,难道会这么沉不住气,在夏珂面前流露了什么不该有的情绪或者言语?
  
      “父亲放心,女儿会注意的。”她答应一声,却有些狐疑的看着夏珂,希望夏珂能再对她透露些什么。
  
      岂知夏珂已经转了话题,“户部有消息,你们平阳郡的生意应该已经打开僵局了。”
  
      “是吗?”这事儿夏宴清还真不知道,“建阳郡的户部官员使的力吗?”
  
      “是,派往建阳郡的一行人不日就会回京,消息已经提前传回京城。”夏珂说着,别有深意的看了夏宴清一眼,继续说道,“邵毅的谋划很不错,只是利用户部的常务巡查,让户部主事说了几句该说的话,就打开了玻璃行在东南的销售僵局,着实是个厉害、有心机的。”
  
      夏宴清心中警醒,这就是她老爸的主体意思吧?邵毅是个厉害,有心机的,所以,变相交代她,不要和邵毅牵扯太深,免得被卖了、还替人家数钱的意思。
  
      她还在琢磨、反思,搞不明白邵毅到底在哪里露出的马脚,就被夏珂以时辰不早为理由,打发出来了。
  
      夏宴清满心都是不明白,不理解,离开了夏珂的书房。
  
      而夏珂,却因夏宴清的发懵和狐疑,错会了意。
  
      以为自家女儿只是在单纯的和邵毅合伙做生意,只把他当寻常的生意伙伴看待,并未对邵毅的举止起疑。
  
      这个想法让夏珂心下大安,这说明女儿还是很知道深浅的,另外,邵毅这个年轻人知礼的很,他在生意上和女儿颇多交集,应该是守礼的,所以女儿才没发觉邵毅有别的心思。
  
      …………
  
      人就是不经念叨,夏珂刚对夏宴清提起巡查建阳的户部官员不日回京,邵家的护卫也刚刚进驻夏家窑场,把轮值安排妥当,丁博昌一行的户部官员就回来了。
  
      丁博昌也是风尘仆仆、满身寒霜,被邵毅哥儿几个在城外迎住。
  
      户部主事这次是帮了清韵玻璃行大忙的,作为玻璃行东主之一的邵毅,迎接丁博昌的时候,也对户部主事表达了极大的善意。
  
      各位官员,大多都有家人、或者朋友前来迎接,但邵毅的规格是最高的,已经包了城外两间最大的茶肆。
  
      还另外多加了银子,把茶肆里烧得暖烘烘的,备了热汤饭食,着实让一行人歇了歇脚。
  
      吃饱了肚子,疏散了浑身上下的寒气之后,一行人这才再次登上马车进城。
  
      他们这些在外办差的官员,回京之后是不能先回家整顿行装的,要先去衙门交了差,把此行的大体结果交代给上官,得到允许,才能各回各家。
  
      所以邵毅等人在城外照顾的这一波,分外给力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