书荒啦文学网 > 琉璃满京华 > 第二百五十一章 这事儿可以做了

第二百五十一章 这事儿可以做了

    想到这次同去建阳的丁博昌,再想想皇帝对邵毅异乎寻常的信任。夏珂直觉此事,邵毅应该是知道内情的。
  
      只不过,这个内情,他不好探听就是了。
  
      他若相询,邵毅说不说是一回事,他能不能听却是另一回事。只看皇帝在东南六郡动手,都要借着商贾之间的倾轧发作,怕是这档子事儿干系不小。
  
      这种事,不知道更安全一些。
  
      让夏珂稍稍安心的是,历朝历代的天子,在皇权稳固和谋逆这类事情上,都极其敏感多疑。
  
      不管皇帝存了什么心,唐州玻璃行针对平阳郡玻璃行的打压行为,的确太出格了些。为了坐稳江山,皇帝就算手段狠厉些,那也是说得过去、有充分的理由的。
  
      …………
  
      成郡王府在多处都安插有眼线,这些眼线的深入程度恰到好处,看起来并不会涉及机密。而他们在讯息的传递上,又小心谨慎、会拐好多道弯。
  
      所以,待到早朝发生的事传到成郡王府,已经是午后了。
  
      成郡王阴着脸,坐在主位上一声不吭。
  
      姜翰文和另两个谋士,也都皱眉不语。
  
      他们之前谁也没想到,户部的巡视官员会这么多事,会在意建阳的玻璃品质不如京城的。
  
      而事实上,一般情况下,如果没有实物比对,人们很难发现建阳玻璃和京城玻璃的差别。
  
      就算发现了,也不会操那个闲心。
  
      所有这些的前提是,如果此次建阳之行中没有丁博昌。
  
      只要没有丁博昌,或者说没有邵毅暗地里谋划,这些事情都不可能发生。
  
      姜翰文叹了口气,把责任揽了过来:“是属下考虑不周,没有密切关注京中动向,才导致王爷在唐州多年的部署有此危机。”
  
      饶是成郡王一直都很沉得住气,当次局面,也忍不住暗自恼恨。
  
      他已经多少年没遇到过这样的挫折了?可是在玻璃生意的开办和扩展中,却屡屡失策,现在更是危及到他部署多年、且卓有成效的唐州诸郡。
  
      那是他的财力支持,由不得他不懊恼。
  
      他现在甚至后悔,当时就不该贪图玻璃行业的暴利。
  
      没有这个暴利行业的收益,他可以像之前十几年那样,如常积攒财力、集聚力量。
  
      他已经忍了这么多年,再多忍几年又有什么关系?
  
      可现在呢?
  
      说实话,柳大富的玻璃行做的不错,唐州的作坊建的很大,产出的玻璃不但在东南几个郡卖得好,甚至已经运往更远的州郡。
  
      这两个月已经见利,而且利润颇丰。
  
      但这些利润,远远比不上蔡家几十年在东南经营的势力。
  
      他可以想象,有刘协亲自走这一趟,蔡家几十年经营的成果,差不多会付之一炬。
  
      追随蔡家、看蔡家眼色行事的那些大豪绅,一旦被查办、甚至抄家,其余势力必将四散、以图自保。
  
      若是真的会经历严酷清算,只怕东南之地经见过这一切的人,有生之年再也不敢和朝廷官员作对,再也不敢做有违背朝廷律法的**勾当。
  
      可叹,他现在的势力还不够大,不敢硬抗朝廷的查办。
  
      如果真闹僵了,把事态扩大,只怕东南六郡会彻底易弦更张,让蔡家在东南彻底失势。
  
      姜翰文见成郡王脸色不停变换,依然不语,提着小心提醒道:“阁部那边动作很快,已经安排了派往建阳和唐州的官员,据说已经强行下令,让他们明日就启程南下。
  
      王爷,事情紧急,咱们这里也得有个相应的章程。如果阁部和刘协可以调动任何兵力,怕是东南的势力无法都保全下来。”
  
      成郡王这才抬了抬眼,心知姜翰文这话说的委婉。当此情形,哪可能是无法全面保下?
  
      只怕他们为了保住蔡家,要舍弃绝大部分势力了。
  
      “派人给唐州传话吧,东南各大豪绅,挑一些不惹眼的,尽量保下来。那些大族、在这件事情上明显冒头的……”成郡王眸光暗淡,很是下了下决心,才继续说道,“就推出去吧。找几个能说会道的,最好能哄的他们把财产转移到安全的地方。”
  
      只要有钱,就可以快速的培植势力、继续开办生意。若是钱财没了,只留下人,那却是没什么用的。
  
      就算那些豪绅有赚银子的本事,以他们守成的能力,那也得慢慢积累。等到他们积攒两三代财力,他这个等着登上天下最高位置的人,也早就作古了。
  
      见姜翰文几人应下,成郡王继续吩咐:“还有,无论如何也要把柳大富和他管辖的绸缎、茶叶和瓷器生意保住。其余的……尽人事、听天命吧。”
  
      话说的很理智,可成郡王感觉他的心都在揪痛。
  
      那可是他经营了多少年的生财之地啊。正因为东南地区能供给他大量钱财,他才能笼络部属,让部属对他有信心,甘愿依附于他,替他卖命。
  
      可现在,巨大的财力支持,眼看着就要接受扫荡。
  
      只要想想他那中断了的财物支持,成郡王好像看到那个至高无上、金碧辉煌的位置,距离他又远了些。
  
      这次平阳郡的事情,到底是夏珂、还是邵毅谋划的?又是谁想起来去偏僻、贫困的平阳郡开办玻璃分号?
  
      他现在很怀疑,前往平阳郡这招,已经充分考虑到平阳郡知府张鼎臣和唐州豪绅的恩怨。以及张鼎臣急于做出一番政绩,让朝廷知道,把他调离唐州是错的。
  
      除了平阳郡,不管夏家的玻璃行建在哪里,他都有信心,能想出办法遏制玻璃行发展。
  
      尤其玻璃行当,都是和柴火、高温打交道,想办法让作坊接连出几次事故,多死/几个人,完全可以封了夏家买卖。
  
      可那多么交通运输便利,商贸繁华的地方,清韵玻璃行都没选,却选了鸟不拉屎的平阳郡,靠上了张鼎臣这颗大树
  
      姜翰文思量片刻,问道:“县主已经办过两次宴会,不知黄家那位姑娘表现如何?”
  
      成郡王点点头:“嗯,这事儿应该能做了。明日就让人给襄亲王妃聊聊天去,告诉她邵毅如今有多风光。江王妃那里也可以找人说说话儿。”
  
      既然打压清韵斋这件事不好做,那就让邵毅尽早把黄秋容娶过门,快些把夏家玻璃行搞垮。
  
      邵氏母子怎样他不管,才是当务之急是让柳大富把玻璃生意做遍天下,尽快积聚银钱,笼络更多势力依附于他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