书荒啦文学网 > 琉璃满京华 > 第二百五十七章 感业寺的斋菜不错

第二百五十七章 感业寺的斋菜不错

    夏宴清想到太孙以后将要坐上去的那个位置,想到他刚才,能忍着不看喜欢的晾水杯,而是先弄清楚玻璃的制作过程,觉得有些话还是应该和他说说的。
  
      他是否能听进去是一回事,而她有机会却不说,那却是另一回事。
  
      事实证明,不但荒淫无度的皇帝会断送江山,把百姓置于水深火热之中。
  
      那些太过于沉迷某项技艺,类似于那个酷爱木工活的皇帝,再或者能写出千古名句、以及做出传世画作的皇帝,也一样可以做到这些。
  
      另外,若是当家人,或者说掌事人太过聪明,学识渊博、懂的东西很多,一样会遏制治下才智之士的发展。
  
      夏宴清不过在电光火石之间转了几个念头,夏涵那里就着急了。
  
      这可是他小姑,整个京城乃至全天下独一无二的奇女子,绝不可能是那种什么都不会,全靠他人赚取名誉的无耻之徒。
  
      小家伙不错眼的看着她,满脸都是焦急:“小姑,你给贤公子说说。祖父、父亲和四叔,他们都是知道的,一向都夸赞小姑聪明能干,那些东西小姑都会的,是吧?”
  
      邵毅倒是不担心,夏宴清怎么会被一个小孩子问住?就算这个小孩子有着超出同龄人的聪慧,但若这个孩子如果面对的人是阿灿,那么,他再聪明也是枉然。
  
      只是,他有些好奇,不知夏宴清会如何作答。
  
      夏宴清想起她在现代听到的一个比喻,对太孙说道:“我以为,作为一个掌事人,能尽量多的掌握专业技术固然最好。可他绝不应该希望,他在各方面的能力,是下辖所有人中最顶尖的那个。”
  
      太松看起来有些不明白,眼中满是疑问。
  
      “贤公子可以这么想,有一个和我一样的人,我们有着同样技术,同样经营者玻璃作坊。那个和我一样的人在作坊里万事皆通,事事都懂,是作坊里各方面最拔尖的。他管辖之下的所有人,没有一样技艺能比得过他。
  
      而我的作坊里,有比我画技高超的匠人,也有雕塑技艺出众、更胜于我的师傅,还有能想出更受人喜爱的摆件和玻璃制品。甚至吹制玻璃、添柴烧火的匠人,都个个用心,都比我做得好……”
  
      夏宴清看向若有所悟的太孙,问道:“贤公子以为,我们两人管辖下的生意,谁的生意会出更多人才,会走得更远、赚更多银子?”
  
      太孙虽然聪慧,但终究年纪小。他已经从夏宴清的解释中听出些意思,但其中更具体的深意,一时间还没领会,稚气的眉心微微蹙着。
  
      夏宴清说的更直白一些:“如果一个部落首领是巨人,而他部落里其余人都是矮子,那他这个部落就是矮子部落。如果一个部落只有国王自己是矮子,而他的拥戴者都是巨人,那他的王国就是巨人王国。”
  
      这是之前的夏宴清,在一个微信公众号上看到的文章,微信上说的当然不是王国,而是指的企业管理者。
  
      大概太孙从夏宴清讲述的部落首领,联想到了别的,只低低的嗯了一声,便不再纠结于这个话题。转而征求夏宴清的意见,拉着夏涵起身,去看管事房陈列架上的各种样品。
  
      夏涵从椅子上下来,一边还和太孙嘀咕:“你看,我小姑不是你以为的那种人吧?”
  
      这些样品都是有编号的,另有与之相对应的记录。
  
      记录中详细记载着编号样品所使用的配方,烧制温度等具体信息。记录册子有两本,乔辰生手中有一本,另一本夏宴清收着
  
      这些玻璃样品,大多是烧制琉璃需要的。
  
      其余拓展往各地的玻璃分号,则只是带走了几个透明玻璃配方,和一些玻璃制作技术,琉璃技术却是没有的。
  
      迄今为止,精美的琉璃制品,只有京城的清韵斋在经营。
  
      别的地方,也有别家跟风试制的,但还没有成功的先例。
  
      这也是夏宴清的经营基调。玻璃用途广泛,可以在全天下的各个阶层推广。能把玻璃生意做起来,占据主要市场,这种收益已经很大了。
  
      至于琉璃,耗时耗力,且只是富贵之家的观赏物品,再没有别的用途。
  
      在夏宴清看来,这种玩赏性的物品,在大家吃不饱肚子的情况下,完全没必要耗费人力推广。
  
      既然如此,那就限制其生产量,让它维持其稀有,把价格稳定在一个较高水平上。
  
      两个小的远远的躲开,去观赏摆弄那些玻璃样品。还把心容、秋纹几个丫头叫过去,帮他们取下陈列架较高位置的物品。
  
      邵毅见周围没什么人,状似无意的说道:“夏姑娘总圈在这里做事,一天天的也是辛苦。听说感业寺的素斋不错,不知夏姑娘有没有兴趣去感业寺敬香,顺便尝尝那里的斋菜?”
  
      夏宴清的视线穿过玻璃,看了看外面萧瑟凌冽的冬日。
  
      如今已进入十一月,是真正的隆冬时节。前些日子下的雪还没有全部消融,背阴地方积雪上已经蒙上尘土,但依然是厚厚的一层。
  
      “这么冷的天气出城进香?是不是有点受罪啊?”夏宴清很婉转的拒绝了。若是说得直接点,这哪里是有点受罪,干脆就是和自己过不去,没事找罪受。
  
      大冬天的去寺里进香,不但路上寒冷,寺庙里也不暖和。
  
      邵毅滞了滞,这个时间段确实不方便出游,可谁让他心里着急呢。
  
      “其实,只要把行程安排好,路上还是能做到温暖轻松的。冬日里梅花盛放的时候,还有新年,都有不少人冒雪赏梅,或者去寺庙烧个香、许个愿什么的。”邵毅满含期许。
  
      见他这么执着,夏宴清觉着,他撺掇她去感业寺,大概不是为了单纯的尝尝斋菜,便多问了一句:“邵公子是否有什么别的、必须要办的事情,必须去寺庙?”。
  
      “是有点事儿。”邵毅立即就承认了。
  
      房间里其他人的视线,现在都集中在太孙和夏涵身上,他打算借着这点时间,请夏宴清帮忙,在感业寺见见母亲,疏解一下她时时刻刻都有的那种卑微情绪。
  
      当然,主要也是为了让母亲见见夏宴清,让母亲对她多些了解和亲近。
  
      可是,没等他开口,外面传话,乔辰生求见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