书荒啦文学网 > 琉璃满京华 > 第二百七十二章 细思极恐

第二百七十二章 细思极恐

    虽然知道靖王不高兴了,邵毅却没退缩,问道:“卑职的确曾两次带燕王出府,也只有这两次,且每次都是费了大力气隐匿行踪的。不知殿下如何得知此事?”
  
      靖王眸色深沉的看着邵毅,没回答他的话,心中却不由得恼火。
  
      他是皇帝的长子,堂堂靖王,居然会被宗室之外、兵马司的七品官员如此询问,似乎在责怪他的行径有逾越之嫌。
  
      还是蒋先生出面,呵呵笑了两声,打圆场道:“靖王殿下身为当今圣上最年长的皇子,为了替陛下分忧,多多关注京城动向,这也是人之常情。邵公子何以会有此一问?”
  
      邵毅咧了咧嘴,却没牵出笑容,只得放缓了语气,解释道:“卑职没有探寻殿下行事的意思,只是想提醒殿下和蒋先生,这个消息是殿下自己有布置眼线,自行探知此事的,还是在什么巧合下,恰巧听闻?”
  
      靖王和蒋先生闻言,都是一愣。
  
      尤其是靖王,原本满心的恼火,可是听邵毅这么一提,忽然就有些没底了。
  
      这不是他们布置眼线,探听来的消息。
  
      就像邵毅说的,是他们麾下两个能力不错的眼线,做日常盯梢时,偶然听两个人窃窃私语,说的正是燕王出府的事。
  
      他们甚至都没看清那两个人是什么样貌。
  
      等他们听明白,这两个人说的是如此重要的信息,连忙转过那道墙,追出去时,只看见两道身影融入人群,再也找不到了。
  
      靖王想到,如果这个消息是有人特意泄露给他的,那么这个人的用心和势力……
  
      这其中的凶险,让他感觉后背都要汗湿了。
  
      但是,不甘心的情绪作祟,靖王下意识的挣扎着,说道:“那不过是有两个人注意到你的车架和平时不一样,特意留意之下,才发现了燕王的踪迹。这也没什么。”
  
      邵毅笑了笑,说道:“这样的事情居然发生了两次,而且还是被同样的两个人注意到?”
  
      靖王强自镇定,说道:“你第二次出行时被人注意到的,这两人想到不久之前,还见过同样的车架,才推测出那次大约也是燕王出行。”
  
      不是靖王没见过世面、城府不够深,而是这件事如果真是有人预谋,那么,这个人的势力一定在他之上。
  
      否则,无法解释他为何能如此精准把握到燕王的行踪。
  
      要知道,燕王是被前太子妃深藏在燕王府养着的,就连皇家必须出席的场面,也以他年幼为由推脱了。
  
      实在推不掉出席,也不过露个面,一个不留意,就会退席而走。
  
      想盯住这样一个人,那是要几年如一日的枯坐,才能第一时间得到这样的消息。
  
      更可怕的是,他手下的眼线也在对方的掌握之中。只有这样,才能不着痕迹的把消息传到他这里。
  
      如果不是今日邵毅提起,他根本就没发现其中有什么不对。
  
      靖王和蒋先生对视一眼,同样在蒋先生眼中看到了惊愕和深深地忧虑。
  
      蒋先生沉声问邵毅道:“邵公子既然能出此言,想来一定是知道了什么。不知公子可否告知一二,也让殿下心里有个底。”
  
      邵毅摇了摇头:“蒋先生抬举在下了。这么多年来,在下不过是在京城混事,哪能知道那些隐秘事情?”
  
      他顿了顿,继续说道:“不过,在下想说一句,在下带燕王出来散心,是皇上安排的事情,做得极为隐秘。想来如果不是殿下的眼线偶然听到此事,殿下也不会想到,燕王府还有秘密通往另一个院子的途径吧?”
  
      靖王和蒋先生不语,算是默认了。
  
      “从不出府的燕王,仅有的两次出行,安排的又如此机密,却能被人探知,还能不着痕迹的把消息传给靖王殿下,”邵毅摇了摇头,“细思极恐。”
  
      靖王和蒋先生齐齐色变。
  
      邵毅最后说的这四个字,很精确的把握到这件事背后隐藏的危机。
  
      一时间,房间里的三个人都沉默着,各自想着心事。
  
      过了好半天,靖王想起今日找邵毅的目的,暂且放下心事,执着回到之前的问题:“承安觉得燕王性情如何?学识怎样?”
  
      邵毅暗叹一声,都到这个时候了,还问这个。这还是重点吗?
  
      “不过一个七岁的孩子,卑职也只是和燕王接触过两次,着实看不出特别的性情和学识。”
  
      对上靖王怀疑的目光,邵毅继续说道:“聪慧是有一点的,不过,依然是个小孩子。此次出行,跟前没有前太子妃管束,燕王殿下玩得兴起,像民间小儿那样趴在地上,弹了好一会儿玻璃弹珠呢。”
  
      “趴在地上?”靖王惊讶,眼前出现的是一个顽童形象。
  
      “是啊。”邵毅点头,随即又问道,“殿下以为,什么人会如此关注燕王,甚至在燕王这么多年不曾出府的情况下,依然能如此准确的把握到燕王的行踪?”
  
      靖王顿了顿,反问道:“承安以为会是什么人?”
  
      邵毅正对上靖王的视线,语气诚恳,“如果连殿下都不知此是何人所为,卑职一个小小的副尉,又怎能知晓?”
  
      说到这里,他话锋一转,“只不过,卑职知道,但凡关心这种事情的人,心中一定有惊天图谋。而走上这条路,注定危机重重,要面对血雨腥风。”
  
      “承安这是说的什么话?”靖王被窥测到心思,并且当着他的面说出来,目光渐渐凌厉。
  
      邵毅依然从容,洒然一笑:“一心替皇上做事,一切听从皇上意思,安心当个富贵王爷,这样不好吗?”
  
      当然不好!
  
      靖王很是气恼,当王爷那么好,为什么历朝历代有那么多人,拼着掉脑袋,也要往那个位置上挤?
  
      邵毅继续,“如果此事是皇上所为,那就是皇上在试探殿下,并且已经掌握了殿下的势力部署或者一部分势力部署。如果殿下不愿遵从皇上心意,在此等情况下,又能有几分胜算?”
  
      靖王眼眸闪烁。
  
      “如果此事不是皇上所为……那就更危险了。一个暗中势力,不但能精准掌握燕王的动向,还对殿下的势力了如指掌。如果此人想对殿下不利,殿下又能有几分胜算?
  
      若这人有不臣之心,靖王和皇上、燕王能保持一心,就算无心之下被算计,也有压倒性优势。但若各自为政的话……呵呵……”
  
      下面的话可就不太好听了,邵毅适时地住了口。
  
      话题至此,已经没有继续的必要。
  
      这桌上不算特别丰盛、但却样样精致的酒菜,也失去了本来应该有的美味。