书荒啦文学网 > 琉璃满京华 > 第二百六十九章 貌似公平

第二百六十九章 貌似公平

    曲江见皇帝在自己的御书房说话都如此小心,不明白将要发生什么事,不由得心中紧张。
  
      邵毅则是提前就有准备,并不奇怪皇帝会有此举动,只低敛了双目,静等皇帝开口。
  
      清韵斋那里,之前已经算是和邵毅敲定。所以,皇帝接下来的话,只是对曲江说的:“这份条陈你已看了,如果千里眼能制出,使用于军中,朝廷的军队在战事中的胜算,将会大大提高。若斥候和军中将领运用得当,当能做到料敌机先,可谓无往而不利。
  
      没有思路也就算了,如今既然有机会,此事必须一试。朕已经决定,一方面由擅长玻璃制作的清韵斋进行研制,另一方面由曲爱卿挑选得力工匠,一面熟悉玻璃制造,一面进行千里眼试制。”
  
      皇帝的话说到一半,曲江已经心情复杂的站起躬身。
  
      他对这所谓千里眼的制作没有任何头绪,也不敢抱多大希望。
  
      可皇帝已经吩咐,而且如果真有千里眼这种东西,并且能掌握在大梁朝军中,的确作用强大。
  
      就像皇帝说的,只要有一线希望,的确应该下大力气进行研制。
  
      只不过,这一线希望到底什么时候才能成真,此事是否会辜负皇上的期许,他是真没把握。
  
      事情果真不成,他又会面临皇帝怎样的责罚?
  
      曲江想得冷汗涔涔。
  
      皇帝把曲江的神色看在眼里,这就是他要的效果。
  
      如果曲江有危机感,凭着将作监众多灵巧的顶级工匠,说不得,会比清韵斋更早一步制成千里眼。
  
      如此,直接喝令清韵斋停止研制。若夏氏在研制过程中有可取之处,朝廷再买她技术的时候,价钱以及条件,就由他单方面说了算。
  
      皇帝瞟一眼邵毅,想来到那时,这小子也没脸再说什么。而那夏氏,也依然是个会赚银子的和离商妇,他趁早断了对夏氏的心思。
  
      若清韵斋能比将作监更早一步成功,于朝廷而言,也只是动用些银钱,于大的方面看,好处依然巨大。
  
      曲江那里,感觉大冬天的,他的后背却渗着冷汗,斟酌着问道:“陛下恕罪,这本条陈也说过,机缘和巧合在此事的成败中占了很大成分。此设想本就是清韵斋提出,将作监又没有制作玻璃的经验。若投入大量人力物力,最终却是清韵斋先一步研制成功……如此,微臣可怎么向陛下交代?”
  
      一旁的邵毅这才抬眼,快速看一眼曲江和皇帝。
  
      皇帝闻言,面上神色有了些变化。吃朝廷俸禄的官员,就是这么瞻前顾后,连一个妇人的胸襟和决断都没有。
  
      他淡淡说道:“朕让将作监和清韵斋同时试制,为的便是多一重保障。清韵斋做玻璃生意不足两年,且是民间作坊,而将作监却集聚了天下技艺最精良的工匠。你们和清韵斋各有优势,且做做看吧。”
  
      曲江心情立时沉重了几分,如果这么说,他管辖的将作监的确有绝对优势。
  
      只听皇帝继续说道:“不管是谁首先试制成功,接下来的千里眼制作,都将由将作监承担。在筹划试制时,就把以后制作千里眼的规划考虑进去。”
  
      话都说到这个份上,曲江再不敢有任何迟疑,躬身答应:“微臣定尽心竭力,必不负皇上厚望。”
  
      同时,心里也松快一些,不管怎么说,以后的千里眼制作还是要落在将作监这里,陛下对将作监依然看重。
  
      皇帝继续说道:“此事重大,试制和以后的成建制制作,都要秘密进行,决不允许技艺外泄。将作监安排人手和场地时,要注意这些。”
  
      说着,又转头看向邵毅:“承安可以给夏氏回话了,让她着手研制。将作监和清韵斋研制同一样事物,她若能提早一步出品,朝廷依然会向她购买。”
  
      也就是说,如果将作监提早做出来,清韵斋就什么也没有了呗?
  
      邵毅听着,眉心不受控制的跳了几跳。
  
      这种话,亏皇帝身为九五之尊,也好意思说出来。
  
      就像他自己说的,一个才建起两年的民间作坊,有将作监这样一个对手,皇帝居然还摆出一副公平合理的态度……简直太不要那啥!
  
      幸亏阿灿心里有底,否则,那可就是给他人做嫁衣,真的亏大了。
  
      邵毅把一个很哀怨的表情展示给皇帝看,清韵斋生意,那是有他分成的!
  
      皇帝哪里会因他的表情改变态度,很是同情的建议:“若承安感觉有压力,又担心投入落空,这事儿……清韵斋不做也可以,朕绝不怪罪。”
  
      “……”邵毅只得起身应道,“能替陛下效力,还有可能赚银子,想来清韵斋一定荣幸之至。微臣一定把陛下的意思转告夏氏女。”
  
      …………
  
      对于夏宴清这个草民出身的人来说,封建社会的皇帝看到中意的东西,没有强取豪夺,还给了些许机会,已经是明君了。
  
      此事机密,她只找机会,简单对父兄提了提。
  
      夏珂父子听闻有这样的事,都是惊讶莫名,却也知道其中的重要和危险,更是不会再多问半句。只夏珂叮嘱她,一定尽可能把事情做机密些。
  
      之后,夏宴清便把精力都用在了玻璃折射率测定、和相关的测量工具上。
  
      想要降低成本,把这件事做的足够保密,最好从古人还没有概念的折射率下手。
  
      有了折射率,玻璃透镜的基本尺寸就可以通过计算大体确定下来,从而大大减少试验的步骤和频次,能大幅度降低人们的注意。
  
      所以,她并不忙着按照她给出的计划书调派人手,不知情的人,也看不出她在忙些什么。
  
      从接到邵毅的回话,她就吩咐乔辰生,制作不同厚度的玻璃板和玻璃块。
  
      同时,也收集现有的、不同尺寸的玻璃,进行光线照射,收集庞杂的折射率计算数据。
  
      在这个没有精确测量器械的时代,她也只是普通人的智商,只能用多次、不同角度、不同厚度的折射数据,最后平均,力图能找到最接近真实值的折射率。
  
      同样的,用玻璃的折射率计算,确定了凸透镜和凹透镜的弧面以及焦点,望远镜也就能有个大体上的尺寸。
  
      正所谓磨刀不误砍柴工,拥有玻璃作坊,多少也知道些反射折射理论的现代人,研制望远镜最初的耗费其实没多少。
  
      她一边积累玻璃折射数据,一边调用两个维护玻璃模具的工匠,把游标卡尺的大概形状和工作原理描述一番,让他们二人尽快把这种测量工具制作出来。
  
      另外还有弧度尺。这东西原理简单,只不过,原始的弧度尺测量片会多一些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